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舞群組染疫重災| 靠舞廳賺兩層樓 廳主韻姐見盡舞場百態:女人因優秀而孤獨

  • 發布日期:2020-12-17 07:00

 

一個跳舞群組,掀起第四波疫情,成為本港新冠肺炎最大感染群組。逾九十名確診者曾到訪的旺角金儷星舞廳屬重災區,更有年老患者死亡,自然受千夫所指。舞場是非不斷,金儷星舞廳負責人張韻(韻姐)身心俱疲,她因此去隔離營十四天,更難過是,出來後繼續經歷自舞廳03年開張至今至難捱的日子。

韻姐一直愛唱歌多於跳舞,當年開設舞廳只是為了擁有自己能高歌的舞台。站在台上,看盡人生百態,見證過不少沉船的例子,曾經有客人因朝夕相對迷上了男舞師,甘願花盡積蓄包起老師,甚至請他全家人外遊。更有客人借錢予老師,導致家財盡失。不過韻姐表示當中只是個別例子,她相信大部份客人均抱持對舞蹈的熱愛,甚至在這段被迫停業期間都摸後門上來。

「女人因為優秀而孤獨,男人因為孤獨而優秀。」韻姐縱橫舞廳二十年如是說。七十歲的她頭腦清醒,寧願做孤獨老人忘情獨唱。她能寓興趣於事業,生意令她賺得兩層樓,一手養大兩名兒子。

舞廳見盡世間情 中女為舞郎花盡積蓄

舞廳見盡世間情 中女為舞郎花盡積蓄

下午2時,茶舞時段的音樂和舞步聲不再,逾萬呎的金儷星舞廳靜得只隱約聽到街上的車聲。因為第四波疫情,在旺角金雞廣場開業17年的金儷星被迫停業一個月。這些年只放農曆年假的韻姐未有休息之意,一見記者便熱情招呼,又問記者想飲甚麼,自己喝了口汽水然後說:「今次跳舞群組嘅指控對我哋唔公平呀,話入面有好多黃色嘅嘢,邊度冇黃色野,有男有女就會有黃色,但大部份都係真心鐘意跳舞。」

作為廳主的韻姐見盡舞場百態,對於部份網傳跳舞群組的謠言直認不諱。她表示跳舞客人由40歲至80多歲不等,當中逾60歲退休人仕最多,而男導師年紀相對年輕。「跳舞嘅人既然出到錢,緊係搵一個靚仔、高大又跳得好,七老八十歲果啲緊係唔鍾意。」跳舞講究默契,一般跳舞都有固定舞伴,或者包起一位老師集舞,「慢三(Waltz)都係一種比較貼身嘅動作,唔貼身係跳得唔好,佢亦都好想跳得好。」身體接觸加上朝夕相對下,韻姐認坦言很易會產生感情。曾經有一位客人愛上了一位老師,甚至和他同住,按樓借錢給他,最後老師突然失蹤,該名客人亦有苦無路訴。

韻姐說,曾經有一位客人的丈夫帶同兒子,拿着太太的照片到舞廳質問她太太在哪,好像誤把舞廳當成不正經的地方,「我一睇就話:『你放心,呢個人我識佢好耐,我睇佢外貌唔會太過分嘅人,因為我知有啲「姣斯炖篤」真係好過分。一個女人有冇分寸我哋睇得出。」最後那位客人是與朋友一起上深圳跳舞。

除了女人,韻姐表示自己也看得出哪些老師專門搵女人便宜,「我哋就唔鍾意呢啲老師!」跳舞行內,與老師跳一場平均需要花上500元,更有內地老師收學生收近十萬元,「幾靚仔,身材和樣貌幾好嘅,但有啲中年韻味,不過有啲師奶好鍾意。我問佢買咗幾層樓,佢話香港有一層,大陸深圳有兩層。」韻姐續說,現時深圳有學校教授國際標準舞,培訓很多年輕老師,故此內地老師也較吃香。反而香港老師大多年紀較大,「都有啲搵唔到錢,要住劏房。」
金儷星舞廳佔地逾萬呎,吸引不少跳舞愛好者。
金儷星舞廳佔地逾萬呎,吸引不少跳舞愛好者。
真心熱愛跳舞

