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制裁崩牙駒|出獄後首度開腔 崩牙駒:「我要做嘢」

  • 發布日期:2020-12-10 17:03

 

澳門江湖猛人尹國駒(崩牙駒),被美國財政部實施制裁。

美國財政部表示,制裁崩牙駒以及3間由他控制的公司,包括東美投資集團有限公司、Palau China Hung-Mun Cultural Association和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財政部指他在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在東南亞擴張其犯罪活動。

崩牙駒在2012年出獄後,一直十分低調。但2018年開始,崩牙駒高調表示將大力支持一帶一路倡議,計劃在一帶一路沿線區域成立「洪門安保公司」,為國家招商引資。

本刊於2013年, 曾專訪當時出獄8個月的崩牙駒,他曾提到兒時父親是極左派,只要說一句毛澤東壞話,便會被父親以皮帶鞭至流血,加上就讀毛校(即勞工子弟學校),對毛語錄瞭如指掌。

2013 年 7 月 18 日 第1219期《壹週刊》|封面故事

2013 年 7 月 18 日 第1219期《壹週刊》|封面故事

 訪問完結後,他與記者晚飯兼唱卡拉 OK,其間在外國的女兒不時致電給他,遠在歐洲的老婆又跟他用微信聊天,手臂夾住的一個皮包,放有最少三部電話,忙個不停。
訪問完結後,他與記者晚飯兼唱卡拉 OK,其間在外國的女兒不時致電給他,遠在歐洲的老婆又跟他用微信聊天,手臂夾住的一個皮包,放有最少三部電話,忙個不停。


入獄十四年零七個月的澳門教父尹國駒(崩牙駒),於去年底獲釋,在囚禁期間,澳門賭業黃金歲月出現巨大變天,隨着賭權開放,美資賭場加入令整個行業百花齊放,在囚禁的歲月裡,崩牙駒不單只失去自由,亦平白喪失在賭業上發揮的黃金歲月,出獄八個月的崩牙駒已養精蓄銳,首度開腔接受本刊專訪,細訴在獄中如何韜光養晦,部署重出江湖,更明言:「我絕對係一個有能力嘅人,我有太多嘢想做。」

鐵窗生涯令他悟出一套對敵人、社團、家庭的人生觀,作為自己在未來十年繼續打拼的宗旨。
牢獄怨憤
牢獄怨憤
 去年十二月,崩牙駒離開路環監獄時,身形瘦了一圈,面容憔悴,髮線上移,體態大不如前。
去年十二月,崩牙駒離開路環監獄時,身形瘦了一圈,面容憔悴,髮線上移,體態大不如前。
出獄後,崩牙駒為母親在漁人碼頭筵開 133席做壽,更請來視帝黎耀祥獻唱及朱咪咪擔任主持。
出獄後,崩牙駒為母親在漁人碼頭筵開 133席做壽,更請來視帝黎耀祥獻唱及朱咪咪擔任主持。
曾經叱咤風雲的江湖猛人尹國駒(綽號崩牙駒),靠着椅背安坐沙發上,身穿白恤衫、黑西褲、 Bally白皮鞋,兩袖往上摺,腕戴閃鑽伯爵名錶,江湖味依舊。身子紮實,容貌較出獄時飽滿,仔細看有點髮線上移,前額露出皺紋,眼袋深陷,目光內斂,與當年囂張的形象大相徑庭,多年牢獄在他身上留下痕跡。

前半生呼風喚雨,崩牙駒人生的轉捩點,是九八年五月一日的早上。當時澳門司警白德安的坐駕車底發生炸彈爆炸,白德安往晨運未返車上,未有受傷。事發後九小時,白德安親自帶隊到葡京拘捕事業如日中天的崩牙駒,當時他正在廂房中大唱鄭少秋名歌《決戰前夕》,曲才唱一半,人已被捕,二人在酒店門外怒目相視的一幕被拍下來,成為經典的新聞圖片。
 崩牙駒江湖之路
崩牙駒江湖之路

壹:壹週刊 駒:尹國駒

壹:事隔十五年,點睇白德安炸彈案?

