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特朗普任期最後一月的「香港牌」(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0-12-16 09:00
  • 沈旭暉|特朗普任期最後一月的「香港牌」(壹週平行時空)

 

如無意外,這是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的最後一月,但外交攻勢反而一浪接一浪,「香港牌」更是如是。當然,這不完全與特朗普相關,不少法案都是源自國會議員,反映「香港牌」正成為美國的跨黨派共識。上週發生的以下三件事,尤其值得一提。

《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南越的前世今生

《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南越的前世今生

黃之鋒、周庭等人被判刑後,美國眾議院火速通過本來已被擱置的《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雖然未知參議院會否趕及在1月會期結束前通過、讓總統簽署,但這法案的重要性,比早前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更明顯。



根據法案草稿,由於香港已不存在「一國兩制」、香港人備受壓迫:

-抵達美國時,具香港永久居留身分並為中國公民、且法案生效後一段時間置身美國境內的人士(也就是廣義的香港人),將被視為符合申請「臨時保護身分」;取得該身分,將獲得合法居留與工作許可;滿了若干要求,再可申請入籍。

-法案對曾在香港抗爭擔當「重要角色」的人士,會加速難民與庇護申請,定義包括組織管理人員、急救人員、媒體記者、協助遭捕抗議者的法律人員,和因參與抗爭行動而於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間被逮捕、起訴或定罪的港人。計劃涵蓋上述人士的配偶、子女、不具其他國籍的父母。

-這是特殊配額,在美國每年的整體難民接收限額之外。也就是香港人移民、申請難民,依然和中國內地屬於兩條隊,這和特朗普早前說的把香港與內地徹底看齊有所分別。

-美國鼓勵理念相同的國家,對香港人給予同樣待遇。



這條法案假如獲得通過,幾乎是完全按照西貢淪陷後,對待南越難民的前科。1975年4月,南越覆亡在即,美國國會火速通過《1975年越南人道援助及疏散法案》,授權美國總統使用特別撥款,協助疏散南越的美國盟友和百姓,本來目標是疏散20萬人。這法案促成了「常風行動」,讓美軍撤出前,以直升機帶走了數千名南越人,隨後其他途徑帶出了十多萬人。



到了南越淪陷,美國再在同年5月通過《印度支那移民和難民援助法案》,內容類似上述香港法案,讓這批印度支那(主要是越南)難民以此移居美國,成了今天美國的重要少數族群。後來還有越來越多的越南移民,不在此限。



兩個案例的最大分別,自然是南越是徹底覆亡,大量難民要即時逃離;香港則是「二次回歸」、苟延殘喘,很多人想離開,但同時「心大心細」,因為未看見絕對對個人的即時危機。然而隨著秋後算賬越來越明顯,打算離開的香港人可能越來越多,不少不一定被覆蓋在上述定義,卻同樣面對危機。所以如何放寬其他港人的移民計劃,相信也是延伸項目。



當年美國的盟友如加拿大、澳洲、歐洲國家等,都接收了不少越南難民,不過還是美國收得最多,南越淪陷後20年來,一共收了百多萬人,這也可以說美國並非沒有盡道義責任。至於台灣、香港等,當時也承擔了重要的中轉站角色,台灣的「仁德專案」收容了數千難民,是其中的最大手筆。



今天,卻輪到香港人成為流亡者、難民,世事何其諷刺。

美國制裁崩牙駒的國際關係

美國制裁崩牙駒的國際關係

另一方面,美國新一輪制裁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最新上榜的,除了有14位人大副委員長,還有另一個情境下的名單:澳門江湖猛人尹國駒(崩牙駒)。



這是非常有趣的國際關係課題。



根據美國財政部資訊,崩牙駒是「中國政協委員」,擔任中國白手套。然後華春瑩高調割蓆,說尹國駒是黑幫頭目、不是政協,批評美方混淆視聽。根據公開資訊,他自然不是政協。美國可能是刻意誤導,也可能有人經商時自稱政協,讓美方希望「充實」給各地銀行的資訊。無論如何,美國明顯不認為他是普通商人或江湖人士,而是「代表」了若干中國「銳實力」拓展,日後可能有後續(例如列出與他合作的其他人、甚或地方官員)。



崩牙駒近年大展鴻圖,成為國際關係人物,都是以「一帶一路」、「中國夢」之名進行,一面強調愛國民族主義,一面投資柬埔寨、馬來西亞等國。在美國眼中,這是加強這些國家對中國結構性依賴之舉,即使是正常投資,也會嚴密監控,何況是「洪門」這樣有創意的投資項目。



而他在柬埔寨、馬來西亞、帛琉等國,都是從事高風險金融項目:虛擬貨幣「洪幣」、網上賭場、保安公司、「洪門經濟特區」,簡單而言,都是AML反洗黑錢調查的常見對象。對美國而言,這類洗錢通道,很容易被中國利用,繞過各種制裁。以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為例,近年因為中國投資賭場變得腥風血雨,有點像回歸前的澳門,背後的結構,恐怕也大同小異。



還有崩牙駒最誇張的項目,打算在太平洋島國帛琉,投資數百億元的「經濟特區」。帛琉是徹頭徹尾的美國保護國、台灣邦交國,近年中國積極滲透的對象。假如一個「經濟特區」搞起來,自然是一大槓桿,美國不可能接受,而恐怕帛琉不少官員曾上下其手,也難逃調查。帛琉宣佈禁止崩牙駒妻子入境,反而反映他曾在當地大肆活動。順帶一提,塞班島的賭場近來也面臨經營危機,背後的金主群,故事也不遑多樣。



假如中國聯繫人、一帶一路各國官商合謀集團、海外華人網絡、江湖網絡、洗錢集團充份合作,這是一個足以挑戰美國同類網絡的競爭對手。至於美國同類網絡是甚麼、有哪些成員,就心照不宣了。

下一場香港金融戰:美國國會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之後
下一場香港金融戰:美國國會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之後
美國不少法案完全symbolic,有些卻是動真格。《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相信屬於後者。

美國眾議院又通過法案,而早在5月參議員已通過同一版本,相信特朗普任期終結前會簽署法案,也就是快將生效。根據法案,外國公司假如連續三年未能通過「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的審計,將被禁止在美國上市。

而根據中國法律和「綜合國家安全觀」,中國企業的審計底稿一定要存放在國內,因為涉及國安、經濟安全、國家主權云云。換句話說,目前在美國未能達標的上市公司當中,中概念公司佔絕大多數。當法案落實,三年內,相信有大量中概念企業離開美國。

它們離開美國的去向,就是香港,這就是所謂「二次上市」模式,自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高潮中的阿里巴巴上市,成了「新香港」忽然出現的重大利用價值。北京敢於改造「新香港」,原因之一,就是認為「二次上市」才是香港價值所在,必須更牢牢掌控;另外也相信美國華爾街投行、一眾大鱷,都會默許香港成為「二次上市」基地,繼續搵錢,令「香港成為最大贏家」。

然後,就是美國的考驗:究竟把中概念股趕離美國市場,是否利多於弊?之後,究竟應該容許香港繼續成為「國際金融白手套」各取所需,還是進一步取締香港這地位?假如是後者,自然和美國制裁香港的一籃子舉措掛鉤,例如制裁香港境內銀行,甚或港交所,或其他後續。

會否這樣,相信很快、很快就知道。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