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產一家四口七隻貓齊闖英|香港讀國際學校 600萬英國買樓尋好校網轉讀公立:只想過得自由

  • 發布日期:2021-01-08 07:00

 


「城內的人拼命往外逃,城外的人拼命往內走。」英國武肺變種彷如死城,不少人趁封關前闖閘逃走,但有一個香港中產家庭,為移民急於明年初深入虎穴,妻子毫不介意自貶身價做超市,讀國際學校的子女變讀英國公立學校,甘願拋棄熟悉的生活,因為寧願活在疫情之下,都不願生在極權之中。

70後的Shirley和Joseph結婚十多年,有車有樓,有錢供子女讀國際學校,有工人打點一切家務,是不少中產家庭的寫照。不過這種令人羨慕的生活,霎眼間就被一場社會運動打亂了。去年反送中浪潮下,他們目睹香港今日的局面,不禁憂慮此地不宜久留,Joseph慨嘆:「見到宜家嘅政局,同埋政府嘅政策都好似逼住我哋要走,唔想小朋友喺呢個環境下成長。」Shirley隨之附和:「喺香港生活一直都OK,我哋算係好彩,都affordable, (小朋友) 可以讀國際學校,有層樓,唔係好辛苦,但問題係周邊嘅政治環境,不如以前過得咁開心、咁自由。」

他們早於去年9月就冒起移民英國的心,而Joseph亦享有英國公民(BC)權利,但礙於疫情反覆,拖累計劃一度延期,最終決定在明年3月移民。他們上月已賣出香港物業,同時亦在英國倫敦以600萬元買入一間獨立屋作容身之所,現時已逐一收拾細軟動身。一切整裝待發,儘管英國疫情進一步升溫,亦無阻他們移民的決心,Shirley坦言:「英國有肺炎,香港又有肺炎,但我想喺英國生活多啲。」

又一個奔波港英的雙城故事,奈何不敢貿然放棄高薪厚職。

又一個奔波港英的雙城故事,奈何不敢貿然放棄高薪厚職。


二人事業正值黃金階段,Joseph本身在製衣公司擔任經理,而Shirley則從事行政助理,收入可觀既穩定,惟移民後一定要急流勇退嗎?作為家庭收入骨幹的Joseph可謂屬幸運的一群,移民後仍然可任職工作,並預期會港英兩邊走,「喺疫情之前,我差唔多每個月都要公幹,飛歐美、去歐洲,周圍去飛,所以移民都唔會影響我工作,只不過我嘅屋企變左喺英國,工作同生活模式依然無變。」至於人工有無變化,他笑言:「就要視乎我帶到幾多客畀公司啦。」他續稱,現時英國疫情嚴重,失業率高企,求職相對困難,即使有幸找到同等職位,人工起碼減三分二,所以暫時不會放棄香港的工作。

有人歡喜有人愁,Shirley難免要與老本行說再見,「我最唔捨得我份工,老闆同同事都好好,返工無太大壓力,又唔算好辛苦。」多年來舒舒服服坐在寫字樓工作的她,竟然甘願由低做起,「其實我做咩工都無所謂,如果想盡快融入當地文化,我覺得喺超市做Part-time都幾好。」逃到另一端重新開始過活,她豁然面對,臉上表現得從容不迫,「我覺得你喺香港賺幾多都好,你去到另一地方重新開始,如果你預期要一模一樣,除非你帶一大舊錢過去使,咁你就可以維持你嘅 Quality of Life (生活質素),如果唔係你去到一個新的環境,你咩都要試下,無可能完全一樣。」
昔日望子成龍,惟現今只但求子女自由快樂、免於恐懼。

昔日望子成龍,惟現今只但求子女自由快樂、免於恐懼。


兩夫婦育有9歲仔仔Jarrett、6歲女女Joslyn,為了令小朋友愛上學習和提升自信心,每年不惜花近30萬元學費,供讀子女就讀國際學校。Shirley分享指,身邊不少朋友的子女就讀本地學校,但他們上學並不開心,因為有滿滿的功課和考試,反而Jarrett和Joslyn不但無讀書壓力,還喜愛上學,「佢哋好獨立,多數自己睇書,就算有功課,都會自己上網搞掂,基本上唔需要我哋,而且佢哋係好想返學,一停課日日都問我幾時可以返學。」不過愛國主義殺入校園,兩夫妻擔心日後國際學校恐怕不再「國際」,「可能國際學校都要教你愛國、愛中國,但係我身邊有朋友拎住其他國家嘅Passport ,如果係外國人,點解都要愛中國呢?」

