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休警滲透校園|前警司京官保鏢入主中大理大 大學保安淪校警粗暴監控師生

  • 發布日期:2020-12-25 07:00

 


自從2012年的反國教行動以來,及至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及去年的反送中抗爭,愈來愈多被貶稱為「廢青」的中學生、大學生走上公民抗爭的最前線,更逐漸成為香港社會運動的中堅份子。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而被捕的抗爭者當中,近四成是風華正茂的學生,而孕育著這些年輕人的兩所大學的校園,更一度淪為戰場。

港區國安法將抗爭由剎那的街頭對陣,轉化成長久的日常習慣。為嚴防被視作亂事之源的學生「搞事」,全港各大學的保安都顯著加強,校園保安人員的作風和監視學生的舉動,特別是在中大和理大,更加變得粗暴橫蠻,跟警察所為愈發相似。或許這是因為,掌管大學保安工作的,都是退休警員。

中大保安校警化

中大保安校警化


上月19日,過百名中大畢業生在網上畢業禮期間,回到校園發起遊行,高舉標語,高喊「光時」口號,最後校方選擇報警,邀請執法者拘捕自己的學生。一日後,急不可耐要「止暴制亂」的十多名警方國安處人員,闖入中大校園搜證。軍靴踏遍整座山城,中大保安組的人員一直指路之餘,一名被認出是保安隊長的盧姓綠衣中年胖漢,更手持一大疊資料,主動跟國安處人員核對資料,表現非常合作,一派「阿群帶路」之象。

大學保安「引清兵入關」,惹怒了很多中大同學。有中大人就組織起來,呼籲同學參與不合作運動,拒絕接受年初起實施的出入管制措施,以不展示證件進入校園表達對保安組和校方的不滿。

中大保安組關注組成員Jason(化名)和Ivan(化名)表示,關注組創立的原因,是同學對保安和校方的不滿和怒憤:「我們之所以會合作搞關注組,是因為看到畢業典禮當日,中大報警拘捕自己的學生。而更令我們憤怒的是,我們看到有保安組的成員親身落場,主動帶國安人員在中大四處搜證。」
大學站入口保安森嚴,中大學生及教職員出入都要展示證件。
大學站入口保安森嚴,中大學生及教職員出入都要展示證件。
中大人組織抗議保安失職

中大人組織抗議保安失職


如今在中大各出入口,都有至少3至4名保安長期當值,執行出入管制之餘,亦監視同學的一舉一動。早前中大聯院學生會舉辦「中大保衛戰一週年展覽」,期間不斷有保安組人員在現場拍攝巡視:「我們感覺到保安對我們大學生有敵意。有保安罵同學『戇X』、用強光電筒照射同學,甚至有保安將執勤期間拍到的影片,放到藍絲群組中,令同學被公審。這很明顯有政治上的目的或發泄,所以有不少同學認為現在保安已經淪為校警。」

不合作運動展開後,保安跟學生的衝突不斷。早前網上一段片段顯示,一名拒絕展示證件的中大學生,在火車站旁民主女神像附近被數名保安包圍。一名目露兇光,演技尚待改進的保安人員,爭吵期間被該學生輕輕一指,慘叫一聲便仰天倒地。隨後其他保安馬上高呼:「影佢,影佢,打人啊。」事後明顯由保安角度拍攝的另一條片段,在藍絲Facebook群組「savehk」流傳,一眾「藍朋友」紛紛籍此大造文章,高呼「而家啲大學生都係讀屎片」云云。

在網上一段中大新亞書院學生會的直播片段當中,有學生就保安組近期所為質問多名保安人員。有人更禁不住喝罵保安:「我們學生乖乖配合這個政策大半年,上星期的事(國安入中大)令我們對校方有很大猜疑,而我們的不滿從來沒有被聆聽過。問題的癥結,是現在學生不信任你們!」期間學生不時以粗言「招呼」保安,惹來一眾藍絲與自以為道德高尚者批評。更讓中大同學憤怒的,是在12月14日,中大校方發表聲明,譴責學生辱罵保安,違反規定,卻對同學針對保安權責不清,涉嫌失職的指控毫不置喙。

