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香琴逝世|琴姐天性樂觀冇諗過做正印 用麻將北圈比喻自己|壹經典

  • 發布日期:2021-01-05 18:35
  • 李香琴逝世|琴姐天性樂觀冇諗過做正印 用麻將北圈比喻自己|壹經典

 

資深藝人琴姐李香琴昨日(2021 年 1 月 4 日)於伊利沙伯醫院離世 ,享年 88 歲。李香琴 16 歳起做大戲,常在粵語片年代演壞女人。當年她出名做反派,成日扮奸妃、情婦,所以有「西宮琴」的稱號。在 60 年代尾,就開始入無綫拍劇,一拍就是 22 年(亦曾過檔亞視),當中造就不少經典,其中最盞鬼就莫過於與星爺周星馳合演的《他來自江湖》!

除劇集外,琴姐亦拍過不少電影,近代經典作要數《家有囍事》,其「世界末日」的電影截圖至今仍獲網民廣泛使用。琴姐直到拍完《公主駕到》和《八星抱喜》就全面退休,結束近 70 年演藝生涯。

李香琴在《家有囍事》中「世界末日」的電影截圖至今仍獲網民廣泛使用。
李香琴在《家有囍事》中「世界末日」的電影截圖至今仍獲網民廣泛使用。

李香琴成為喜劇演員是後半演藝生涯的事,一開始琴姐演的多數是奸角。與周星馳合拍《他來自江湖》時,琴姐並不理解這種無厘頭文化,甚至在拍結局時,覺得這班人黐晒線,極度不滿。(詳見:電影外的周星馳|《蓋世豪俠》創無厘頭熱潮 星爺孖吳孟達拍《他來自江湖》激嬲李香琴|利雲志專欄 )但後來卻成為了喜劇中的常客,這難道是與琴姐天性樂觀有關嗎? 1992 年《壹週刊》曾與琴姐做過專訪,琴姐自言天生樂觀、愛玩,就算被批命苦,她雖然信,但亦沒因此而苦惱,一生只做自己想做、開心的事。現在就來重溫一下當年專訪吧!

1992 年 10 月 16 日第 136 期《壹週刊》|金峯集
「我哋呢行真係偏門嚟㗎,你唔知幾時會唔紅,又唔知幾時會紅,諗都諗唔到。所以我覺得紅嘅時候不要太得意,不要勝利沖昏頭腦,唔係咁樣,一跌咪好辛苦囉。」-李香琴
「我哋呢行真係偏門嚟㗎,你唔知幾時會唔紅,又唔知幾時會紅,諗都諗唔到。所以我覺得紅嘅時候不要太得意,不要勝利沖昏頭腦,唔係咁樣,一跌咪好辛苦囉。」-李香琴
浮生如夢  李香琴

浮生如夢  李香琴

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李香琴在戲院看戲,突然銀幕上出現了一排字幕。

確切的語句記不清楚了,大意是說:「李香琴,即出門口,有人找你。」戲院登時紛亂一片,天性樂觀的李香琴還以為別人「搞鬼」她。她走出戲院,妹妹果然正在門外佇候。

那個晚上,李香琴母親心臟病發過世。

「我媽媽心臟不舒服,醫生卻以為是胃病,打針後,半小時死了。」

李香琴覺得,人生就像發了一場夢,夢裡,很多情節都不記得了,記得的,都是開心小段落。就這一段,廿七年後,悲傷的,大部分情節還是如在眼前。
六十年代,李香琴在沙田酒店留影。
六十年代,李香琴在沙田酒店留影。
紫微斗數說:她的命就像晚上一顆黯淡的星宿,不會在這行大紅大紫。又說她夫妻宮不好,一生也沒依傍。在古代來說,這是苦命。

李香琴是信命的,十二歲開始,由演大戲到拍電影到做電視,都沒真正紅過。十八歲結婚,七年後離婚,以後,身邊都沒出現過她相信值得依靠的人。

是命該如此也好,是生不逢時也好,李香琴從沒為此苦惱。「我入戲行,阿爸同我講,結婚,未必嫁得好,你鍾意做戲就做,話總之搵到食就算。我從來冇諗過做正印,做二、三幫已經心滿意足嘞。」

省減了傷痛苦澀的情節,回憶便盡是美好的。李香琴記得十幾歲時,她在廣州下鄉做戲,全個戲班都住在「大眼雞」上,她天生好玩,一看到海便跳下去游,差點被淹死,別人救她上船,師傅二話沒說,便照臉抽了她兩巴掌。數十年後,兩巴掌的痛楚早已淡忘,只記得小時候是如何貪玩頑皮。李香琴還記得,一九四七年,她跟着盧冠廷爸媽的戲班到越南、新加坡做大戲,關德興寄了封信給她,說可以介紹她拍電影,李香琴開心到不得了,以為可以和偶像張瑛、白燕、梅綺做戲。可是,第一齣便是《黄飛鴻大鬧關山》。李香琴演的當然不是十三姨,是個老闆娘,片酬三百元。她清楚記得第一句對白是:「呀!黄師傅!乜咁啱喺度飲茶。」李香琴自覺深懂搶戲之道,於是,當導演胡鵬喊 camera 時;她便用唱粵曲方法,把所有尾音拉長。「哎吔——黄師傅——乜咁啱——喺度——飲呀茶。」
六十年代,李香琴大大話話拍過二百幾部電影,最高紀錄是一年五十一部。「初初出道,我都有捱過,關師傅唔可以部部帶挈我,我又唔打得,打戲都是找任劍輝、于素秋。我又沒有大老倌帶着,任冰兒都有任劍輝;譚倩紅都有芳艷芬。有一次,我連接兩部戲,後來通告改了,入到片場至知道兩部都換了人,我問導演點解要換人,他反問我,你有沒有大佬倌帶着,我什麼話也說不出。」

