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建名病逝|風流一生全傳 買起《花花公子》 黃腳雞及爺孫戀轟動一時|壹經典

  • 發布日期:2021-01-08 15:00

 

大名娛樂老闆林建名今(8日)因淋巴癌於養和醫院病逝,享年84歲。身為林百欣長房長子的林建名,有「林大少」之稱,當年他嫌家族事業沉悶,於80年代末買下《花花公子》版權及創辦大名娛樂,積極發展娛樂事業,身邊女伴亦多不勝數,其中以與何傲兒的爺孫戀最為人知。提到林建名最轟動的事件,就是1994年他在台灣因風流惹禍,給人迷魂拍下雞姦錄影帶勒索案。

現在一起與《壹》仔重溫這位娛樂大亨的傳奇一生。

林家長房長子 被老竇嫌冇膽不被重用

林家長房長子 被老竇嫌冇膽不被重用

這位林家大少,是林百欣長房賴元芳嫡出,在英國倫敦市學院,取得英國倫敦貿易學院紡織系文憑後,回港協助父親打理業務,出任麗新製衣主席,惟表現平平,加上他的緋聞不斷,故一直不被父親重視。

原籍潮陽的林百欣一九一四年出生,父親林獻之在汕頭開銀行和工廠,他有三個老婆,林百欣(林伯)是二太太所出,在家排行第九,十四歲隨家人來港,入讀民生書院,三年後返汕頭在叔父的銀行學做生意,學師三年後回港學做華洋雜貨生意。因緣際會,他開始賣繡花衫和睡衣給外國人,又出口去東南亞;其後林伯在元州街開設成福織造廠,由此開展了他的製衣事業。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林伯還做笠衫、恤衫,又在余寶珠的幫助下,買入基隆街麗新製衣廠,於一九四七年成立麗新製衣,大膽接下一張東非訂單,成功搶佔非洲市場,故被冠以「非洲王」之名。不過令林伯真正賺大錢,是六一年美國實施紡織品配額制,麗新成了最大紡織品配額持有者之一,每年單是賣配額已賺到盤滿缽滿。

一九五八年,二房余寶珠誕下兒子林建岳,同時林伯生意越做越大,他覺得這個兒子「腳頭好」,因此更重視二房,加上林伯覺得長子「太保守」、「冇膽」、「乜鬼都唔識」,只是「勝在聽話」,故林伯在次子林建岳於美國俄勒岡大學畢業後,即讓他管理麗新和亞視,大少反被投閒置散。
林建名(右)為林百欣(左)長房賴元芳嫡出,惟因緋聞不斷,不被父親重用。
林建名(右)為林百欣(左)長房賴元芳嫡出,惟因緋聞不斷,不被父親重用。
無心接手家業 一生鍾情娛樂事業 買起《花花公子》

無心接手家業 一生鍾情娛樂事業 買起《花花公子》

香港上一代富豪,大多三妻四妾,子孫繁衍,伯爺過世後,很多時都會上演爭產戲碼,甚至同一房為分家產兄弟鬩牆。相比之下,林百欣分身家雖然專寵二房,但就沒有上演爭產大龍鳳,主要是長房平庸沒野心,這也正是林伯將麗新家族生意,交給二房兒子林建岳的原因。

長房賴元芳與林伯育有長子林建名和長女林淑瑩,除了大少生性風流,工作能力不濟,難討父親歡心,賴元芳沒野心去爭,也導致長房長期處於下風。

賴元芳出自書香世家,祖父是香港大學中文系創辦人賴際熙,與林百欣於二十歲時被安排結婚。對於丈夫的風流債,當年八十八歲她接本刊獨家訪問時說:「我好蠢㗎,佢(風流)唔出聲,我又唔出聲,以為咁佢會回頭。我唔出店舖頭,乜都唔知。外面啲女人好好手段嘅!」又話:「我有同佢(余寶珠)食過飯,阿二好惡好巴閉,好似大晒咁,唔尊重我。林建岳就喺街撞見過兩次,佢叫我阿媽。佢尊唔尊重我,我唔志在,叫我一聲,我有乜好處啫?」

