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細良|控制未來先要控制過去(壹週城寨)

  • 發布日期:2020-12-26 12:10
    最後更新日期
    :2020-12-26 13:00
  • 劉細良|控制未來先要控制過去(壹週城寨)

 

香港,曾幾何時,是世界中共研究的其中一個重鎮。

記得九十年代初在大學本部圖書館大樓內,有一個隱蔽的地方,叫中國研究服務中心,我在中大唸研究院的時候,經常在這𥚃找資料,翻閱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小報,也曾經在這𥚃做過兼職。中心其實不只是檔案資料庫,更是匯聚中共研究學者,交換學術「情報」的中心。凡到內地出席研討會或進行田野考察的學者,路經香港,中心都會邀請出席簡報會,小型硏討會,向同行匯報最新研究成果。我便是參加中心活動而認識剛去世的傅高義教授。學術研究最重要是形成一個社群,大家互通消息,知道國際的最新研究趨勢,過去中文大學的中共研究水平,在亞洲是首屈一指,出版中國現代史系列,叫好又叫坐,出版黨史專家高華教授《紅大陽是怎樣升起的》重印次數更破盡中大出版社的記錄。此書英文版最近獲美國列文森獎,這是全球中國研究領域學術著作的最高獎項之一,也是列文森獎首次授予一部已出版20年的中文舊著的英譯本,而作者高華教授更成為首位獲獎的中國本土學者。中國研究服務中心每星期會舉辦午間學術分享會,在輕鬆的氣氛下交流,而07-09年間高華在中大時便是活動的常客。

可惜,中大決定明年將中心改組,館藏大量現代史檔案會交由大學圖書館管理。中心主任趙志裕向職員發信指,另一名主任李磊(Pierre F. Landry)「心情激動」,已經請辭。中大發聲明指,有關中大受到外部壓力影響而重組中心的傳聞全屬於虛構,「絕無此事」。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心消息人士指,主任李磊是在獲悉重組消息後請辭,而最近中心亦收到不少來信要求中大「不要在這時候做這樣的動作」。消息人士指重組與中心一直被指「勾結外國勢力」、以及「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在2014年曾任中心主任有關。我相信今次「DQ」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原因不在陳健民,也不是中心主任向外解釋,指檔案殘破脆弱,要轉換成數碼檔案,加上疫症學者交流停頓,於是推出改組計劃。這些論點完全站不住脚,數碼化無需DQ中心也可進行,而疫症交流停頓只是短期現象。和我認為中文大學是要親手毁掉不受政權左右的獨立學術研究,因為研究的對象,涉及在內地早巳經成為禁區的「黨史」,《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在内地亦是禁書。在中共高舉一國毀掉兩制下,大學的中共研究成了敏感課題,我不懷疑中大圖書館會好好處理珍貴的現代史檔案,但中心的角色,重要的不是檔案,而是聚集了一班高水平的學者,形成一個Network,培育研究人員外,也給內地不能自由發表研究成果的學者,找到一個窗口 ,讓世界認識他們,也讓他們走向世界,高華教授就是示範。這根本就是香港的應有角色,也是一國兩制的優勢!

我畢業於中大歷史系及社會系研究院,研究現代史,受益於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對於中文大學DQ中心的決定徹底失望,這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所大學。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