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解FB殺group潮|疑美國大選促使媒體言論審查 港FB連環封殺黃藍大型群組

  • 發布日期:2020-12-15 07:00

 


【新增內容】12月18日,「North District北區」群組被Facebook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封鎖。管理員Alex已於即日黃昏時份開設「北區2.0」群組。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後,各大主流社交媒體對於用戶發表的內容審查,以及對於社群管制規例的實施,都愈來愈嚴格。作為社交媒體「老大哥」的Facebook,近期就頻頻以「違反社群守則」為由,限制用戶發表的內容、封鎖被他們視為仇恨與暴力的煽動性言論,「假新聞」等。據外媒報導,早前Facebook曾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他們將會推行一套演算法,以造成社會衝突與裂痕的加劇為目的,防禦被他們認為危險的內容。不過評定何謂危險內容、仇恨言論,以至「假新聞」的準則,都全由Facebook決定。

這股政治審查的風潮,連帶影響到香港Facebook多個大型Facebook群組。較早前,有近13萬成員,立場親非建制派的「Tai Po大埔」群組,以及集合了大批藍絲親建制人士嘅「savehk」等,通通都無一倖免。

剛剛被「殺group」,建立迄今有近13年歷史的「Taipo 大埔」群組的管理員Michael對群組被封鎖不感到驚訝,因為他們其實早就預見到被「殺group」的下場:「我們不是第一個被刪除的群組。現在他的審查制度不會諮詢我們管理員的意見。有些他們會直接刪除,部分是留給我們決定。但如果我們的決定不是他心目中想要的,他就會警告我們。」

作為管理員每天需要處理的問題內容,比起過往更是以倍數增長:「對比起2014年,當時可能每天只有一兩個貼文要處理,但現在已經是一比一千。究竟甚麼是接受的呢?Facebook根本沒有提過他的尺度何在。」

為了應對可能來到的「亡group」之日,大埔群組的成員們月前已有兩手準備:「我們都不知道他的尺放在哪裏,既然不知道他的標準何在,那就準備一個後備方案。11月時我們已經在另一個平台準備好,設立了後備群組。」

對於建立了13年的群組一夜被封鎖,Michael並不感到可惜:「Facebook的創立本身是促進了言論自由的,不然我們不會在Facebook這個平台建立這個群體。如果它現在方針改變,跟我們本身的理念和價值觀相違背的話,到另一個平台繼續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那是一個死物,其實我不覺得可惜,因為街坊還在、香港人還在,青年人還在。」

Facebook老大哥連鎖式「殺group」,不論黃藍都無法倖免。連帶一些人數較少,不如大埔群組有名的各區街坊群組都受到牽連。不論是今年較早時被「殺group」的「馬鞍山之友」,還是最近被封鎖的「我長於大角咀」,都是受害者之一。至於2014年創立,至今累積了5萬多成員的「North District北區」群組,亦已有心理準備,成為下一個目標。

「北區」群組的管理員子希和群組建立者之一的Alex表示,「這幾年這種情況出現得越來越多,其他群組亦如是。2014、2015年的時候群組人數少,這種情況很少。即使到了2016年,群組人數到達2萬人,一個月也可能只會出現一兩次這樣的情況,現在的密度是每天都有。」

群組管理員的工作愈來愈多,即使一些在他們眼中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會被Facebook標記為需要處理的內容:「講『死』字都會封鎖,試過有人說『我們都死定了』,它也會要求審批;一點工業意外也會被視為血腥暴力;一些侮辱中國大陸的字眼,例如『支那』、『中國狗』更是死定的。」

除此以外,假帳戶的騷擾行為、投訴以及舉報也是令群組步向被封鎖的推手之一:「現在每天都有很多投訴,如果有很多人舉報的話,Facebook有理無理都會先封鎖你,之後找人抽看完才解封。」為了儘量避免群組消失,他們也會有限地執行審查:「現在我們緊張得可能有些挑釁性的內容,我們也不會讓他貼出來。」

不少街坊組織在「殺group潮」下,都轉投其他平台,例如mewe。他們二人都認為,北區群組需要一個後備群組,以防止一旦群組「被殺」,街坊們會各散東西:「我們也只是在等『殺group』。難聽一點說,我們都是肉隨砧板上。」

專家方保僑表示,在Facebook這樣的社交媒體上,一天可以有上億條內容,執行審查的絕對不是肉眼人力可為,幾乎9成9的預先審查都是用人工智能系統處理,但怎樣觸發這些過濾系統,外人都不會知道:「近期被殺的群組,兩邊陣營都有。但我覺得Facebook的商業考慮不會太多,他們的動機主要是政治的。當你要管理全世界都沒那麼大的,可能有二十億用家的網絡時,其實總有些事會讓某些用家不高興。這個社會本來就是這樣,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其實要做到平衡也很艱難。」

方保僑續指,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很多社交媒體對用戶發表內容的尺度都收緊了,:「所以大選一天結果未明朗,其實這些社交媒體都會處於敏感的狀態。所以如果真的要處理或管理一個群組,大家真的要很小心。」

Facebook曾被聯合國點名指控,在緬甸遏止針對羅興亞人的仇恨言論與危險內容不力,用作人工審查內容的人力不足,間接導致反伊斯蘭行動與屠殺羅興亞人的行動愈演愈烈。至於在香港,翻查Facebook的往績,其實「殺group」或所謂「河蟹」事件早於10年前已經出現過。2010年,一個有8萬多人參與的反民建聯群組就曾被無故刪除。2012年六四前夕,大批社運人士,例如長毛梁國雄的Facebook帳戶被封鎖。2016年,知名通識老師葉一知的Facebook亦因為佢發表過撐台灣的言論,遭到惡意檢舉而被封鎖。在今年的政治風波與殺group潮下,難怪不少網民都表示開始考慮摒棄Facebook,轉投其他社交媒體的平台。

採訪:文廷

攝錄:王晴、石鎬鳴

----------------------------

按此訂購「壹週刊 X 勁揪體 2021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月曆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