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拜登配艾登?(陶傑)

  • 發布日期:2020-12-27 18:00
  • 坐看雲起時|拜登配艾登?(陶傑)

 

拜登民主黨政府上台,世界往何處去?對於短視的左膠選民,當然全無考慮。但是對於學歷史的人,卻知道茲事體大。

放開百年大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朿後,世界經歷過兩場巨變。第一是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變色民國攻府遷播台灣,成為邊緣化的政權。二是一九七九年,戴卓爾夫人在英國上台,互年後列根美國當政,這對強硬的右翼領袖,開創了八十年代經濟自由市場改革新階段,並且為一九八九年東歐之變埋下伏筆。

第三是一九八九年,蘇聯帝國崩潰,東歐開始拼合歐盟和北約。歷史上這三次巨變,其中兩次,美國的政局有一特徵,就是由巨人領袖拱護大局。

先看一九四九年之後,杜魯門下台。艾森豪和麥克阿瑟競逐總統,兩個都是軍人,以較穩重的艾森豪取勝,任期八年 。這八年是美蘇冷戰最險惡的時代,但美國有一個軍人領袖,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經驗,座鎮大西洋和太平洋,即使英國經歷了蘇彝士運河危機的衰落,西方自由世界堡壘得保不失。

至於一九八九年之後,更由老布殊將政權遞交給克林頓,而中國則維持戰前出生的強人鄧小平統治,將權力交給江澤民。一九八九年之後,美國開始走向弱勢。因為一九四九和一九七九這兩大關口,出現的領袖沒有了,戰後出生的一代,由克林頓到奧巴馬,由小布殊居中,畢竟視野和意志都很不同。

二○二○年,全球都知道發生了甚麼危機。此時若拜登是另一個張伯倫或另一個卡特,人類無法走出危局,而且無方向。若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 越來越多人同意 ── 拜登的弱勢政府,顯然未能令世界解憂。

民主黨政府向來左傾。一九四三年十一月開羅會議期間,是羅斯福更主張提出中國應向英國戰後收回香港主權。羅斯福同時建議:中國收回香港之後,可自動將香港島和九龍一部份或全部列為自由港,繼續在港九不徵收關稅。蔣介石同意羅斯福建議,在開羅試探:「中國可自動宣佈和香港舊九龍割讓地為關稅自由港。」

但是邱吉爾毫無反應。蔣介石只有托羅斯福繼續跟英國討論此一問題。因為民國的重慶政府恐懼這時損害了與英國的盟國合作關係,一切都寄望於戰後解決。蔣介石對香港前途的態度,還不如羅斯福之積極。

羅斯福與英國討論簽署「大西洋憲章」,再促使邱吉爾放棄香港,而且還讓印度在大戰期間獨立。邱吉爾大為反感,勃然大怒反駁:「我做英國首相的目的,不是來主持帝國的解體的。」開羅會議不僅堅決拒絕老蔣提出香港前途建議,而且還明告蔣介石:戰後決不放棄香港全境和九龍和租借地的殖民地主權立場。蔣介石在日記中感嘆:「英國決不幸犧牲絲毫利益,以濟他人,於美國之主張,亦缺不幸有所遷就。其與中國存亡生死,更不值一顧矣。」

羅斯福是真正的自由主義者,與邱吉爾不是同路人。西方的歷史教科書出於政治需要,於羅斯福與邱吉爾的關係粉飾再三。其實左右不兩立,邱吉爾的眼光格局遠高於羅斯福。但是,即使如此,知道戰後英國元氣大傷,邱吉爾也不得不頹然放棄維持印度殖民地主張,還是眼巴巴看著印度獨立。英國後來出於現實的放棄,不等於證明羅斯福之流的主張是正確。

了解羅斯福即可預卜拜登。因為拜登的年齡,還屬於老一代民主黨人。拜登對於「黑命貴」的極左勢力,肯定不認同。但好像英女皇,眼見哈里王子與梅根出走,也知道這是世界的病毒潮流。英女皇再沒有權力,也懂得與哈里王子的皇室俸祿一刀切割,但拜登有沒有如此定力意志?估計三個月後,時可清晰。

現任英國首相莊漢生是邱吉爾的門徒。莊漢生賣的是甚麼藥,比較難以判斷。例如在脫歐談判中,英國明處下風,莊翰生還是一下鯉魚打挺,促成脫歐簽訂協議。這也是二○二○年臨別的一件大事。然後莊漢生竟然派出伊利莎伯號航空母艦前來遠東。當大西洋彼岸的總統,對世界觀判斷出現障礙,英國從來不相信歐洲,伯殣國自己如何?最近兩個月,英國政府的外交取態曖昧,但隱藏實力和意圖,英國遠在美國之上。

二○二一年,美國又出一個最多只能是杜魯門程度的總統,卻隨時試過卡特的貨色。但英國會出一個縮水邱吉爾來平衡否?還是最多只能有一個在蘇彝士運河危機後默認主宰世界的霸權命運正式結束的艾登?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