駒:(坐直身子,皺眉,雙眼含怒)俾人屈,我真係俾人屈!你話我黑社會我無嘢講,除咗黑社會,後期所有發生嘅嘢我係不知情!正所謂不知者不罪!咁算唔算屈呢?我真係唔識講!



壹:覺得呢十幾年係寃獄?

駒:(語帶嘲弄)人無拉錯, charge落錯啫!你簡單化話黑社會,你喺賭場,我諗隨時拉一千幾百個出嚟,好似我咁,罪名係黑社會,無乜邊個走得甩!你話你拉我放貴利,起碼我放咗幾多錢,放俾姓陳姓李姓黃,姓氏又無,放幾多錢又無!你話我洗黑錢,洗咗啲咩黑錢,洗咗幾多錢,又無!你話我黑社會、首領,起碼要有𡃁仔指證我吖!無,咁我點做首領呢?



壹:當年中葡聯手拉你落馬,有無唔甘心?宣判當日,你家人仲喺庭上大聲話葡國佬收咗水房錢。

駒:(嘆一口氣)都係葡國佬主導,中國當時摸不清,想澳門穩定,葡國佬話:「你拉咗崩牙駒啦。」要明白有主次之分,邊啲人有心去布局,佢哋心中有數。葡國佬收咗水房錢,不如你問吓佢哋有無咁嘅事啦,不過睇嚟都無意思,有啲嘢明白就得。未入去之前,我成立國力慈善基金,諗住回歸後退落嚟,以和為貴、捐錢建校,當年以我嘅環境叫人捐錢,一億幾千萬根本唔難。我好希望回歸,點知回歸慶祝我喺入面,真係諗唔到!



壹:有傳你在監倉門口貼上「統一江湖」大字,係咪真?

駒:(無奈一笑)呢句說話絕對係作大嘅,「統一江湖」?俾人判十幾年,有無命出嚟都未知,嗰啲有心人想講衰我啫!一入去,我親手喺個房寫:「一時失運陷困局,積極發奮不仇目,扭轉乾坤有轉機,定會再次衝天飛」,只係寫過呢幾個字喺牆度俾我望住!
噩夢難眠
噩夢難眠
 崩牙駒入獄後,澳門街頭接連發生炸彈爆炸,情況愈演愈烈,記者及司警亦被波及。
崩牙駒入獄後,澳門街頭接連發生炸彈爆炸,情況愈演愈烈,記者及司警亦被波及。
 白德安(右)親自帶隊到葡京拘捕崩牙駒,二人在酒店門外怒目相視一幕,成為經典。
白德安(右)親自帶隊到葡京拘捕崩牙駒,二人在酒店門外怒目相視一幕,成為經典。
失去自由,對崩牙駒而言,是由天堂跌入地獄,由澳門教父淪為階下囚,囚其心志最是難熬。在路環監獄「細屋」中,每天除了有五小時「看電視」,其餘時間在數十呎的囚禁倉獨處,十四年零七個月的鐵窗生涯,是度日如年。深陷的眼袋,是鬱結難解、夜夜難眠的鐵證,人無自由,只能憑歌自勉。



駒:(眼神無奈,語氣淡然)初初諗住十幾年,申請學英文,諗住一日學一個字,學到出嚟都識講啲英文吖。但個老師唔識講中文,我學都未學過,點讀啫,結果成日吹水傾偈。喺入面我咩書都睇,佛經、《三國》,經濟書都有,日日做運動,早午晚都有做,掌上壓、玩啞鈴咁,每日有幾個時段,放五個半鐘俾我哋睇電視,其他時間我聽收音機,收到澳門同大陸台,一路都留意住啲深層次問題。