身為大婆,家用、名下物業都少過二、三房,頼元芳亦不介意,「男人係咁啦,錫嗰個就嗰個得(利益)囉。我計較嚟做乜?得個辛苦。我無乜錢使,有飯食咪算囉,一個人咁貪為乜?又不外如是。」母親個性如此,難怪林建名在公在私,都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林建名雖是林伯長子,但卻嫌家族生意「太嚴肅、又認真」,他自言更愛搞娛樂事業。林建名在八八年成立大名娛樂,公司簽的大多是奀星,較為人熟悉的有戴夢夢、胡渭康、黑妹,還有與他傳出「爺孫戀」的何傲兒。一九八九年,他眼見香港沒有一本高質素的男士雜誌,於是從鄭經翰手中買了中文版《花花公子》版權 ,一九九零年推出台版《花花公子》,更因利成便,為雜誌找封面模特兒的同時亦為自己獵艷,但因銷量欠佳,港、台版《花花公子》先後在八九年及零三年停刊。

香港版《花花公子》創刊號封面,是鄭大班花百萬請來的前港姐鄭文雅,之後張曼玉、鍾楚紅、葉子媚等,亦曾為雜誌影過封面;而首位為台灣版《花花公子》擔任封面女郎的就是前亞姐邱月清。林建名說 :「搞娛樂事業好開心,好似搞演唱會,我叫埋屋企人、媽媽仔女一齊睇,一齊開心。」
 大少對家業無興趣,反而鍾情於娛樂事業,先後創辦大名結樂及買下中文版《花花公子》版權
大少對家業無興趣,反而鍾情於娛樂事業,先後創辦大名結樂及買下中文版《花花公子》版權
最愛簽「肉女」小花 收戴夢夢何傲兒做契女
最愛簽「肉女」小花 收戴夢夢何傲兒做契女
大名娛樂除了搞演唱會,為旗下「肉女」出寫真集亦是重點工作;而氹老細林建名開心,陪出海、陪去ball、陪食飯,當然也是一班小花的重要任務。

大名娛樂第一代四葉女戴夢夢、36D趙碩之、42吋長腿尹蓁晞、巨咪江靖宜,無論在公開場合抑或私下約會,都主動與大少拖手攬錫,更為「爭寵」面和心不和,是非多多。

〇八年寫真集《趙碩之夏》銷量達四萬本的趙碩之,曾是大少身邊的大紅人,戴夢夢因此被打入冷宮,遂拉攏同門新人尹蓁晞搞小圈子對付趙碩之;但風水輪流轉,事隔兩年,尹蓁晞得大少力捧,火速冒起,戴夢夢又聯同趙碩之數臭師妹,暗串她濫交,經常遲到累街坊,最終激嬲公司齊入雪櫃。

不過最令大少激心的,應該是二〇一三年趙碩之向傳媒哭訴,被大名娛樂單方面延長合約五年,又苦無能力賠四十萬贖身。林建名氣忿地鬧此女反骨,「佢唔飲水思源,我之前一直對佢幾好,當日冇人識,佢有冇諗過係邊個帶佢出身!佢脾氣差,又鍾意遲到⋯⋯我好後悔唔一早鬧醒佢。」結果趙碩之要認衰求和,才得大少放生。

林建名除了女友夠多,亦愛收契女做契爺。二〇一四年中,他就與公司旗下的戴夢夢,以及公司新人、來自廣州的廿二歲劉凱欣正式上契;而今年剛與大名娛樂約滿,蟬過別枝的何傲兒,就在二〇一六年成為大少契女。
與何傲兒譜爺孫戀
與何傲兒譜爺孫戀
林建名身邊女人團團轉,但最哄動的緋聞,就是他與年齡相差五十一歳、港姐出身藝人何傲兒的「爺孫戀」。

二人「戀情」曝光於二〇一四年六月,當時何傲兒經常現身於大名娛樂的活動,又孖住林建名睇陳慧嫻演唱會,表現親暱。「爺孫戀」見報後,何傲兒主動向記者澄清與林建名緋聞,含淚懇求傳媒放她一馬。

