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交戰大媽撈底|中移動的「國家任務」 比特朗普更具殺傷力

  • 發布日期:2021-01-18 07:00

 

中移動是不少香港人的收息愛股之一,它就如另一隻匯控,不少老人家甚至把身家押注。不過,近日卻因特朗普任期尾聲連環對大陸出招,特朗普禁止美國人投資與中國軍方關連企業,中移動成為箭靶。

紐交所雖然一度轉呔拒跟禁令,但最終都確定將中國三大電訊商中移動、中聯通及中電信的ADR除牌,相關措施已生效,標普道瓊斯指數、MSCI明晟和富時羅素均先後將三間公司從旗下指數中剔除。三間美資窩輪及牛熊證發行商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也叫停了旗下與恒指掛鉤的牛熊證和期貨,而這次的退市規模,是有史以來最大。

股價自禁令一出後,裂口低開,散戶愈跌愈溝,愈溝愈跌,創7年低位。然而一切峰迴路轉,此時海量大媽北水湧入撈底,為中移動股價築成人肉護城河,令股價暫時止跌回升,更一連幾天成為大市升市的火車頭。

事實上,中移動仍受於禁令,本刊統計,美國有多隻ETF及基金,一向有持有中移動,假如他們陸續沽出,短期對中移動股價做成影響。不過未來中移動的最大隱憂,並非來自美國,乃一項來自大陸的「國家任務」,將令中移動股價難以重拾昔日光輝。

中移動難賺大錢,近幾年股價長跌長有,唯一賣點就是派息夠高,故不少散戶都有重倉中移動。做裝修的散戶李先生,收入不高、住公屋,但3年前把自己辛苦儲到的錢,擲入15萬元買入5手長線投資,貪中移動派息夠高且業務穩定,坦言未曾預料美國有此一著,但仍對中移動前景有信心,「它是中國龍頭電訊商,又是國企,國家一定會撐起它的,因為面子關係,不會有差池的,就算 (個價) 跌落嚟都會回升的,大陸都會撐住它的。」但他無奈稱,賺息蝕價都無辦法,「蝕了幾萬,好彩有息收無咁傷。」

禁令實施後,被制裁公司之一中移動股價曾跌至39元 ,自金融海嘯以來新低。不但已表態的三大美資發行商,全球最大基金公司貝萊德及知名投資管理公司領航於本週分別表示,已陸續及全數沽出被美制裁中概股。本刊統計,撇除已全數沽出中移動的領航,截至本月14日,現時仍有近20家美資公司追蹤中移動,涉及約70個基金產品,然而多個產品合計金額只佔中移動市值0.89%,以1美元兌7.753港元計算,涉85億港元,當中最主要的貝萊德ETF安碩持倉41億元;其次為熱門基金盈富基金及理財公司嘉信理財,分別涉約26代億和10億港元。若禁令持續至11月1日限期,上述基金須全數沽出中移動。同時為香港股票、高息及低費用比率三種主題基金的最大成交額ETF盈富基金,已表示暫時不會沽貨。

基金博拜登轉呔
基金博拜登轉呔
實際影響不大,不少香港基金都選擇以靜制動,加上拜登接任,一向親中的他或者會改變行政指令。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龐寶林相信,「特朗普臨走前做了很多古靈精怪的舉動,不過這些照道理不應由他來做,兩任總統沒有溝通,政策未必會延續。」但他覺得拜登未必即時一刀切轉呔,「拜登突然不行使命令的站,就會好像紐交所,令投資者亂晒大龍」。同時,他指中國是全球最大市場,認為拜登若加強措施,或會影響其人民生計,「美國最實際嘅,美國是講生意為重點,如果他阻頭阻勢,生意人還會支持他?」。至於會否即時有行動,他相信「拜登或者歐美,以至全世界,最希望就是盡快復甦。未來一年,等經濟好轉再講。」

