• 大搜捕2.0|35+候補趙柱幫留港參政拒流亡 籲港人:勿再沉迷選舉 想改變別假手於人

  • 發布日期:2021-01-20 07:00

 

反送中徹底撕開香港和平20年的假象。在此一役後,香港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和法治一直墮進深淵。崩壞解體之際,有人離開、流亡、進牢獄或是消失。在35+大搜捕僥倖不成目標的他——新界東初選候選人劉穎匡第三名單、沙田博康邨區議員趙柱幫,在未知的威脅下,仍決定身土不二留守香港,為街坊服務,同時繼續參與政治,雖然說的語氣輕鬆,但手臂上刺上的圖案刻劃了他對肩負了的堅定:「我喜歡香港這個地方,希望可以紮根在這裏。」

傘後散落社區成議助

傘後散落社區成議助

和大部份年輕人一樣,趙柱幫受2014年的雨傘運動啟蒙,開始認識政治。當年金鐘帳篷被逐一拆去時,他牢牢記緊了散落社區的約定,便寄出一份面試區議員助理的履歷,從此踏上了不能回頭的從政之路。他成為沙田乙明邨區議員丘文俊的議員助理後,時隔9個月便參選競逐鄰邨博康邨的區議員,對手還是已連任5屆的新民黨議員陳國添。

一個黃毛小子要硬撼區內紮根20年的區議員,加上他深知自己地區工作不足,與街坊感情亦不深厚,只能在有限時間內盡做,他回憶當時:「每次擺街站都開6-7小時,如果街坊想找我幫忙,也可以到丘文俊議辦找我。」相比當年其他傘兵,他有猶如師傅一般的丘議員,陪他擺街站、教導處理地區工作和與街坊相處等。
2019前後.責任的改變
2019前後.責任的改變
傘運令不少年輕人開始關心社區和政治,反送中卻令全民上街,不少「收成期」的中年人和長者也站出來,甚至改變一直以來的投票習慣,在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把選票投給泛民陣營。除了傳統泛民外,市民更願意嘗試投給本土派,趙柱幫直言兩屆區選之差便在於此:「這就是2015年很多傘兵參選,卻未能勝出的原因。」

對於2019年參選區選勝出的議員,趙柱幫已非新鮮人。為社區服務的時間橫跨反送中,他直言社運前,基本上政治議題也會交由立法會議員處理,而區議員則主要負責處理好地區民生事務,只因為資源不足的情況下,與建制派爭奪一個地區是比較困難:「特別是老屋邨,街坊未必會以政治立場行先,所以我們會用很多時間去鞏固地區工作。」而且,他認為只要用心服務,議席很難會輸回去給建制派。

時間快轉至社運後,在政治立場大於一切的環境下,一次與區內學生交流的經歷,令趙柱幫更感身肩重任:「那些中二學生來找我要『文具』,即防毒面罩等裝備。細聊之後,其實他們對遊行示威情況也不太了解,只是想參與。」續言:「在一個公民社會中,區議員的身份有公權力,不應再局限於從前,為這場運動做更多。」在2019年6月9日開始,他曾組織區內居民一起參與遊行,在沙田區內發生的社會衝突事件中,也不難在第一時間發現他的身影。身在戰火之中,趙柱幫亦有心理準備政治生涯隨時被終結。
勿再販賣希望 革命不應假手於人
勿再販賣希望 革命不應假手於人
「那天(1月6日)起床收到很多訊息,才知道警方在清晨時出動了1000人,去拘捕參與初選的候選人。」趙柱幫為新界東初選選區候選人劉穎匡的Plan C,在投票日亦有提供議辦作票站用途,他表示當天得知警方行動後,立刻梳洗去吃早餐,只因過去兩次被捕的用餐體驗太差:「我吃了一個椰菜煎蛋飯,飯是有像醬油顏色的醬汁,但是沒有味道的。」事後,從35+被捕的相關人士口中得知,警方表示是次行動還有20多人未被捕,趙柱幫在推算後指自己應是當中一人:「如20多人應是初選的候補名單,因為暫時主要拘捕了排頭位的參選人。」

反送中之戰至今已一年半,趙柱幫有感而發:「從政的人特別喜歡販賣希望,像35+也有點販賣希望的形式,但現實來說不應該再繼續販賣。」對於35+初選,他指這概念是依循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作行動,屬於制度內的抗爭。政府之所以被稱為「加速師」,只因為不需要35+已令泛民總辭,立法會已成橡皮圖章,一切都是政權告訴香港人:「不要再信奉選舉遊戲,因為已結束。」

即使作為一個區議員,趙柱幫仍希望香港人停止對代議士的依賴:「當立法會制度也改變不了政制和大環境時,區議員更沒可能在區議會制度裏改變很多,不要依靠一個代議士幫你革命或作一些社會改革。」從初選情況作檢討,盼港人勿在沉迷選舉,只因制度內的改革只是天真妄想:「視暴政年代為事實,不要再假手於人。」
身土不二留港 不能單靠國際線
身土不二留港 不能單靠國際線 在政權的巨大陰影之下,有人選擇流亡、或離港留下有用之驅進行國際戰線,但趙柱幫則希望自己能紮根於此地,繼續進行政治參與:「單靠國際線去改變是很難的,西藏流亡政府已流亡多年,至今仍在流亡當中。」而且自己仍有區議員身份,需向選民交待,同時能在區議會留下文字紀錄作歷史見證。
議辦內的一些年紀較長的義工,不時叮嚀趙柱幫「槍打出頭鳥」,越高調便越容易遭清算或DQ,但他選擇忠於自己、忠於自己的從政信念——對得起手足和自己:「即使下一次DQ我,也不後悔。」兩臂上的刺青,一臂刺上了影響他最深的兩場社運的代表圖案,以及兩次區選的得票次數;另一臂上,除了有代表他夢想的註冊社工編號、「前進 夢想」雙向字及勇武頭盔,還有一個空白的位置,他嘴角揚起笑容解釋:「應該會紋一些數字,可能是被DQ的一天,如果要坐牢便會刺上在囚編號。」

採訪:梁恩祈

攝影:胡堅、石鎬鳴

剪接:巴圖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