事隔一個星期,大少現身書展,提到何傲兒拒接電話,忍不住當場落涙。其後又有傳何傲兒查實想借大少過橋,目標是他的兒子林孝信,記者問及此事,林建名說不介意何傲兒新抱,但又再度流淚。

不過事情卻又峰迴路轉,何傲兒被拍到與西貢地王之子周子揚拍拖,車廂激嘴,二人其後在活動中承認「兒子戀」;備受打擊的大少就拖新女婷婷睇騷示威,與35D大胸廿二歲台妹Alice在台灣拖手遊夜市,又孖青春鬼妹仔逛圓方睇首飾。

以為「爺孫戀」告一段落,大少竟自爆同何傲兒及她的父親何世根見面食飯,仲話一直有聯絡,原來何傲兒同林建名一直冇斬䌫,為的是希望大少科水救父,幫他翻身。

大少使出銀彈政策,「兒子戀」看似玩完,但查實二人轉玩地下情,卻被網民影到兩人情侶裝密遊首爾。何傲兒與周子揚藕斷絲連,但就矢口否認復合,生怕得罪大少,原因她正部署二〇一五年四月約滿無綫之後,加盟林建名的大名娛樂做歌星。

當時何父三度帶同何傲兒與大少傾條件,最終何世根獲得三百萬作為「簽約」費用;同年五月雙方正式簽約,儀式似足一場婚禮。何傲兒身穿婚紗般的白色長裙,大少就著西裝、打煲呔。何傲兒「致詞」時話要多謝記者成全,「今日爺孫戀喺工作上終於修成正果,傳媒係功不可沒。」大少還表演魔術贈慶,以椰(爺)奶溝酸(孫)檸檬汁,變出一粒四卡鑽石送給何傲兒。

簽約後四個月,何傲兒又爆出凌晨密會周子揚,二人玩車廂野戰被警察「照田雞」斷正,但何傲兒仍死撑自己是單身,又急找大少補鑊,陪他看容祖兒李克勤演唱會。

同時周子揚被踢爆一腳踏幾船,除了跟何傲兒拍拖,還狂溝三線藝人曹思詩、落選港姐陳偉琪,更同時翻撻前度女友徐靖雯,何傲兒知悉後即斬䌫,「兒子戀」至此正式落幕。

何傲兒於二〇一五年九月,與周子揚結束十五個月分合糾纏的關係,並投入新工作,加入大名娛樂後的首要任務,就是同老闆一家人去日本陪玩,直至除夕夜才回港。

而回復單身的周子揚就向傳媒大爆遭何父棒打鴛鴦,曾被前度的家姐何傲芝苛索生活費,而何氏姊妹亦隨即發聲明否認,雙方一度隔空對罵兼出律師信。他亦對傳媒表示:「關於林生嘅嘢,我真係唔係咁清楚,但我覺得,感情唔應該建立喺金錢上,咁係唔健康!」

果然,林建名與何傲兒的關係其後就向更「健康」的方向發展。翌年九月,何傲兒在廿八歲生日宴上與林建名正式上契,何傲兒還賣口乖說:「我以後對你,會好似對我爸爸一樣。」擾攘兩年多的「爺孫戀」至此劃上句號。

二〇一七年,何傲兒與大名娛樂約滿,決定改簽北京一間經理人公司,投放更多時間在國內發展。但她亦不忘多謝契爺林大少,「要多謝大名娛樂呢兩年俾我嘅安排,老土都要講,如果冇佢哋就冇我,所以即使依家冇合約關係,但係關係非常好。」
 林建名與何傲兒結伴看演唱會。(蘋果日報圖片)
林建名與何傲兒結伴看演唱會。(蘋果日報圖片)
 林建名與何傲兒譜出一段爺孫戀成當時全城佳話,何傲兒與大名娛樂簽約,儀式似足婚禮。(蘋果日報圖片)
林建名與何傲兒譜出一段爺孫戀成當時全城佳話,何傲兒與大名娛樂簽約,儀式似足婚禮。(蘋果日報圖片)
一生最轟動 非黃腳雞事件莫屬
一生最轟動 非黃腳雞事件莫屬 林建名最轟動的事件,不得不提一九九四年時,他在台灣因風流惹禍,被人迷魂拍下雞姦錄影帶勒索一事。

