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川普的血淚教訓(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1-17 17:00
  • 坐看雲起時|川普的血淚教訓(陶傑)

 

拜登勝選,他自己都沒有心理準備。若美國國內仇恨川曾,真的氣勢如虹,則拜登競選期間的集會,就不會如此冷清。

即使有武肺之懼,支持川普者人山人海,拜登那邊門庭冷落。競選總統,若民主黨認為美國四年受夠了,應該充滿激情。這一次選舉,對於能挑戰勝選的一方,是最缺乏激情的屆。因此,叫外人完全不相信陰謀論,即選舉沒有作弊、拜登不是傀儡,深層政府沒有連結各大權力山頭,以下流的方式將川普硬生生做掉,非常困難。

川普之敗,敗於武肺期間,過度大嘴巴。他不知道網絡世代的美國人,一來感情脆弱,二來缺乏幽默感。這兩點都是左膠的特徵。二十年來,英語國家的喜劇品種越來越少,就是因為左翼思想蔓延,越來越缺少幽默。川普說,染了病毒,可以注射漂白水,明明是一句笑話,也可以是對自己不屬於醫務人員專業的自嘲。但川普不應該這樣說。

一來千萬選民智商參差不齊,懂得聽反話只是極少數聰明人,絕大多數愚民會照單全收。二來,確實武肺一蔓延,死了很多病人,病人的家屬聽在耳中,只會覺得川普輕挑。世界上凡死人的事,都不要拿來做笑話,何況武肺在美國死人數以萬計。這一點是川普少年得志兼商場玩家的少爺脾氣所累。遭到主流媒體和網絡放大,直指川普麻木不仁,這種效應,川普事先完全低估。

第三就是川普以大老闆心態,將白宮和美國政府當做一家公司。在這方面涉及管理哲學:到底應相信顧問團,或各專業官僚,多聽「意見」,包括犯命死諫的忠臣;還是認為顧問、專家、公務員、職業政客,是靠理論和學術名詞來混飯吃的。他們如果能成功,他們自己做了梟雄。因此一個官僚體系,就是有了太多的專家和公務員運作,方成為一部巨型的官僚機器 。強人空降就應該大刀闊斧,精簡機構,而且以川普大半生成功的業績,是最佳的履歷,不信專家信自己,化繁為簡,是不是更好的工作方式?

川普本來崇尚第二種,也沒有錯。凡強人入主,必定改革,改的這種臃腫拖拉的官僚作風。但沒想到遇上了瘟疫,川普連醫療專家的意見,也一概輕視,當眾羞辱衛生部長福齊。他不斷告訴國人:這只是一場流感。此語由他的嘴巴說出來,國人永遠記住。「武肺即流感」的結論下得太早,即使是專家所言,川普也要小心,持這等說法的專家是否民主黨人,故佈陷阱,何況他自己不是專家。

處理這個問題,川普當然可以不信福齊這類的醫生,條件是他自己的家族也有一兩個讀傳染病和病毒學的專業,由這些人告訴他,武肺病毒到底是何真章。但川普沒有這種親信,因此武肺之役,變成他的火燒赤壁,火燒連環船之後,曹操損折了八十萬大軍,從此一病不死,黯然退出三國的英雄舞台。

第三,就是既然敗選,聲稱有舞弊,一定要有令人無以辯駁的強大證據。朱利安妮、鮑威爾都是律師,都想賺律師費。這兩大律師,加上一個激進的林伍德(Lin Wood),一個月來替川普在前面打衝鋒,散播激進的陰謀論。若無設實的證據,對川普捲土重來,有百害而無一益。

川普應該冷靜詢問,既使有舞弊,但證據不足,只能吃一記啞巴虧,在制度面前服輸,四年再圖捲土重來。或許他真太急躁,或許他得了精神壓力,或許他知道四年後,因共和黨的過橋抽板,他不可能再回來,於是背水一戰,被視為動軍事政變的腦筋,這樣一來,即予左派「他瘋了」的口實,最後民望崩潰。

至於國會山一役,當然有敵方的臥底,正如北京「六四」,也有共產黨派進去搞事,煽動暴力的人。古往今來,凡如此大規模的示威,成份必定複雜。這一點,川普也缺乏經驗。

拜登上台,美國大多數人會後悔,但已經是以後的事。川普的成敗 ,是活生生的一門最新的領袖學課程,香港的下一代想玩政治、想做生意,避免失敗,而成為救生的贏家,這四年美國的血淚經歷,要永遠記住。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