他認為,恒生指數最大客戶在歐洲而不在美國,主要客戶也在內地、亞洲香港強積金及盈富基金。站在基金角度上,他指受制裁的在港上市公司,一直都是息率比較高,「若果沒有這個隻股,養老保險基金就不知道如何做。」龐寶林認為現時有撈底有值博率:「低撈就可以賺同升值,同埋佢唔會跌翻落呢個價,因為歷史低位,根本就唔會再有呢啲機會。」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也認為拜登上任後要一下子取消命令並不易。他亦從拜登個性上分析,「我預計拜登上場嘅時候,佢哋會重新談判的話,會討論會否在貿易上放寬因素。預計會冇特朗普嘅時候咁差,呢個都係利好因素。香港夾在中間, 不會太快行動,要先看美方會否對港施壓。」
中移動的國家任務成隱憂
中移動的國家任務成隱憂 中移動成為基金散戶愛股,事關它是一隻現金牛,息率高。翻查中移動2015至2019年財報,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5年間飆升近120%,去年6月底更達2,600億元人民幣,比中國電信及中國聯通高逾十倍;自由現金流亦有590億元人民幣。收入表現亦見平穩,中移動過去5年營運收入,每年平均約升3%,主要的無綫上網業務,佔整營收逾50%。雖然遭美國除牌,但由於逾9成業務集中內地,移動客戶約9.5億,佔全中國人口約6成半,正宗「經濟內循環」。
雖然收入上升,但毛利卻一直減少,皆因中國的電訊運營商受制於提速降費的「國家任務」。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5年的一句說話:「流量費太高了」,繼而2018年內地要求取消漫遊費;移動網費年內至少降低30%。一聲令下誰敢逆「聖旨」,同年中移動的移動用戶平均收入(ARPU)隨即由升轉跌8%至53.1元人民幣,至今仍處於跌勢,即使5G客戶增多,ARPU卻繼續跌至50.3元人民幣,加上長期受制於國策,加價空間不大。

提速降費這個「緊箍咒」,更令中移動過去5年營運支出不斷上漲,純利連續5年向下,去年5G面世,折舊及成本攤銷更大增近20%,拖累純利創近5年新低,按年跌9%至1,068億元人民幣。5G建設成本越升越有,預計2020年5G資本開支約千億元,意味中移動幾乎要挖空2019年純利;而且5G網絡、數據中心規模擴大,電費增長較快,整體營運成本將持續增加。又要「提速」又要「降費」,賺錢表現難有突破。
散戶心存收高息博反彈 惟股息要打9折
散戶心存收高息博反彈 惟股息要打9折 高增長不再,但不少散戶貪其高息。的確,中移動過去5年派息金額呈上升趨勢,派息比率平均逾45%,2017年更分派3.2港元特別股息。中移動週一股價曾跌穿40元關口,創近10年低位,股息率一度飆至7.7厘,中信證券和晨星評級等中資機構唱好護航,籲食息一族趁低吸納。撈底收高息,畫面似曾相識,香港人收息愛股匯控(5)在去年3月黑色星期一跌穿50元大關,不少股民追棒一撈再撈,可惜其後宣布不派息,股價一去不返,一眾小股東「財息」雙失,大揼心口。而據港交所資料列明:「派息與否則由公司議定,並非必然。即使公司當年錄得盈利也未必一定宣布派息。」而且中移動年報亦寫明,「在建議或宣佈股息時,本公司應允許股東分享其利潤同時維持充足的現金量以滿足其日常營運資金及長期可持續發展的要求。」一言以蔽之,中移動派息並不是「老馮」,國企始終阿爺話事。

加上,內地2008年起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列明H股股東均需交10%股息稅,所以實際收到的股息會打9折,而中移動雖然名義上是香港註冊的紅籌股,但實際中資控股,故仍需以「代繳」為名,扣起10%股息。小數怕長計,以2019年全年股息每股3.25港元為例,扣稅後只得2.925港元股息,所以計算股息率應以實收股息計算,以免蒙在「股」裏。



撰文:財經組

攝影:攝錄組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