其實中大保安組成為眾矢之的,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在反送中抗爭期間,保安組曾經任由防暴警察在無法庭手令的情況下進入校園,截查學生;中大保衛戰爆發前夕,理應在學生跟警察之間調停,保護校園的保安卻被指「全日失蹤」,有疏忽職守之嫌。他們多次被指失職,更被認為是在配合警方打壓抗爭者。
有中大保安與學生口角期間「插水」,又指控學生打人。
有中大保安與學生口角期間「插水」,又指控學生打人。
前灣仔區總警司把持保安組
前灣仔區總警司把持保安組

在今年11月6日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中,中大吳樹培副校長(行政)曾表示,「中大己聘請了一位顧問,給予專業意見,怎樣在人手、硬件,軟件上加強校園保安」。至於吳副校長口中的保安顧問為何人/何機構?跟警方有甚麼關係?是否與退休警員有關?我們嘗試向中大查詢,但校方只重申12月14日的聲明內容,對提問及之後的追問一概不答。

翻查關於中大保安的資料,可以看到中文大學的保安一直由校方直接聘用,現有約100名僱員,大致分為5個行動小隊,處理保安巡邏、站崗、出入管制、緊急事件跟校園交通等事宜。

至於中大保安處的首長李永光,乃係前東區警區副指揮官,商業罪案調查科高級警司。他在2012年獲晉升為灣仔區總警司,共有33年當差經驗。2013年,他獲頒授香港警察榮譽獎章,次年退休。在雨傘運動後不久,2015年5月,他接任成為中大保安處處長,正式接管山城。

畢業禮遊行期間,李永光親自在場指揮保安拍攝、監視遊行隊伍,期間不斷接聽電話匯報「收柯打」,更一度揚言要拘捕企圖噴漆的畢業生。事後有傳媒曾經引述他在2015年12月的中大校內刊物,《中大通訊》中的訪問內容,形容他「喜歡上前線體驗」。但當我們再在中大資訊處網站上,搜尋該期《中大通訊》時,竟發現該期數的電子版神秘消失。此乃一時之網絡故障,還是有人要刻意隱藏這位前總警司的資料,就不得而知了。
中大保安處處長李永光於畢業禮遊行當日,曾一度揚言要「拘捕」遊行中的學生。(蘋果日報圖片)
中大保安處處長李永光於畢業禮遊行當日,曾一度揚言要「拘捕」遊行中的學生。(蘋果日報圖片)
李永光在傘後不久的2015年入主山城保安組。
李永光在傘後不久的2015年入主山城保安組。
載有李永光訪問的一期《中大通訊》電子版在中大網站上離奇消失
載有李永光訪問的一期《中大通訊》電子版在中大網站上離奇消失
紅磚監獄
紅磚監獄

經歷過2000枚催淚彈洗禮的中大山城不再自由,而成為16日圍城戰場的理工大學,校園雖然已經重新開放多月,但出入管制非常森嚴。理大圍城戰一週年之際,校方更收緊保安政策,禁止訪客跟沒有特別批准的校外人士進入校園。曾經大門常開,自由開放的大學校園,儼然成為一座紅磚監獄。

理大畢業生,前學生校董兼大角咀區議員李傲然表示,自理大校方於圍城戰後重掌校園管理權以來,校園的保安增加了不少,而且有大量外籍黑人與印巴裔保安:「學校的說法是,他們承擔不起多一次理大圍城戰的意外或事件。他們覺得承受很大的壓力,而這番話似乎暗示,不單只是政府在給壓力他們,而是親中陣營、親政府陣營,多方面都在施壓力予校方的管理層和校董會。」

李傲然如今尚能自由出入理大,但對他來說,如今重門深鎖的理大,如同今日香港,封閉,壓迫得令人窒息:「現在校園的保安跟現在政府的思維是一樣的。他們只不過是學校管理層的爪牙,箝制學生、教職員的自由。某程度上他們只是箝制學生自由和安全的工具。如今淪落至此,我覺得香港的大學會變得愈來愈封閉,或者愈來愈保守。香港的大學,不再是我們熟悉的大學。」
理大圍城後,隨處可見黑人保安執勤。
理大圍城後,隨處可見黑人保安執勤。
前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擔心香港的大學會愈來愈保守封閉。
前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擔心香港的大學會愈來愈保守封閉。
京官保鏢創保安公司守理大
京官保鏢創保安公司守理大
記者調查發現,理大的外籍黑人保安,由一間名為「Clement Shield」,中文名為「智帥」的保安公司所聘請。這間聲稱提供特種安保顧問服務的公司,係由前警司黎家智於2015年成立。公司的管理層清一色是當差20年以上的退休警察,其網站又強調,該公司的核心成員都曾於機場特警、反恐特勤隊等部門任職,警隊經驗豐富。