當年一名在台灣當地頗有名的「媽媽生」張玉清,為林建名的《花花公子》雜誌中文版提供封面女郎,私底下亦介紹小明星、小歌星給大少,在他的別墅共度春宵,每次交易付七至十萬台幣。

出事當日,林建名與名叫Eva的模特兒在別墅銷魂,到凌晨三時送她們由車房的閘門外出,五名男子持手槍和刀突然出現,把他推入屋內迷暈及綁起,再脫光他的衣服,拍了雞姦的錄影帶,逼他付一百萬美元,當時林建名只答應付五十萬美元。

其後罪犯來港找大少收錢被拒,他們就把雞姦相片和一封信寄給傳媒和林建名,大少隨即向香港和台灣警方報案,最終匪徒被繩之於法,而事後林建名表示因為他懂得氣功的緣故,並沒有真的被雞姦。
 林建名聲稱自己會氣功,並沒有被雞姦。
林建名聲稱自己會氣功,並沒有被雞姦。
風流一生 大方分享性史AV收藏
風流一生 大方分享性史AV收藏 林建名經歷兩次婚姻,有一子三女。第一任林太莊素明無所出,第二任太太林佩嫦與他育有兩女—煒珊與煒琦,大少曾在訪問中說他與林佩嫦感情一般,「我哋成日嘈交,佢仲話我生唔到仔。」其後大少的女友王薇為他生了細女煒珽和長子孝信,但兩人並沒有正式註冊,孝信出世後,他們就分開了。

經歷兩次失敗婚姻,大少寧食散餐也不願再婚,近年専攻廿五歲以下,國產和台灣大胸嫩口,「年紀大(女人)埋唔到我身。」而林伯掌管亞視期間,大少就經常與亞姐如郭金、朱燕珍、樓茜妮等傳緋聞;加上大名娛樂旗下的女藝人如戴夢夢、尹蓁晞、江靖宜等陪玩、陪食,緋聞女友苟芸慧旺角球場貴賓室孖住睇波,以及他與女藝人何傲兒哄動全城的「爺孫戀」,大少可真不愁寂寞。

即使足不出戶,林建名一樣好多性趣。他曾公開說最愛看日本AV寫真集和四仔(性愛光碟),「最鍾意睇日本四仔碟,日本女仔樣靚、身材正,個個打真軍,我最鍾意睇嘅AV女郎係夕樹舞子。」

他九龍塘的豪宅和位於廣州番禺的六千呎行宮,都設有藏書閣,珍藏數百本他自八零年代開始搜羅的寫真集,不過他曾慨嘆現今寫真集出得太濫,「以前一年出幾套,而家一個月出幾十套,又乜人都出,都唔好睇。」
 林建名大方分享其AV珍藏。
林建名大方分享其AV珍藏。
性伴二百個 自爆曾患性病
性伴二百個 自爆曾患性病 男人好色好平常,但有頭有面總得避忌三分,滾到好似林建名如此張揚實屬少見。大少曾自爆性史:「十八歲出嚟玩,四十幾年,照計(性伴)應該唔只一百個, 二百個都有。」

六十六歲那年接受訪問,他告訴記者有心有力,從不靠食藥,全頼運動夠多和練氣功,「我係北少林㗎,師父教我氣功同太極,我每朝都練兩個鐘頭氣功,一個禮拜打一次羽毛球,夏天游水、玩風帆。」又指按摩也可以增加性能力,「練氣功可以控制男人的basic need (指性慾),收放自如,好耐冇都得。」不過有當然好過冇,所以大少經常被傳媒影到與奀星或嫩口妹妹仔拖手,返屋企過夜。