喺入面,我日日都發噩夢,日日都要戰鬥嘅,總之就係激烈,乜都有,總之就係佢又搞我,我又搞佢,一瞓就發。(語氣激動)撐手撐腳,瞓唔着撐到天光。所以我最鍾意聽《有誰共鳴》、《決戰前夕》同《一生何求》,聽啲歌詞就知。《一生何求》嗰句「我所失的」,當時啱啱判刑,不斷諗呢十幾年點捱過,《有誰共鳴》,諗番自己過去所做嘅嘢……呢啲歌,聽落好有感受。
半生重義
半生重義
 捲起衫袖,崩牙駒展示「戰績」:「對敵人,點可以留手?你睇我周身傷,留手咪咁囉。」
捲起衫袖,崩牙駒展示「戰績」:「對敵人,點可以留手?你睇我周身傷,留手咪咁囉。」
 九十年代,澳門經常出現被亂槍掃射、浴血街頭的畫面。
九十年代,澳門經常出現被亂槍掃射、浴血街頭的畫面。
 舊部評價
舊部評價
夜闌靜,無人共鳴,漫漫長夜,開始回想前半生。崩牙駒在新橋區青草街長大,家中貧困,父親光叔是水廠工人,母親則在火柴廠打工,崩牙駒是家中長子,十多歲到地盤執爛鐵賺錢養家,回家煮飯、破柴,負起照顧弟妹責任。



壹:你係咪左仔?

駒:我老豆係極左,細個講毛澤東一句唔好,佢就剝皮帶鞭到我哋流晒血。我讀毛校(即勞工子弟學校),返學成日聽共產故事,睇毛主席語錄,「為人民服務」好啱道理,嗰時犯咗啲小問題,日日都要抄幾遍毛語錄,抄咗幾個月,倒轉背都仲得,而家就忘記晒啦。



壹:如果澳門一早開放賭業,將個餅做大佢,就唔使事事要流血?

駒:(語氣決絕)糾正一樣嘢,我從不為利益爭鬥!我喺屋企打麻雀,有賊入屋,咁我揸刀抗賊,咁我算唔算爭利益呢?如果我呢啲叫爭利益,無辦法,我就承受咗佢。屋主都要承受,咁個賊呢?佢入屋打劫我梗係維護我利益啦,我拿刀斬個賊,法律上斬人有罪、係罪有應得,咁個賊呢?

我一路都係維護兄弟、家人、朋友,你蝦我啲兄弟、朋友都唔得。我喺江湖,係正派,七分正三分邪!我係武松,老虎成日咬人,武松打老虎,啲人咪驚埋武松,其實使乜驚?黑對黑,你話對定錯呢,人斬我一刀,我斬人幾刀,你話我過分?



壹:你身為江湖中人,點解會不煙不酒?

駒:我要清晰頭腦,唔染嗰啲壞習慣,飲咗酒就糊裡糊塗,我老豆係大醉俠,日日醉、郁啲就鬧人,所以我唔會飲。(壹:同細佬國良吸毒死有關?)逢毒品我都唔會掂,我曾經賭錢,有一段時間我輸到好傷,做呢樣嘢(指販毒)嘅人話:「阿駒,錢就攞唔到俾你,過嚟俾幾水呢樣嘢你做。」我話唔使啦、多謝、有心,逢呢啲我唔掂。
高調禍至
高調禍至
 提到生命中的四個女人,崩牙駒罕有露出溫馨笑容。
提到生命中的四個女人,崩牙駒罕有露出溫馨笑容。
他自認很隨意,記者要求看看他的身份證也沒所謂,那時剛出冊,樣子憔悴,沒有現時的飽滿,他說:「你話喺入面摧殘得我幾緊要。」



崩牙駒冒起,與街市偉反目,跟死對頭水房賴死拚血鬥,濠江腥風血雨,無日無之。九七年六月,澳門司警發出通緝令,崩牙駒離場遠赴歐洲,遙控手下荷槍實彈,大打游擊戰擊倒對方,同年十一月通緝令撤銷,崩牙駒以大贏家姿態回到澳門,隨即自資一千四百萬元開拍自傳式電影《濠江風雲》、更接受國際性雜誌《時代週刊》及《新聞週刊》的雜誌訪問。當年行事張揚高調,日後成為司警入罪憑據,崩牙駒卻說是因情所致。

壹:當年係咪太高調?

