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荊黨接棒成疑|陶傑:北京除舊手法醜陋 立新更不可能

  • 發布日期:2021-01-03 07:00

 


現在香港在2021年後,進入一個後泛民的政局。什麼是後泛民呢?就是一些激進、本土政治勢力遭到國安法的清洗,以及泛民總辭,只是剩下新加坡或澳門模式的鄭松泰在點綴,很多人以為香港特區政府及後的施政一定會變得順暢。以前20多年來的反對勢力在撩事鬥非、拉布、擾亂立法會議事秩序,這些病症可以被清除,以後可以實現親中愛國支持特首行政主導。這當然是一廂情願。首先,沒有了泛民的香港,社會生態是否比起有泛民的時候更加健康呢?絕對不是。因為立刻已經看見泛民勢力暫時稍為衰落後,林鄭立即收到親中愛國建制忍無可忍的攻擊。因為過往兩年多來,因為泛民的制衡,被逼要支持林鄭。我們都知道,在反修例運動初期,工聯會麥美娟的閉門會議以粗口四字經辱罵林鄭的令壽堂,這種人身攻擊是親中愛國俗稱的建制派長期壓抑對於林鄭的極度不滿。既然清空了泛民,忽然又有種說法,叫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做新的忠誠反對派。如果我是他們,我聽到這句說話會很生氣。我20多年來,一直當忠誠的保皇派,現在真正的反對派消失,我們是否應該分甜頭呢?是否有份加入特區政府的政權呢?但看形勢來說,不會。因為中方仍然覺得民建聯和工聯會組成的所謂土共勢力的知識、能力和基因只是配長期抬橋,因為突然間冒出了所謂的紫荊黨。

紫荊黨高姿態
建制派用完即棄

紫荊黨高姿態
建制派用完即棄


紫荊黨一冒出,便會令到香港所謂的土共勢力火冒三丈。第一,紫荊黨不是出生於香港。雖然有若干的人士很早來到香港,在港受教育,然後到了美國,履歷很驚人,美國的長春藤大學,在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打滾了一段時間,回流香港。現在紫荊黨以一個香港未來政權新主人的候選人的姿態出現,那麼耕耘了幾十年,做蛇齋餅糭的民建聯、工聯會有沒有份呢?似乎沒有。所以看見紫荊黨的出現,已經遭到葉國謙等人否認,他們連廣東話也不會說,怎樣可以爭取支持呢?但葉國謙先生說這番話的時候,似乎忘記在香港強調說廣東話,現時在國安法生效之下已經有輕微的港獨之嫌。紫荊黨這班人就是以不會說廣東話為榮,以及以北方精英的姿態來接管香港。但話雖如此,技術上怎樣執行呢?確實香港的制度需要一個一半民選的立法會。紫荊黨這班人在中環和金鐘工作,平時低姿態,沒有人認識,要他們怎樣在街上擺街站呢?在香港做特首都要有幾十年來的知名度,司局級官員,以及做過建制派的議員,有人認識。譬如林作,你不喜歡他也好,但你對他的認知也有香港人的感覺。假如是葉國謙、李慧瓊等人,人人也知道他們是民建聯頭面的人物,而且民建聯、工聯會控制了基層的選民、平常的社會組織、生活名冊、蛇齋餅糭、哪層大廈洗樓、區議員辦事處等等,這些關係網全部在他們手中,他們怎會交給紫荊黨呢?為什麼要提供給你呢?是不是辛苦經營的成果要拱手相讓給新晉的表叔呢?這些一句話也沒有交代過,反映了中國方面對於香港,中方學會清洗、取消泛民資格,但取消資格後怎樣重啟呢?或者是重新建構之後的新局面,他們沒有想法。

議會司法架構根深蒂固
紫荊黨難以插手得民心

議會司法架構根深蒂固
紫荊黨難以插手得民心

因為最有問題的是立法會和區議會的制度、司法獨立的制度、特首高官問責制的玩法是根深蒂固的。清洗了泛民,清洗不了這個架構。任何紫荊黨、南京黨、紅荊黨也好,要去到做特首,接管香港特區政府,一定要經過那條麥理浩徑的起點一直有高有低地走,才能走到政府總部。這並不是靠有多大膽,有多雄心壯志就做得到。所以今次紫荊黨的冒起,我不會說是曇花一現,但他們出來的姿態以及那些人的履歷,完全是沒有聲氣,突然冒出,就要接管政權,甚至是參選立法會,我認為技術上是不能做到,尤其是在明年九月,眨眼間很快到,難道又延遲一年立法會選舉嗎?所以在香港這個爛局,我相信中方學會了除舊,但不懂如何立新,除舊的方式已經很難看,令到香港五勞七傷。但是立新方面又怎樣呢?做不到的。所以現在2021年,香港將會陷入新一回的自相殘殺以及繼續爛下去的局面。

----------------------------

請即預購《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自取優惠價 港幣$83【按此搶購】

包運費價 港幣$110【按此搶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