至於大少性之初體驗,就給了法國洋妞,「十七歲時第一次同法國模特兒上床,當時唔識搞,搞到天光先搞掂。」解禁之後,大少就開始縱情色慾,如在英國與女模過了三年有性無愛的日子,在丹麥玩3P等,他又自爆患過性病,「唔係花柳,都唔係疱疹,係淋病咋。」
 林建名自爆自己性伴有二百個,更曾患性病!
林建名自爆自己性伴有二百個,更曾患性病!
 林大少常與女生出海玩樂。
林大少常與女生出海玩樂。
被告詐騙嚇到面青 父女檔搞鱷魚恤最成功
被告詐騙嚇到面青 父女檔搞鱷魚恤最成功 二零零一年,身為林百欣中心管理委員會主席的林建名,因涉嫌詐騙香港賽馬會慈善基金撥款被告上法庭。當時位於大角咀櫸樹街的「林百欣中心」需要裝修,於是向馬會申請撥款,馬會慈善基金批出撥款上限一百萬,有人向廉署舉報,中心工程為了盡取馬會款項虛報費用,涉嫌向馬會詐取二十萬元慈善撥款。

身為主犯的林建名,由擅長打刑事案的資深大律師清洪辯護。本來對官司很有信心,自言「未擔心過」的大少,經過十五天的審訊,因法官一句「表面證據成立」嚇到面青,因若串謀詐騙罪成,最高懲罰要入獄七年。

全案關鍵證物是一盒九十分鐘的開會錄音帶,當中記錄了大少和其他涉案人士「作大數會議」的內容,但法官宣判時指,錄音帶顯示開會人數有十五人之多,當中包括兩名官方人員,法庭不相信被告可以在兩名官方人員在場下,公然談論不誠實的勾當,鑒於控方證據不足,法官宣判林建名和另外四名被告全部罪名不成立。審訊結果峰迴路轉,大少算是大步檻過,他離開法庭時喜上眉梢地說:「輕鬆晒!」



雖然林建名經常被父親林伯話冇用,但少爺都有威威的時候。他與任職鱷魚恤副總裁的長女林煒珊,因為成功擺平與法國時裝品牌Lacoste,僵持了五年的商標官司,為公司立了大功。

鱷魚恤與Lacoste 同樣以鱷魚為商標,法國鱷魚頭部向右,本地鱷魚頭部向左,雙方原本在八零年協議,鱷魚恤不可在香港以外的地方,使用這容易令人混淆的鱷魚圖案。但其後麗新收購鱷魚恤,並以鱷魚商標進軍內地市場,Lacoste於是在九八年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狀告香港鱷魚恤侵犯其商標專用權。

林建名父女在二零零三年飛往巴黎,找Lacoste主席解決此事,大少說:「由朝到晚傾咗兩日,我哋原本想俾錢,等佢哋俾我地喺大陸用原本嘅logo。」但銀彈政策不湊效,對方堅持要鱷魚恤改商標,大少得林伯首肯,便讓女兒煒姍設計新商標。

林煒姍花了兩個月時間,將原本滿口利牙的綠色凶猛大鱷,變成嘴巴微開的金色無牙乖鱷魚;雖然要改商標遷就對方,她卻十分滿意,「以前條鱷魚咁惡,你睇到都唔想買啦。」
 林建名與女兒林瑋珊搞鱷魚恤立大功。
林建名與女兒林瑋珊搞鱷魚恤立大功。
分身家少過細佬林建岳 大少:唔介意大細超
分身家少過細佬林建岳 大少:唔介意大細超 雖然林百欣曾因林建岳收購富麗華覺得他「眼光不足」,但就讚他有事業心,及至他投資的電影《無間道》獲得空前成功,林伯對他更是認同;相反,林建名雖是長子,卻愈發不被重視。

零四年,林伯半年內連跌兩跤,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九十歲的他臨終前半年,便安排好身家分配。他將手上持有的三成三麗新發展全部股權,先轉讓予Wisdoman Ltd,再透過饋贈方式,將此公司的股權悉數贈予二太太余寶珠及其次子林建岳。麗新製衣旗下共有四間上市公司,包括持有長沙灣廣場及麗嘉酒店的麗新發展、專責大陸房地產業務的麗豐控股、經營成衣零售的鱷魚恤,以及主理電影製作的豐德麗,此舉意味著林伯決定把麗新系王國,全交給次子林建岳接棒管理。

