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細良|四論歹毒團夥陰謀奪權(壹週城寨)

  • 發布日期:2021-01-08 16:00
  • 劉細良|四論歹毒團夥陰謀奪權(壹週城寨)

 

「歹毒團夥,陰謀奪權」,如此驚天行動,被國安警用一千人犁庭掃穴,破門而入,拘捕所有涉案團夥,實在叫人抹一把汗!且慢,這個35+歹毒團夥計劃,其實我們早就知悉,並且有六十萬市民響應。究竟歹毒.團夥.陰謀.奪權四步曲,是如何整合成顛覆政權瀰天大罪呢?

首先講講所謂歹毒問題,究竟從何而來?肯定不是來自戴耀廷的《攬炒十式》文章,而是源於中共控制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當時他們在草擬特區憲法時,已考慮到一旦出現政爭行政立法之間無法妥協,怎樣從制度上去處理財政懸崖,政府停擺問題。基本法嘅設計其實都符合世界民主體制的主流安排,就是當否決之後行政長官可以解散立法會重新選舉,這是一次民意重新授權的過程,若果反預算案派仍然當選,又再一次否決,這表示行政長官失去了民意信任,請辭是理所當然。這是一個行政立法互相制衡的安排,何來奪權?若果有,也是基本法設計的合法安排。



第二講講所謂團夥問題,究竟從何得知?保安局及國安人員認為戴耀廷的攬炒十式付諸實行,有整個團夥在策劃及行動,這完全是上綱上線。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戴耀廷提出他的政治主張,其他人在公開的情況下,各派系一路磋商如何推動這個初選,當中有不少爭抝。例如應否在綑綁否決預算案立埸,各派系有自己利益盤算,對於是否綑綁式否決預算,數度引起罵戰,互相指責,這一切都是在陽光下進行,香港人有目共睹,沒有什麼陰謀可言。各人按照自己的利益及需要,參加這個泛民初選,同犯法團夥不可同日而語。「團夥」這兩個字隱含了一早就埋堆計劃進行非法活動的含意,這與公眾認知有太大落差。



第三講講所謂陰謀問題,由戴耀廷提出攬炒十式文章發表開始,一路到民主動力去籌備初選,討論初選的技術問題,找鐘庭耀民意研究中心協助,同各泛民黨派協商遊戲規則,這些都經傳媒廣泛報導。如果一個公開的初選計劃背後有重大惡毒的顛覆政權陰謀,而參與投票的610,000市民,受團夥唆擺蒙騙,這個故事的犯駁地方實在太多,無法令人信服。



最後講講關於奪權的問題,香港奉行行政主導體制,並不是英國西敏寺模式由議會多數黨執政,也不是美國議會主導模式,在行政主導體制下行政長官的產生在基本法內另有規定,基本上是中共控制了這個小圈子選舉。議會內即使反對派取得過半數議席,最多也只能行駛否決權,因為提案權早在基本法起草時已經閹割。奪權問題根本是無中生有,一來基本法下特區議會內多數黨根本無法組織政府,行政長官是在中共控制下產生。假使林鄭因為預算案兩度遭否決而下台,中共也牢牢掌握特首及問責官員的實質任命。如果絕大多數民意是支持議會內的否決聯盟,這時北京應該順從香港民意,挑選一個可以同議會多數派合作的行政長官,政爭就自然解決,也不會出現長期癱瘓政府的情況。同理,若行政長官作出政治讓步,而公眾又接受,議員權衡輕重,也不可能蠻幹下去。反對派即使是40+ 丶50+,其實也奪不了權。反對派在議會內過半數可以行使任何法案的否決權,只是令特區中央的代理人權威不再,背後的領導覺得面子受損,於是抓爛面進行大整肅。但其實也可以像2005年那時的政治處理手法,換一個能同泛民溝通的行政長官上場,中央權威不跌反升,2008年更達至顛峰。



今次大抓捕情況極之惡劣,因為連基本的行動邏輯,法理依據,及政治論述,均完全違反常識,令人相信存在所謂癱瘓政府惡毒大陰謀,這一切看在西方眼裡,只是全面整肅香港反對派的虛假理由。如此惡劣的整肅行動,正好墮入了「攬炒十式」的預計之中:本來是要走很多步,才去到終極攬炒,迫中共使出極端手法對付香港,從而觸發國際社會作強烈反應。相信戴耀廷本人也意想不到因為急不及待對付初選,中共已祭出極端手法進行大整肅。今年初形勢本對中共很有利,中歐投資協議取得共識,聯歐制美成功,美國政權交替,拜登準備重啟中美協商之際,但不遲不早,大整肅因其太拙劣,國際對華溫和派政府也難視若無睹,於是香港問題又再一次成為國際反中勢力「把柄」,阻撓中歐協議實施,加入各式條款,以至美國新政府怯於輿論,不敢改變「特朗普式制裁」路線。



機關算盡,是否這場大整肅才是真正的墮進了「歹毒陷阱」?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