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香港的未來:出入境自由還有多久?(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0-12-22 09:00
  • 沈旭暉|香港的未來:出入境自由還有多久?(壹週平行時空)

 

香港形勢急速惡化,未來這一年的荒謬事情,也怕是超乎想像。相信到了一兩年後,香港全盤深圳化(除了可以方便大陸走資引資、但其他方面可能比深圳更不堪),毫無懸念。其中一個重點是出入境自由:曾幾何時,這彷彿理所當然,但在「新香港」,就不是必然。以下這幾個不祥徵兆,都值得再三閱讀。

戴耀廷提「離散香港人」也違反國安法?

戴耀廷提「離散香港人」也違反國安法?

首先是《人民日報》(又)點名批評戴耀廷教授違反國安法,但這次的理由更離奇:居然是他提出「離散香港人」,鼓勵移民,說其實這就是「分裂國家」。



根據正常邏輯,自然沒有人明白這是甚麼意思,但大家對「中國邏輯」都已經習以為常,話點就點啦。雖然「Chinese diasporas」、「Shanghainese diasporas」等名詞,根本是非常主流的學術研究,前港大校長王賡武教授是這方面的專家。即使是內地學者,研究這範疇也是恆河沙數。假如這就是「獨」,中國大陸無數人、無數海外移民,早已違反國安法。至於移民社群內部的「內循環」,根本就是唐人街經濟模式,行之有效百多年。這方面,小粉紅更是專家。



是但啦,都唔係講道理㗎啦。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標。

在可見將來,香港人,恐怕只有either or 的選擇:無論身處香港、還是海外,港區國安法可以把任何有公開動作的行為、語言,形容為「違反國安法」。這些動作、行為沒有紅線可預估,根本「罪名」,其實就是聯繫、團結香港人,令這身份延續下去,已經不為政權所容。

而對港府而言,最理想的香港人就是一群行屍走肉,沒有思想,沒有靈魂,就算身處海外也只能吃喝玩樂,只能滿足《人生的意義》的最底層,即和藍絲一樣。

加速的速度超乎預期,其實也是北京眼見過去一年港人的身份認同高於預期,認為現在必須扼殺於萌芽狀態。

離開香港,可以強化Hong Kong identity,這是政權不能接受的。即使是移民,按政權理解,也只能像加拿大上一代藍絲港豬一樣,吃喝玩樂、不問世事、然後看港人講地,就最好。那可以怎樣阻撓高質素、有價值觀的人移民?自然是從出入境控制開始。
許智峯流亡與出入境管制

許智峯流亡與出入境管制

不久前,許智峯宣佈流亡海外,《大公報》又乘勢批評法官「縱容暴徒」,輕易批准他離境。這邏輯延伸下去,苗頭非常不妙。



出入境自由,本來是香港人最最最基本的權利。假如是保釋,沒有扣留護照,根據法治精神,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境。假如有關方面認為他們有風險一去不回,可以申請扣留護照,法院可以批准,也可以不批准。假如他們依法離港而不回來,就會被通緝。一切制度,都十分清楚。



現在的趨勢,似乎卻是即使有護照,理論上可以合法出入,也可能被截停,原因是被放進另一個名單。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另一個理由是疫情。特區政府堅持不封關,而在境內不斷折騰市民,是一件事;假如以此限制市民出入境,又是另一回事。「港康碼」推廣後,是否不符資格的會不得離境?會否逐漸在健康申報以外,會像內地「信用評級系統」那樣,「成份不良」的,連機票也買不到?



近月非常多人申請良民證。有申請的朋友透露,由於一定要電話預約,但排期早已水泄不通,單是這個程序,已經折騰。假如日後提高「良民證」的門檻,而又要求出入境也提交良民證,表面上,香港市民依然「依法」享有出入境自由;實質上,卻可能已經和內地看齊。



這些情況,正正是昔日東歐共產國家在鐵幕剛築起的「過渡期」現象:理論上,依然可以依法出入境,但實際上,要自由離境越來越困難。慢慢下來,就會形成新制度。



身在當代東柏林的朋友,要有心理準備。

香港的未來:東柏林邊境是如何一夜之間封鎖的
香港的未來:東柏林邊境是如何一夜之間封鎖的
然後,「新香港」最新消息是,保安局長李家超建議讓入境處職員配槍,並賦予政府權力,查核購買交通工具搭乘票的人名,以及「需要時」可以無須法庭頒布,也可以禁止持有效旅遊證件的香港市民出入境。

種種跡象顯示,香港人的出入境自由,有可能被大幅度調整。一方面,賦予香港特區護照免簽的地方可能在疫情後減少,例如台灣的落地簽證,可能不會再出現。另一方面,特區政府限制出境的理由可能層出不窮,甚至反客為主,要求所有要出境的人提交申請書,就像中國大陸一樣。

重點是,參考歷史,這樣大規模的調整,很可能在一夜之間出現,不一定有徵兆,例如上海,例如東柏林。假如明年疫情過後,出現大規模離港潮,臨界點就可能到來。

不妨參考真・東柏林的故事。

二戰結束後,東西德分治,東西柏林也分治,美英法三國控制區合併為西德後,成為東德人民群起逃避共產政權的目的地。但1952年前,雙方人民依然可以自由流動。邊界確實存在,但東德最初的官方法例並不阻撓人口流動,邊境也很「hea」,士兵也會接受賄賂方便人民流通,結果東柏林人源源不絕走向西方。

1952年4月,東德領導「班子」到莫斯科「述職」,講述東德人「投奔自由」的趨勢,令蘇聯領袖覺得很沒面子,先是外長莫洛托夫發聲說「不能容忍」,然後最高領袖史達林也出聲認同,「責成」東德嚴肅處理邊境問題。尤其沒有面子的是出走的大多是高級知識份子、社會精英,這對蘇聯宣傳「社會主義優越性」十分不利。

當時自主性不比今天香港特區政府「班子」要高的東德領袖回國後,為執行「聖旨」,立刻制定了全新方案,在邊境堅壁清野,移除樹木、也移除民居,方便邊境防衛執法,邊境士兵也有權開槍。東德人要到西德需要申請許可證,由於是一夜之間改變,不少本來習慣了自由行走的邊境居民從此分隔兩地。

不久後,東德製造了繞過西柏林的鐵路,真的做到全面封關。然後,也修築了臭名昭著的柏林圍牆,製造了無數人間悲劇,邊境就徹底由虛變實。

香港機場,甚麼時候會這樣?倒數中?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