駒:嗰時我同佢(落選亞姐楊愛貞)一齊,同佢講「開齣戲俾你拍」,之後佢提起,我講咗收唔番,我話是但啦,就拍咗《濠江風雲》。其實係想拍摩頂平同街市偉嘈交,以阿摩為主,不過當時就搬咗我上枱。(停下來,一笑)不過我自己跳上枱嘅,都唔係擺上枱嘅!後期開拍電影我就諗到,咦,敏感咗啲喎,但又落唔到台,唔通縮咩?

上雜誌,係拍戲啲人安排,佢哋話:「駒哥,同你做個訪問呢,當銷售、賣埠好啲呀!」我話是但啦,是但是但就搞到我咁,我唔係刻意高調,又中咗招!你哋就知《時代週刊》係乜,我點會理,最紅咩週刊根本唔識!
積怨放下
積怨放下
 九六年,崩牙駒在澳門大搞慈善演唱會,邀來了張學友及劉德華演出,成為一時盛事。
九六年,崩牙駒在澳門大搞慈善演唱會,邀來了張學友及劉德華演出,成為一時盛事。
 九八年,崩牙駒高調接受國際傳媒的訪問,卻成為日後司警指證他的憑據。
九八年,崩牙駒高調接受國際傳媒的訪問,卻成為日後司警指證他的憑據。
崩牙駒母親陳麗萍,多年來風雨不改探監,當時崩牙駒細佬弟尹國雄同樣在囚,三個兒子一死兩坐牢,尹母多年憂傷,一雙眼睛熬出黑眼圈。崩牙駒入獄不久,也對身邊兩位女友楊愛貞和葉嘉愉放狠話,希望她們離開不要再等。



駒:我個角色,我一定叫佢哋唔好等嘅。出到嚟都六十歲,都唔知我有無明天。所以我話,唔好等我啦,楊愛貞誤會我,以為叫葉嘉愉等叫佢唔好等,所以佢走咗,葉嘉愉就堅持,等到而家。

崩牙駒錯失開放賭場的黃金年代,背負家人、兄弟和朋友的希望,十多年來,思前想後,直至臨出獄前兩年,他才決心將多年仇怨嚥下,前事不提。



壹:當年你咁激動,到依家又點解可以放下仇恨?

駒:真係出嚟要面對,真係要決策,你拿咩心態出嚟做人,再唔係入面!積怨咁深,我絕對係一個有能力嘅人,仲有魄力嘅人,但係咪為咗自己個人恩怨,去報呢個仇,令到社會唔太平、家人唔好受、朋友無希望?既然唔想咁,咁點樣化咗去,「功德」兩個字就包括所有,放下心頭之恨。

我出嚟唔係為自己,係為家人、身邊人打好基礎,等佢哋有安定生活,家人、老婆等咗我十幾年,要俾番啲幸福佢哋,我為佢哋打拼緊㗎。出冊前,我立下「功德化干戈,共義享祥和」十個字,同敵人講我唔報仇,大家放下,誰對誰錯唔好再提,決定咗之後,我就晚晚大覺瞓。
復出暗湧
復出暗湧
 崩牙駒出身基層,自小在澳門新橋區青草街長大。
崩牙駒出身基層,自小在澳門新橋區青草街長大。
 崩牙駒與家人居住的氹仔海明灣畔,屬澳門豪宅盤,樓價過千萬元。
崩牙駒與家人居住的氹仔海明灣畔,屬澳門豪宅盤,樓價過千萬元。
 身為家中老大的崩牙駒(左一)說:「我細個真係無乜特別,乜嘢工我都做,地盤執爛鐵去賣咩都有,返屋企幫手煮飯、破柴、擔水,有時揹細佬妹,我唔錫自己,從來都唔錫自己。」
身為家中老大的崩牙駒(左一)說:「我細個真係無乜特別,乜嘢工我都做,地盤執爛鐵去賣咩都有,返屋企幫手煮飯、破柴、擔水,有時揹細佬妹,我唔錫自己,從來都唔錫自己。」
前澳葡時代,刀光劍影的日子不再,澳門賭業變了幾番天,舊部如洗米華、豪仔撈得風生水起,宿敵水房賴亦豬籠入水。人近黃昏,出冊的崩牙駒蓄勢待發,再次染指賭業,手執「和善同樂,共見同行」八字再闖江湖,誓要追回錯失的時光,十年內建功績。



壹:覺得澳門賭業發展成點?點睇美資集團搶佔賭場生意?

