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留學生之死(陶傑)

  • 發布日期:2020-12-20 17:00
  • 坐看雲起時|留學生之死(陶傑)

 

美國大學一名中國留學女生,因車禍逝世。學業到了一半,無法繼續。美國的大學教授和同學,紛紛表示哀悼。豈知怪事發生:這個女生死了之後,功課和測驗仍然由網絡遞交,教授和校方嚇了一跳,以為遇到了鬼。深入一調查,原來該女留學生一直在外聘請槍手。

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百年以來,理工科只涉埋頭實驗室研究,不與周圍的人發生太大的互動,因此成就最高,還有諾貝爾得獎人。文科則留美國生活的鳳毛麟角。因為讀文科和商科,教室裡要有積極的互動,學生與教授不但對話,而且要有激烈的爭論。尤其讀社會學科,左右之爭,純屬主觀,中國學生在教授的導修小組裡,若平時敢唇槍舌劍,西方教授會以為他很有獨立思考,分數會鬆手一些。

但然而近來大陸留學生戰狼化,打破西方幾十年來中國留學生沉默不敢提問的所謂刻板印象。然而留學生之不甘沉默,近年有多改變,多半是涉及所謂主權與民族尊嚴問題。

例如香港和台灣,在一幅地圖上如何呈現,或何等稱呼,即引起該等留學生極端的吵鬧,要求校方道歉。通常西方大學,沒有料到這一著,也不了解中國人有那麼多容易受傷的情緒灰色地帶。在所謂「反種族歧視」的道德壓力下,加上「文化多元」,白人教授會被這一陣「不由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死亡」的喧噪嚇倒,也想到這些消費者是大學的收入來源,遂就範道歉收場。

中國留學生不再低調,轉為高姿態。但為何這位中途死於車禍的女性,交功課卻一直如此低調,這是一個謎。

中國學生在西方,傾向於被「我我投入」(Ego-Involvement)所驅動,北美的學生則以社會競爭(Social Competitiveness)為動力,形成一靜不如一動的對照。中國人時時講自尊心,自尊心則來自羞恥感,羞恥感則來自「丟臉」(Loss of face)。然而,在外請槍手,若被踢爆,是極為丟臉之事。西方文化著重誠實,說謊是最大的羞恥。但若舉國造假,被揭發真相,才是最大的國恥。然而,這個民族的許多「持份者」,卻當做無事人一樣。

西方人注重隱私,姓名地址和性傾向不想公開;中國人的生活詞彙並無隱私,只有「私密」。因為私密裡,有無限的面子和羞恥感。自六十年代留學以來,不論台灣與大陸,中國人在美國校園的合群性和自發性很低,與美國人比較,中國人更少需要在校園發展人際關係,對個人享樂的追求,更不如美國人。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大學少參與體育運勳 ,喜歡自己幾個聚在一起煮食,眾獨樂樂、眾樂樂也不離小圈子圍爐的民族獨樂。然而美國人的開拓和探險的衝動大,相識新朋友和尋找伴侶的衝動強烈得多。

在美國讀書,往往遇到美國同學趨前自我介紹,他們會成為班上小組團隊的一員。他們會主動開放不問國界,結識新朋友,當然有某種擴張利益的實用主義成份,但其開揚外向型,與中國人的內向保密型成為對比。

該女留學生之死,對於她的家庭,當然不幸。對於她自己,沒有想到死後見不得光的請槍作業,會成為社園新聞。其羞恥比起生前注重的面子,不知多了幾多倍。但是她管不得了,因為已經不在人世。對於在人世以外的種種,中國人不太在乎。正如走進一間紐約巴黎的米芝蓮餐廳,談言喧嘩粗魯,周圍的人報以不齒的面色,土豪也不在乎。他們認為:我與你不相識,你們在小圈子之外。小圈子以外的人並不存在,這是中國無法與世界接軌的唯一深層心理理由。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