真心熱愛跳舞

訪問中段,大門突然打開,一位客人看見韻姐馬上雀躍問候,因為那天是韻姐從竹篙灣隔離完畢的第三天。「呢個日本人跳舞幾十年,有個心癮係唔嚟呢度唔安樂!」韻姐笑言。原來這位日本客人已近八十歲,是金儷星的常客,幾乎每天都會到訪舞廳,韻姐亦表示不好意思向她收錢,讓她坐下看別人跳舞她也很快樂。

韻姐稱大部份客人都熱愛跳舞,在她隔離期間每天都收到客人打來問她舞廳何時重開。「我覺得唱歌跳舞一踏入左,就會上癮。有啲老人家係好苦悶,日日喺屋企,所以佢哋鍾意跳下舞,識下朋友。第一可以鍛鍊身體,第二可以維持體姿,所以佢哋七、八十歲睇落都好後生。」金儷星分三段時間開放,分別是早舞、茶舞和晚舞,提供舞池、歌壇和茶水小菜。收費由$50至$240不等,相當貼地,吸引不少退休長者不跳舞也會和友人前來吃飯,建立了對舞廳的感情。

韻姐打開手機,向記者展示金儷星宴會廳206人的微信群組。裡面充滿客人的打氣說話,韻姐看著讀出群組訊息:「跳舞係一種好優雅、好高尚、好健康嘅運動,大多數人跳舞純粹為咗興趣和健康。個別的人不檢點不代表我們。」跳舞群組中一位年屆80歲的婆婆確診後逝世,眾人也在微信群組中表示不捨。韻姐憶起那位婆婆在疫情嚴峻下仍每天來跳舞,原來是怕老師失業。「個老師高高大大幾靚仔幾後生,好斯文,好禮貌,佢話:『婆婆驚我冇飯食,所以日日黎,真係日日嚟!』」韻姐表示那位老師真的服侍週到,會扶婆婆更衣,替她拿手袋,「呢個婆婆都好甘心每日比幾百蚊佢,各需取需。唔係話佢哋有啲乜關係,完全係冇。」
居港日本人美之子是金儷星的熟客,當天碰運氣上來探訪韻姐。熱愛舞蹈的她打開隨身錄音機播歌表演。
居港日本人美之子是金儷星的熟客,當天碰運氣上來探訪韻姐。熱愛舞蹈的她打開隨身錄音機播歌表演。
實踐歌手夢 60歲為時未晚
實踐歌手夢 60歲為時未晚
貴為舞廳廳主,韻姐卻不會跳舞。「男女感情嘅嘢,你一上心會迷左落去㗎。所以點解我唔跳舞,係費事惹呢啲事。自己既然做得呢一行,企出嚟就要正面。如果我搵咗個拍檔跳舞,日日食飯跳舞,晚黑又唔知去邊度,比人加鹽加醋你就唔掂!」韻姐笑言。事實上,韻姐開設金儷星的初心只是因為熱愛唱歌,不惜花一生的努力換取金儷星一個小小的歌壇。

1950年於廣州出生的韻姐年輕時便下定決心要成為歌手,加入歌舞團。當時內地文革,私營歌舞團都要政治掛帥,被指是資產階級的韻姐亦遭批鬥,令她下決心到香港發展。嫁到香港後,韻姐需要協助先生的裝修小生意,又要照顧兩位兒子,令她在三十歲才有時間發展唱歌,可惜已經太晚。「我30幾歲嗰時參加比賽都嫌我年紀大。加上我長期喺大陸唱歌嘅方法,來到香港係唔融合。感到好灰心,自己唔係話唔唱得,但係都俾人排斥,話我大陸妹唱大陸歌。」

