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層疫下冇飯開|父患病16歲仔放學排隊攞免費食物 失業青年商場食二手飯充飢

  • 發布日期:2021-01-15 07:00

 

疫情持續一年有多,經濟大受打擊,失業人數更創下16年新高,達至接近26萬。疫情之下,基層市民要求得一頓溫飽都不是易事。

平日下午,在深水埗海壇街的一家慈善機構門外,經常有大批帶著手推車的市民排隊領取食物。整個下午,從街頭到街尾,幾十人的人龍不絕。他們當中大部份都是婦女跟老人家,而16歲的Jason(化名),是當中最年輕的一個。

在湖北出生的Jason是個沉默寡言的年輕人,一口廣東話依然帶有濃濃的北方氣息。6年前,他跟著爸爸來到香港,在深水埗度過他的青春期。讀中三的Jason在九龍塘區某band2中學讀書,疫情前每天都會步行上學。他住過大南街樓梯極窄的唐樓劏房,如今則跟爸爸二人同住在一幢舊樓的天台,月租5000元的鐵皮屋中。陋室冬冷夏熱,颱風來襲時兩仔爺甚至要到樓下房東處暫避。

本身在中國開便利店糊口,10年前來港「搵食」的Jason爸爸是三行工人,也是雜工。2019年11月,他因工傷導致手部受傷而要停工休養近一年,加上疫情肆虐,工作機會更是少之又少。如今他們只能依靠「自力更生計劃」(綜援項目的一種)和工傷保險,每月共約9000多元度日:「他(Jason)來到香港今年是第6年,之前甚麼學生津貼,車船津貼都沒有申請過,因為我可以工作賺錢,現在領取補貼也是無可奈何。」

至於Jason身在中國大陸的媽媽則因為疫情關係,又要照顧Jason的大家姐剛出生的小孩,至今都與Jason分隔兩地。母親不在身邊,父親又無法工作,雖然爸爸每天都會煮食,但為了減輕父親負擔,Jason不用上課時,都會去慈善機構領取飯餸和食物。雖然每次領到的食物或日用品不一定有用,但他都會碰碰運氣。他直言自己不認為在香港要領取食物支援的生活比在中國苦,也不會因此感到自卑:「同學之間都不會講這些,會講領取食物,但不會互相比較家庭環境,我也不會看(在乎)別人。」

在校內成績中挺的Jason,希望未來能在香港的大學讀物理。而他的父親則剛修讀完物業管理和保安課程,亟待重返職場:「還是自己工作賺錢好。」

為求一餐溫飽,有人要每日排隊領取飯盒,亦有人選擇在美食廣場食他人的二手飯。記者連續數日在西九龍中心8樓的美食廣場觀察,午飯時間美食廣場人流最多,無所事事,四處閒晃的中老年男性長期有近十個。有人在場內四處遊走,不時定晴看著食客的飯菜,而記者目睹食二手飯的人有三個:有街友打扮的大叔飲二手珍珠奶茶,再從手中膠袋取出麵包到一邊食用;有於北河街、鴨寮街一帶流浪,聲稱食他人剩飯是「做義工」的阿叔走到餐盤回收處,撿起尚未被收走的飯菜。

記者在場發現一名年約20-30歲,頭髮油膩凌亂,數天都身穿同一身衣服的男子,從中午12時多起,直到6點禁堂食令生效為止,不斷在場內穿梭遊走。兩小時內,他大概吃過至少6個二手飯。記者上前查問男子為何食二手飯,男子顯得十分警惕,大部份時間都保持沉默。他只表示自己是住在深水埗,自己食二手飯,不偷亦不搶,不覺得有甚麼問題。他懷疑記者身份,表示「差館啲飯唔好食」。記者問他是否曾被捕,他表示即使「遊盪」不能入罪,被帶回差館期間的經歷已很可怕。他又著記者去問食二手飯的老人,因為「他們比我更需要關心,更慘」。

取他人殘羹為食者眾,經常向無家者、貧窮人士和基層派飯的民間組織,比以往更忙碌。位於油麻地的「致麗同心」茶餐廳,本身是深水埗明哥(陳灼明)創立的「北河同行」在油麻地的分店,去年(2020年)9月時被轉讓予一直幫明哥做義工,處理派飯事宜的伍先生。伍先生表示,分店向來由他注資及管理營運,其母阿麗為明哥的拍擋。

名號雖改,向基層派飯的習慣不變。伍先生每天至少會派50個飯盒予有需要的市民,每逢星期一、四晚更會與家人一同推手推車,帶著150個飯盒到亞皆老街、油麻地廟街、梁顯利社區中心等地派飯。不少露宿者和有需要人士一早在場輪候,人龍一度長達近百米。他強調,餐廳運作不求營利,只求達到收支平衡,「打個和」,為的只是服務街坊和有需要人士。

排隊領取飯盒者多是老弱婦孺,以婆婆最多,偶爾會有南亞裔難民和相對年輕的人士取飯:「(需要食物支援和露宿)有年輕化趨勢,因為現在失業情況較嚴重,他們剛剛失業,又沒有積蓄,一般也在連鎖快餐店吃別人吃剩下的食物,若沒人給東西他吃,他便會這樣做。」伍先生慨嘆:「我們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沒辦法,不能服務所有人。」

在很多人的刻板印象當中,「執飯食」的人都衣衫襤褸,一派乞丐模樣。但其實有些被迫食二手飯,甚至露宿的人,都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在深水埗無人不識的明哥陳灼明曾經支援一名衣冠楚楚,手持公事包,任職經紀的無家者:「他們很多時候看起來很斯文,好像有錢,但實質都是工作需要便穿得企理一點,看不出原來是沒有錢的。那些我們會盡量了解,我的義工們也會向我多要一些飯票送給他們。」

撿二手飯吃的人大多是無家者,明哥指出,疫情之下,年輕露宿者的人數正急劇上升:「最慘是這段時間不容許堂食,快餐店6點鐘便準備關門,不讓人睡,於是便多了露宿者。有小部份較為年輕,30多歲的也有,因為他們都是平常沒有積蓄,或者收入較低。突然沒工開就交不起租,退了房沒地方住,唯有露宿,現在疫情影響便有這些問題出現。」

採訪:文廷、惠楚生

攝錄:韋平、王晴、劉名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