至於該保安公司的創辦人黎家智,於1992年加入警隊,當差近25年,歷任總督察、機場特警主管,反恐特勤隊主管,以及警司等職位。他曾是G4警察保護要人組的成員,曾經貼身保護過李鵬、江澤民、朱鎔基、胡錦濤等多名中國政府領導人,可謂京官訪港的御前侍衛。
「Clement Shield」(智帥)由前警司黎家智於2015年創辦。
「Clement Shield」(智帥)由前警司黎家智於2015年創辦。
黎家智曾任G4(保護要人組)成員,曾保護過多位中國政府領導人。
黎家智曾任G4(保護要人組)成員,曾保護過多位中國政府領導人。
前機場特警同控立會大樓保安
前機場特警同控立會大樓保安
黎家智是香港總商會成員,他曾於接受加拿大商會的訪問中提到,由於「智帥」的員工大多是前警員,因此香港警察的理念跟願景都正好「反映」在公司身上。有網民更指,黎家智去年曾接受《南華早報》訪問,公開表示覺得警察偽裝成示威者沒有問題。

去年71佔領立法會事件後,「智帥」被立法會委聘,成為一度被抗爭者佔領的立法會綜合大樓的保安顧問。該合約的價格高達136萬元。換言之,這間創立了短短5年的保安公司,在反送中運動之後,已經掌控了立法會大樓跟理大兩處抗爭要地的保安。

今年9月,兩個屬於Clement Shield旗下的香港大學外判保安,向闖入港大校園,破壞連儂牆的身份不明人士暗中致謝被發現。難怪連著名撐警藍絲Facebook專頁「支持香港警察」都特地為此公司賣廣告。
當差時曾被指濫權
當差時曾被指濫權
據悉這位前警司,除了為某電視台擔任與機場特警有關之電視劇的顧問,並在劇中客串外,他當差時亦曾被指濫權。2010年6月,時任機場特警組總督察的黎家智,跟包括時任助理警務處處長黃福全在內的警隊高層,休班期間在澳門一間賭場的宴會度飲飽食醉。他們經港澳碼頭返港入境期間,「撻朵」要求使用公務專用的特別通道。事件曝光後,他們都只收到口頭警告,而警隊管理層就被指偏袒高層。
保安界成退休警後花園
保安界成退休警後花園
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不時會聽到警察在示威者面前自詡薪高糧準,OT又有大把補貼,比起住公屋的基層市民有錢有地位。其實每年花費二百億公帑的他們,退休後除了可以「翻閹」、向有逾百億資產的警察「遮仔會」(「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Hong Kong Police Credit Union))求助外,更可以轉職重投職場。而保安這個跟警察性質相似的行業,自然是熱門選擇。前警務處處長許淇安、李君夏退休後,都曾經擔任保安公司的顧問。

至於大學的保安,自然亦處處有警察的影子。例如現在負責城市大學保安工作,同樣有聘請黑人保安的信和護衛公司,在2017年跟2018年,就分別聘請了前警務處東區指揮官丁雄基,前荃灣警區指揮官郭浩儀擔任副總經理。

再翻查最新的「首長級公務員獲准離職登記冊」,8個尚在登記冊上的前首長級警務人員當中,有3個在離職後都擔任跟保安有關的工作。即使在警方就業輔導組為退休警察提供,適合退休警員的職位空缺資料當中,保安的職位亦是大宗。有部份保安職位更列明是在大學,尤其是理大和科大工作。換言之,大學校園入面已經佈滿退休警察,未來恐怕有增無減。將來,甚或當下的香港,大學的自由還可以剩下多少?



採訪、撰文:文廷

攝錄:王晴、韋斯

校園保安工作是退休警的熱門選擇。
校園保安工作是退休警的熱門選擇。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