不過韻姐仍未死心,先在廟街唱,再免費為酒樓宴會獻唱。取得經驗後便和酒樓拆帳,建立自己的小舞台。結果兩年後,她決定打造屬於自己的歌壇,不再寄生酒樓。於是把多年儲下的私已錢連同唱歌賺得合共五十萬,與兩個表妹合伙,開設位於金雞廣場九樓的第一間金儷星宴會廳。然而,當年是2003年,韻姐交了八萬元訂金後沙士便殺到。「我心裏面打咗個突,仲做唔做呢?但當時林百欣未死,租務部話林百欣親自落命令:『張小姐有咩要求你就同佢搞掂。』既然係咁,我就做啦。」

誰知這個決定影響了她一生。「一開嘅時候晚晚爆場,爆到你想唔到,你都驚嗰種,倒瀉籮蟹嗰種!」韻姐憶述仍難掩喜悅,「當時真係忙咗三個月,好興奮,日日好收錢都唔知過左咁多日。我知道自己能力去到邊,只要有60位客人我便已經足夠了。但人客每日係一百幾人。自己心裏面知道贏咗。」過了這三個月,韻姐便把賺到的30萬購入珀麗灣一個向海樓盤,三年內買入第二個珀麗灣單位。

2007年,金雞廣場三樓逾萬呎的單位招租,租務部向韻姐透露有舞場行家有意進駐。韻姐二話不說變賣珀麗灣一個單位,坐的士去落訂,整個過程只是三天。「真係好勇敢。冇得諗,外界人都覺得我好勇,諗都唔使諗,即刻搬。當時下面月租係24萬,都幾犀利!」那年韻姐將「登六」,不過魄力不亞於年輕人,親力親為。隻身走上中山買舞台燈,在深圳買牆紙和磚,每天緊貼裝修進度。「我都要求三個月嘅裝修期,我係42天搞掂,我係慳返兩個月嘅租金,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一開我就知道自己得啦,成功啦。」
韻姐表示在文革時期拍下這些照片已算是非常前衛。
韻姐表示在文革時期拍下這些照片已算是非常前衛。
女人因優秀而孤獨
女人因優秀而孤獨
丈夫多年前離開了韻姐,論盡大半生的努力,她淡然道:「女人因為優秀而孤獨,男人因為孤獨而優秀。如果我迷咗男人嘅話,我就唔會咁專心咁成功咁做咗間咁嘅嘢。」

在韻姐的年代,婚姻未必因為相愛,韻姐坦言當中沒有太多愛情,但雙方也是循規蹈矩,「佢生活喺廟街,無咩受到教育,思想係比較庸俗,一齊生活覺得係有啲唔係幾夾。」也許韻姐心中有團火,想做的事千方百計也要完成,當另一半未必有相同的心志便只靠自己。「我真係好羨慕人哋間別墅,我依家都爭取到,雖然唔係話清水灣成間別墅向海,但係我都爭取到自己嘅樓,可以喺度種花種植,都係憑自己嘅努力。」說得輕描淡寫,其實任誰都知在70歲仍可為兩位兒子供2層樓確實不簡單。

「一返到嚟(金儷星)有音樂,嘻嘻哈哈又一日。我唔會同佢地食宵夜,返到屋企我要好安靜,要瞓,唔需要人騷擾我,我生活就係咁。」韻姐邀請記者喝她親自種植的桂花茶,而她看著牆上的舊照片說:「憑自己努力,個天對我算係咁。好細個鍾意唱歌,自己都拼搏到有自己個場,自己可以唱。人生無悔㗎啦。上天對我都好公平,我一生都無悔。」



記者:葉嘉兒

攝影:林志謙

日文翻譯:Aiko

韻姐喜歡園藝,特意買下具花園的村屋。
韻姐喜歡園藝,特意買下具花園的村屋。
韻姐認為上天對她都好公平,能有自己的地方唱歌一生無悔。
韻姐認為上天對她都好公平,能有自己的地方唱歌一生無悔。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