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vs美國武肺疫苗|明年初有得打 市民無得揀 長者長期病患醫護優先接種

  • 發布日期:2020-12-15 08:00

 

這幾天最熱話題,必數武肺癌苗,品牌、產地、什麼時侯有得打……統統都是市民最關心。事關抗疫接近一年,全人類都感到疲倦不堪,人們對「打支針就可重獲自由」充滿憧憬,疫苗競賽中,率先跑出的輝瑞疫苗,已在英國正式推行大規模接種,一位90歲的英國婦人成為世界上接受武肺疫苗注射的第一人。

到底,疫苗有什麼效用?採用什麼技術?不同藥廠的成效有無分別?打針後是否真的可以令疫情終結?

就讓專家們一一拆解

武漢肺炎自去年12月爆發疫情後,全球至少出現超過6300萬宗個案,造成超過140萬人死亡,隨著專家對武肺病毒認知加深,他們認為隱形患者是令病毒持續擴散的黑手。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林緯遜解釋:「有數據顯示,為數不少的確診病人,有百分之二十至四十屬於病徵不多,甚至沒有病徵的隱形病人。而臨床數據亦顯示,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力較高,因為這個病毒其中一個特性似乎是黏附性較強,而且我們發現,一些無病徵的病人的病毒量一點也不低,這亦引伸到早前提到,隱形患者很容易將病毒散播。」

群體免疫 長遠抗疫

群體免疫 長遠抗疫

正因難以找出隱形患者,各地專家都相信,除了保持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外,有效遏止疫情的方法就要靠群體免疫,要達到群體免疫有兩個方法:第一,是自然感染。林醫生表示:「好粗略地計算,當一個國家有大概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人口對病毒免疫的話,感染率就會開始受控。以香港750萬人口計算,保守估計需要百分之六十人口免疫,都需要450萬名市民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觀乎目前本港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約為百分之二,換言之要有10萬人會因這個病症而不治。」

正如林醫生所說,透過自然感染而達到群體免疫,當真「死得人多」,因此,第二個方法,即是大規模接種疫苗就可行得多。此外,接種後,既可保護自己,亦能保護他人,例如無法接種疫苗的幼兒。

林醫生指出:「當一個社區內大部分人已接種對抗某種疾病的疫苗,就等於達到群體免疫,病原體就不能再傳播開去。而間接保護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因為有些人不能接種疫苗,例如16歲以下小朋友暫時都未能接種疫苗,但如果大家都接種了疫苗,我們可以保護到小朋友。當然又有人會說,小朋友感染這個病毒,好少有嚴重個案,但相反來說,小朋友亦可以傳播病毒,就好似流感病毒一樣,因為小朋友互相感染,再將流感病毒帶入社區,若因此而影響到老人家,特別是老人院舍爆發,其實是有機會造成致死的嚴重個案,情況就不妙。」
武肺疫苗種類不同 政府泵水加速研發

武肺疫苗種類不同 政府泵水加速研發

根據世衞資料,目有11隻疫苗已進入第三期臨床測試階段。以往疫苗研發動輒長達10年,武肺疫苗能極速在短短一年已成功研發,並即將面世,為什麼呢?另外,這些疫苗究竟是什麼?極低溫的儲存溫度,對運送來香港又有沒有困難呢?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指出:「為何疫苗研發會快了那麼多呢?第一,科技發達了,第二,資源多了很多,各國政府都投入資源去資助整個研發過程。」至於低溫儲存和運輸的難度,崔俊明認為,個別藥廠已有妥善的物流安排,毋須擔憂,反而建議政府在訂購疫苗時,應著眼哪隻疫苗能安全有效,並能最快供港,切勿因儲存溫度和運輸問題而排除相關疫苗。

雖說市民無得揀,但至少不用擔心效能。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系主任許樹昌教授指出,「根據世衞對的要求,疫苗效能最少達到百分之五十即可,而根據現有數據,新研發的疫苗最低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效能,所以市民毋須太擔心。」至於疫苗種類,許教授簡介:「以RNA方式的研製的,現時主要由Moderna和輝瑞領先,而牛津和阿斯利康合作研發那款,便使用猩猩的輪狀病毒作為病毒載體。另外中國和俄羅斯有幾款是使用人類輪狀病毒作為病毒載體,盛載病毒以注射方式接種體內。當中也有分別,因為如果以人類輪狀病毒作為載體,因為很多時候年幼時已被輪狀病毒感染,例如香港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人口本身擁有輪狀病毒的免疫抗體,如果以人類輪狀病毒作為載體,體內抗體便可能會作出抑制,令該款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發揮不到良好效果。所以牛津和阿斯利康便使用了猩猩的輪狀病毒作為載體,因為人類沒抗體可以作出攻擊,理論上效果應該會更好。」

採訪:葉凱欣

攝影:廖健昌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