而長子林建名在分身家前,只有三數個九龍塘區的住宅單位,以及不足百分之一的麗新製衣股權,分身家後雖然大漲,但相比細佬林建岳還是少了一大截,大少說:「除鱷魚恤外,佢(林伯)私人嘅物業,包括名人商業中心全棟、上環畢街地鋪、同廣州私人項目天河娛樂廣場都俾咗我;而麗豐同麗展、西貢蠔涌亞視廠房,同其他要發展嘅地皮就俾晒Peter(林建岳)。」

大少在林伯過世翌年,即零六年,以每股六毫一仙,向麗新國際購入鱷魚恤51%股權,鱷魚恤由此脫離麗新系,大少正式與細佬林建岳分家,他坦言這是父親安排,購買鱷魚恤的二億元亦是林伯所贈。大少說不介意老父厚此薄彼,「都係做嘢啫,我冇所謂架,以前同老豆係咁做,而家都係咁做。」

嫡長子林建名家產分得少,最值錢的是觀塘鱷魚恤大廈,〇六年物業市值約一億,大少決定重建,估計重建後大廈租金可媲美apm ,他自豪地說:「呢個構思係我自己諗出嚟,建築期三年, 加一、兩年裝修,五年後就可以入伙。」

但當時重建要二億七千多萬作補地價費用,建築成本約三億七千多萬元,手頭現金只有二億七千多萬的鱷魚恤難獨力完成,唯有找同父異母細佬林建岳合作,大少說:「我同Peter(林建岳)傾過呢個項目,麗新製衣係自己系,有佢幫手好啲。」商談後,麗新製衣和鱷魚恤共同攤分補地價費用,而重建成本就由麗新製衣負責。

所以即使建成後,林建岳要每年租金收益估計逾二億的十萬呎商場部份,大少只分得年租金約四千萬元的十四萬呎寫字樓,肥水明流別人田,大少還是要照單全收,擺明俾細佬岳少「食住」。

二零零六年以兩億元購入林建岳手上全數的鱷魚恤股份後,主席林建名佔鱷魚恤五成二股權,獨立股東佔四成八。零九年二月中,大少宣布以每股四毫子把鱷魚恤私有化,至四月又把私有化作價,提高至每股四毫二仙。

提出私有化之前,當時鱷魚恤股價徘徊在兩毫子,私有化股價表面上有九成多溢價,不過鱷魚恤最值錢的資產,是位於觀塘apm 商場旁邊的鱷魚恤大廈重建項目,以當時呎價四千元計,整棟大廈市值九億,按私有化函件公布,鱷魚恤每股資產淨值九毫八仙三,即使其後他把私有化作價提高至四毫二仙,亦等於以四折價錢,把鱷魚恤的資產收歸旗下。

最奇怪是鱷魚恤提出把私有化作價提高期間,忽然多了四十二名新登記的股東,持估量最多的股東有六萬股,而大部份新進股東只買入了一千至二千股。新股東中有鱷魚恤員工,當中有七名股東報住相同地址,亦有全家總動員買鱷魚恤股票,十足電盈種票的翻版。

最終鱷魚恤私有化失敗,根據其獨立財務顧問與證監會的協議,十年內不得再提私有化。
 林百欣遺產分配不均,身為長子的林建名比弟弟林建岳少一大截,但林建名並不介意。
林百欣遺產分配不均,身為長子的林建名比弟弟林建岳少一大截,但林建名並不介意。
重視家庭觀念 家教嚴不縱容仔女
重視家庭觀念 家教嚴不縱容仔女 別看林建名玩世不恭,女友車輪轉,他家庭觀念頗重,對四個子女管教甚嚴。母親賴元芳在生時,大少勒令他們週末要到嫲嫲家過 family day,逢星期四晚就要煒珽和孝信陪他打羽毛球,週日出海游泳和滑水,強身健體。大少說:「船一停定,佢哋(煒珽和孝信)就會自動跳落水,先圍住船邊游三十個圈。」

