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細良爆talk ︱社交媒體收取巨額廣告費 演算法陷阱 劉細良:互聯網餵資訊給用戶 製造回音壁

  • 發布日期:2021-01-17 09:00

 

這個禮拜相信大家打開手機,會見到Signal的聯絡人名單上有很多朋友「移民」,社交媒體大移民,由‎WhatsApp移居到Signal,事緣WhatsApp公布更新版本會與Facebook商業用戶分享資料,在今天香港國安法壓境下,很多人覺得過去的資訊、瀏覽什麼網站,如果隨意被人取得就會引來很多麻煩,於是紛紛放棄WhatsApp 移民到Signal。

世間無樂土,任何免費的東西總要償還,免費的東西永遠最貴,資訊和私隱是昂貴的。大家免費使用Facebook、Google、YouTube, 他們實際上是上市公司,數目是公開的,實質上是什麼公司呢 ?不是社交媒體公司,不是科技公司,不是媒體公司,而是廣告公司,兩成收入來自科技服務,八成收入來自廣告,所以YouTube一定會以廣告商為先,你所謂創作者觀眾只是搭個雞棚,讓廣告商賺錢的工具。起初Google肯定不是這個初衷,發展搜尋引擎時,希望在海量互聯網資訊中幫大家尋找資訊,肯定不是為了賣廣告,但漸漸發展,甚至上市,行政總裁要向投資者、向股東交代,支撐着股價,怎麼辦?所以出現演算法吸納你看過的資訊,然後賣給廣告商,以合適的廣告內容重點針對客戶,Google可以收取巨額廣告費。

比起例如大台TVB 廣告效益低下,Google和Facebook「夠中」,例如我是曼聯的粉絲,就把曼聯相關的產品push給我看,這是社交媒體下商業主導的後果,以一種聰明炸彈:演算法的方式找出廣告商心目中的顧客。

有人說私人企業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但記住今時今日社交媒體的角色,我不覺得僅僅是私人企業,而是公共事業,是私人提供的公共事業,為何政府不去監管? 港電燈是李嘉誠的、中電是嘉道理家族的,既然是私人企業,為什麼加價需要政府審批? 煤氣、巴士這些由私人提供的公共事業為何最終又要由政府監管?正正因為涉及公眾利益,政府便要介入。現在社交媒體已壟斷市場,同時出售私隱。

第三個我認為很嚴重的問題是演算法,用人工智能計算出用家需要什麼,便會給你什麼,為什麼會有某些「侵粉」現象出現,正正是因為演算法製造回音壁的效果,當演算法發現你對特朗普有興趣,便把大量與特朗普有關的資料 ,正面的、或者假新聞推給你看,演算法又發現「侵粉」會同時瀏覽QAnon (匿名者Q)陰謀論,經過分析典型「侵粉」就不停餵資訊給你,把你引導為極端特朗普支持者。當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 ,永久封鎖特朗普的帳戶,表示這是很艱難的決定 但一定要做,是相當虛偽的,互聯網以演算法培養侵粉,今日卻指控激進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極危險,所以要封鎖特朗普的帳戶,我想問是什麼造成熱血特朗普支持者甚至是陰謀論暴力市民?

我記得互聯網誕生時,我剛開始工作,上網是用internet explorer 作為瀏覽器,我們是surfing滑浪,在不同網站瀏覽,主動權在於我們滑浪者手上,在打開瀏覽器的人手上,我決定我觀看什麼,但現在Surfing 已經沒有人使用,大家是用News feed ,資訊是餵給你的,我們像住在羊圈中,牧羊人餵食物給我們,知道你是特朗普支持者,知道他們喜歡看陰謀論,於是強化你們更相信陰謀論,餵更多資訊,你只能居於回音壁的溫層中,在熱血特朗普支持者的同溫層中生活,如果特朗普是大壞蛋 、或是哥斯拉一樣的怪獸,究竟是什麼人創造這個哥斯拉?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