駒:完全唔係呢個世界啦,已經完全變晒。賭業發展得好好,但內裡都仲有好多不規則。中國人嘅地方,無理由俾美國人佔大比數嘅,佢哋入嚟發展,帶動係有好處,但係應該中國人食多啲。有咩理由自己地方啲錢俾人吸晒去?



壹:同街市偉、水房賴已經講和?

駒:而家全部都無嘢,唔係淨係街市偉,全部都傾晒偈。唔放低傾嚟做咩呢?鬥,兩害,合,兩利,俾人懷念,好過俾人懷恨。我坐十幾年都可以唔計,佢哋發咗咁多財仲要啲乜?我係有能力嘅人,但係我想將能力做好事,應做就去做。



壹:未來有何大計?

駒:(眼神炯炯,手托下巴)日日同人飲茶食飯,我要知多啲、了解多啲、溝通多啲。有太多嘢想做,時間無多,唔係四十三歲,五十八歲唔再嘥時間,呢一步慢咗,其他步伐都慢。呢十幾年,精英都埋晒班,排擠啲無咁精嘅,邊緣咗,希望扶持嗰班人入番位,有飯食。賭業必定會做,爭在點搭法。下個月會有賭廳開幕,唔會有儀式,低調嘛,投資者來自五湖四海、大江南北,飯就一啖啖食啦,唔會自己落手落腳去管,俾人知我有份就得。

我唔同一般人,有啲暗湧,一啲有權勢、有財力嘅人,仲喺度影響住我。如果我再放慢腳步,一定唔得,有啲人想裝你彈弓、想你犯錯,但你唔做壞事,點撥火都無用。
生命中的女人
生命中的女人
 崩牙駒生命中的五個女人,是母親及四位枕邊人。崩牙駒說,最理想的女人是幫得手、大方得體,最重要還是守得秘密:「好多人喺我身上想知啲嘢,兩公婆唔可以商量係差啲嘅。」
崩牙駒生命中的五個女人,是母親及四位枕邊人。崩牙駒說,最理想的女人是幫得手、大方得體,最重要還是守得秘密:「好多人喺我身上想知啲嘢,兩公婆唔可以商量係差啲嘅。」
後記
後記
 年近六十的崩牙駒霸氣依然,出入也有近十名兄弟「傍住」。
年近六十的崩牙駒霸氣依然,出入也有近十名兄弟「傍住」。
記者是八十後,不識腥風血雨的澳葡年代,訪問前,只透過舊新聞「認識」黑道霸王崩牙駒,幕幕街頭浴血、目露兇光,愈看愈心驚。但初見崩牙駒,年近花甲的他主動與記者握手,態度友善,提到生命中的女人,更是一臉溫馨。還未想清,到底是歲月催人,還是過去渲染太過,崩牙駒對記者慨嘆:「其實我做訪問,都係一個負擔,你哋一個寫我好,十個寫我衰,都係負面,又話我高調。」人事盡變,為了身邊人和事業,縱是江湖大佬,也有不得不妥協的時候。
大佬金句
大佬金句 「我哋嘅心理好強嘅,比一般人都強,心理強勁嗰隻,無問題。」

「邊有可能自殺!要殺都殺咗佢先啦,俾人咁害仲自殺?一係就殺埋佢!」

「無事唔好搞事,有事唔好怕事。」

「我絕對唔係一個十惡不赦嘅人,不過江湖人,正邪也弄劍,如來神掌都未必係壞人。」

「死我好驚咩?我唔驚㗎,對我嚟講係好閒事,天要我去,即係要練佢哋(家人),係天意。」

「俾人懷念,好過俾人懷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