為了讓父母弟妹有更舒適的日子過,李香琴差不多什麼戲都接,別人不肯拍的奸角,她全盤接收,別人欠她片酬,她見到對方也不敢出聲,怕電影公司以後不再找她。可是,當她片酬升至二千五時,電影公司便嫌她貴,找新人羅蘭來頂她的戲。

六十年代末期,粵語片式微,李香琴從電影走到熒幕前。
李香琴與前夫蕭仲坤和女兒合攝,這是李香琴相簿內唯一保留的全家福照片。
李香琴與前夫蕭仲坤和女兒合攝,這是李香琴相簿內唯一保留的全家福照片。
半生在娛樂圈打滴,她看盡一個個時代殞落,個人的榮辱進退。

像羅劍郎。

「當年,他真係紅得好緊要,一日幾組戲,忽然間就星沉影寂。後來,他到美國登台,找我幫手,念在他介紹我做反派,令我一直有戲演,於是,每次演出的五百元人工,我都會私下交一百元給他。做人,真係唔可以反骨。」

像周潤發。

「他剛在訓練班出來,在電視戲扮茶客這些二打六角色,我已經同佢講:『你個樣會(掂),有型,不過你個名太俗氣。』當時我便勸他改名,他沒聽,想不到,轉眼間便成名。」

李香琴在無綫拍《他來自江湖》最後一集時,還是無綫高層的李沛權搭着她的膊頭說:「琴姐,我知道你要過亞視還人情債(周梁淑怡),兩年後就要回來呀,使唔使簽定合約?

「點知我過了亞視,李沛權也跟着來,到我再續約,他又走了,所以,做人真係唔使認真。

「我哋呢行真係偏門嚟㗎,你唔知幾時會唔紅,又唔知幾時會紅,諗都諗唔到。所以我覺得紅嘅時候不要太得意,不要勝利沖昏頭腦,唔係咁樣,一跌咪好辛苦囉。」

她說自己不是「過來人」,一直都只是個旁觀者。
李香琴,十八歲結婚,到女兒七歲時,她離婚了。

「我諗兩個人都有點責任,我們不太了解對方,大家都太年輕了,完全不知人情世故。」

離婚後,女兒交給家人照顧,李香琴一直專注的,都是電影。

「嗰時林鳳同我一齊拍戲,成日講『琴姐,識個男朋友呀。』約會了一次,我覺得好煩,可能那幾年好忙,真係冇時間拍拖。」

年復一年,人揀你,你揀人,沒事業基礎的,她看不上;有事業基礎的,便有妻有兒,踏入中年,她不再隨便相信任何人。

現在,李香琴還有和前夫見面,重要的事,還是會找他商量的。一年,她入醫院割膽石,前夫帶着妻子來探望。她沒什麼,只是感動。
現實中,李香琴只有一個女兒,但在電視裡,卻有無數的兒子。周潤發、呂良偉、萬梓良都叫她阿媽,任達華叫媽咪,黄日華叫老媽子。在無綫的時候,她一入錄影廠便「媽聲四起」。

「我條命,值六、七十分啦。我事業不成功,但贏了一鋪,雖然不是很紅,但每個人都畀面我。前一年,我手術後出院,走在街上,男男女女老老嫩嫩都走過來和我握手,勸我保重身體。

「我好樂觀,從冇『恨』自己可以有家財億萬,我常想,不要成日諗住人哋坐 Benz 230,我就要坐450,咁樣就成日都唔會開心。」

只是,這幾年,李香琴自覺記憶力減退不少,深宵看粵語長片,有時候會驚覺自己怎會在戲裡出現。是完全忘記了。然後是,好朋友也一個個辭世,像鄧碧雲、任劍輝。

李香琴對這些都看得很淡,她已經吩咐女兒,假如有一天她口齒再不伶俐,不能照顧自己時,便讓她進老人院,不要為家人添麻煩。

閒來,她還是會想起故友的,想着下一個,會不會就是自己,但她又會這樣自我安慰。「你咪好囉,你都去遲咗啲。」

李香琴說自己就像一鋪麻將,已經打到北圈,剩下的,都是bonus(奬賞)。現在,已沒太多事情可以傷害她。她相信這生最傷感的事情,還是母親突然去世:「我剛剛儲夠錢在太子道買了一層樓,屋契寫上她的名字……」

那是一九六五年。
粵語片時代的「九大姐」,左二是李香琴,其中還有譚倩紅與芳艷芬。看,李香琴的髮式多有型。
粵語片時代的「九大姐」,左二是李香琴,其中還有譚倩紅與芳艷芬。看,李香琴的髮式多有型。
舊歡如夢
舊歡如夢
一個月前,李香琴收到二十多年前她和譚炳文灌錄、重新發行的鐳射唱片

她播給家人聽。

「幾得意吖!」這是家人的反應。

「我覺得好核突。」琴姐說。
撰文:李志豪

攝影:羅錦波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