而從小在英國留學的Joseph,親身體驗過當地中學和大學的教育制度,認為香港教育忽略小朋友的自由思想與空間,相反外國就會注重個人表達,故自小孩出世就有計劃讓他們赴英升學,「本身都諗住小朋友升中之前會走,但見到宜家咁樣,都係早啲過去好啲。」不過太太表示曾經憂慮,「我哋辛辛苦苦鋪咗條路畀佢哋入國際學校,係全港最多IB(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 狀元嘅學校,都有擔心會唔會害咗佢哋,不過諗深一層,讀書都係睇自己,唔係睇學校。」

英國學校主要分為私立和公立,一般私校學費每年就須約十多萬元,私校寄宿每年更要港幣30萬至40萬;而公立學校則免費入讀。雖然Jarrett和Joslyn在香港讀開國際學校,但他們兩夫婦商量後,認為英國本身教育風氣良好,無論入讀私校抑或公校都無太大差別,後者更能接觸不同層面的同學,「當然你要入到好嘅校網住,因為佢哋(學校)會按你居住嘅區分派位,住得越近學校,你先可以考入去,所以點解宜家咁多人去買樓、租樓,就係要爭校網。」他們用600多萬元在倫敦校網區薩里(Surrey)置業,希望子女可以考入鄰近的公立學校。
飼養寵物是一輩子的承諾,一家十一口齊上齊落。
飼養寵物是一輩子的承諾,一家十一口齊上齊落。

他們除了是一對仔女的父母,亦是7隻「主子」的「奴才」。一提到愛貓,Shirley不禁母愛氾濫,對牠們說話更溫柔,更呵護備至過親生子女,訪問過程中不時提醒:「Joslyn!你小心啲泡泡吹到入BB(貓名)隻眼。」談及會否與貓貓一同移民,Shirley堅定不移說:「會!一定會!7隻都會!我哋已經係一家人,無可能留底佢哋。」

不過攜貓遠走高飛,代價亦不菲,若然透過中介申請移民,每隻貓費用約2至3萬元,更何況7隻貓,合共逾20萬元,故打算自己替牠們安排移民手續。她曾向漁農處詢問細節,每隻大約1萬多元費用,「我要搵獸醫打齊針,填張form,之後搵獸醫加簽,再搵漁農處申請,再買機票......要逐步做,的確係麻煩,但唔算好困難。」

在港的寵物可透過飛機貨運進入英國,雖說可以跟主人同坐一班機,不過始終被分隔在貨艙;不少毛孩更是第一次坐飛機,要獨自在萬呎高空經歷十多小時的航程,實在是一場大考驗。而Shirley的愛貓年紀老邁,當中最老年約13歲,笑言比仔仔Jarrett還要大,「佢係啊伯嚟㗎啦,換算貓咪年齡已經70幾歲,見得一日得一日,哪怕過到去呼吸下英國嘅空氣,喺花園走下都開心,因為係同自己嘅主人一齊,喺動物嘅生命中就只有主人。」
平凡日子,期待孫兒回來胡鬧;把他們帶走了,是否也牽走了祖父母的快樂?
平凡日子,期待孫兒回來胡鬧;把他們帶走了,是否也牽走了祖父母的快樂?

時勢讓移民看似很理想,子女、甚至貓兒都帶得走,但當談到雙方父母,他們頓時對望了一下,欲言又止。年過70的四大長老當然想子孫陪伴在旁,度過餘下時光,亦不禁問:「你哋喺香港咁好,點解咁就放棄?你又冇掟磚,又冇被人通緝,點解要走呢?」這也是他們當初的糾結位,但思前想後,除了錢永遠都賺不夠之外,時間永遠都不夠用,收工回家後已經傍晚,說不上幾句子女已要睡,相信移民後將會換來更多天倫時間,對小朋友成長更理想。他們把這番話解釋予雙親,其最終都尊重他們的決定。Shirley稱:「你生個小朋友出嚟,唔係想綁住他,而係想佢好。」Joseph補充:「其實又唔係去咗第二個星球,我可以成日返香港,而且通訊發達,好容易就見到面。」

其實Joseph曾有計劃與父母一起移民, 不過礙於父母習慣香港生活,有茶飲、有朋友,一時三刻都不願離開香港。他打算定居之後叫他們去英國走一轉,親身體驗一下當地生活,說不定他們到時會有另一種想法。他補充稱,「我覺得人去到邊度都可以適應到,特別香港人比較靈活變通,一定會搵到求生嘅出路。」

英國封關後看似圍城,但從未封關的香港更似圍城。



撰文:羅愛玉

攝影:王命源、林金展

剪接:Steffi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