大少又會做慈父,每晚親自檢查仔女功課,並且要求他們生活節儉。細女煒珽在聖保祿中學讀書時,每日只有三十多元飯錢,返學冇司機接送,要搭公共交通工具,放學後除了補習就不可外出。

林煒珽不滿父親管得嚴,要求多多,兩父女好似貼錯門神,她試過刻意穿奇裝異服去激老豆,她說:「著過Punk look 同一家人食飯,又試過三次在耳骨穿耳環,佢見到要我即刻除。」

後來林煒珽去了英國讀書冇王管,反而主動每日和父親通電話,關係得到緩和;不過錢銀依舊冇乜過手,大少只發一張附屬咭給女兒傍身,林煒珽說:「有時佢會拎住張月結單問我,要我解釋。」
 林建名雖然生性風流,但家教甚嚴,從不縱容子女。
林建名雖然生性風流,但家教甚嚴,從不縱容子女。
在母親賴元芳仍在生時,林建名要求兒女每個週日須與嫲嫲度過。
在母親賴元芳仍在生時,林建名要求兒女每個週日須與嫲嫲度過。
父子關係一般 林孝信似足老豆風流
父子關係一般 林孝信似足老豆風流 林建名生了三個女先追到一個慈菇椗,可惜今年已經三十歲的兒子孝信,自細同老豆冇偈傾。十九歲時的他曾在Blog內狂呻:「好辛苦⋯⋯Why am I born in this family (為何出生在這家庭)⋯⋯好大壓力。噚日同老豆(林建名)兩個人食飯,差唔多係第一次,平時有家姐佢哋講晒,但今次冇咗,根本冇嘢講,因為由細到大都唔會同佢講嘢。」

在香港讀書時,他的成績強差人意,去到LA讀大學又經常走堂,差點被趕出校;之後轉去英國讀大學,仍是無心向學,最愛同一班香港同學在宿舍開P、隊啤和飲烈酒,在富二代圈中被封為留班公子。

林孝信愛蒲愛玩,經常孖住好友、賭王四太女何超盈蒲夜店Clubbing,又喜歡在微博「曬命」,言行狂野。〇八年他就曾上載扯煙爆粗片上Facebook,更被朋友踢爆隊草。

林公子自稱「新一代華Dee」,愛揸電單車去夜蒲,有次被警察抄牌後,竟然在微博爆粗:「F—king the policeman !」又試過在蘭桂坊夜店與飲醉酒的外國人起爭執,最終要出動夜店保安解圍。

雖然林孝信(Howard) 話同老豆冇偈傾,不過他的花弗性格就似足大少,緋聞傳不斷。零七年他在英國讀書時,與十八歲、有「翻版謝婷婷」之稱的Jeannie Tam 拍拖,期間二人因男方喪蒲溝女多次離合,最終 Jeannie因為同陳偉霆拍MV 撻著,決定撇甩孝信,兩年情就此玩完。

甩拖後 Howard 亦不愁寂寞,先後與候選港姐許亦妮、「大胸超蓮」Iris、「單車公主」盧慧敏等傳緋聞。二零一二年中,Howard更被拍得與十八歲寫真嫩模羅彩玲(Vivian)煙韌拍拖,二人先在旺角朗豪坊睇戲,然後返男方九龍塘大宅短敍,再去又一城食平民「板前壽司」,Vivian 全程繑手、摸面、餵壽司,冧招盡出。

零四年林公子畢業返港,有傳他搭上鄭少秋和官晶華的女兒鄭詠恩,兩人同聲否認戀情;其後又有傳媒影到他與「爵士樂小天后」胡琳食飯見家長。不過Howard 就話自己工作太忙沒時間拍拖,但父親林建名就踢爆兒子最愛拍散拖。
 林孝信與父親林建名父子關係一般,但性格卻似足大少一樣風流。
林孝信與父親林建名父子關係一般,但性格卻似足大少一樣風流。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