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寫在許智峯踏上流亡之路之後(沈旭暉)

  • 發布日期:2020-12-09 09:00
  • 壹週平行時空|寫在許智峯踏上流亡之路之後(沈旭暉)

 

許智峯終於證實,決定流亡海外,不再回香港。

非常欷歔,但不意外。

雖然他在月前的對談說,有了坐牢的準備。但現在的情況,和幾個月前相比,已是兩個世界。

對他發短訊說暫時留在歐洲並不壞的人,我應該是其中一個。

雙親在堂,子女年幼,妻子憂心,面對荒謬的「新香港」,他為公為私,都應該走。

而且在海外,一位前議員的發揮空間也更大。

坦白說,想起最初對他的印象,並不特別。例如搶手機事件,問題不是搶手機本身,而是他事前明顯沒有公關計算,以致一切被動,當時覺得這是有勇無謀。

但逐漸發現,只有不計算的人,才會這樣行動。香港需要這種赤子之心,還是江湖味濃的政棍?

認識他後,覺得他和螢幕前的形象,判若兩人。真人非常溫柔,乃至有點靦腆,而且很有人父的感覺。似乎他把守護子女的感情,和守護香港的感情,已經融為一體。

偏偏到了這時勢,依然故我。

上次在某樓上酒吧約了他,時間是下午。酒吧幾乎空無一人,除了一位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線條粗獷、操疑似普通話、打扮anything but 去酒吧的中年男人。

他走著,坐著,說著電話,不一而足的總之在附近,起碼十多分鐘。

我覺得很煩厭,他見怪不怪。

假如每天的生活都是這樣,你會有甚麼感受?

我從來不想成為很有色彩的人。我的成長背景,本來就是訓練成一個mediator。

但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我認識的朋友,逐漸變了身份:逃犯、疑犯、囚犯、通緝犯.......

他們有變嗎?沒有。那變的是誰?

海闊天空,煲底相見。

出入境自由還會有嗎?

出入境自由還會有嗎?

許智峯流亡海外,《大公報》乘勢批評法官「縱容暴徒」,輕易批准他離境。苗頭非常不妙。

出入境自由,本來是香港人最最最基本的權利。假如是保釋,沒有扣留護照,根據法治精神,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境。假如有關方面認為他們有風險一去不回,可以申請扣留護照,法院可以批准,也可以不批准。假如他們依法離港而不回來,就會被通緝。一切制度,都十分清楚。

現在的趨勢,似乎卻是即使有護照,理論上可以合法出入,也可能被截停,原因是被放進另一個名單。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另一個理由是疫情。特區政府堅持不封關,而在境內不斷折騰市民,是一件事;假如以此限制市民出入境,又是另一回事。港康碼推廣後,是否不符資格的會不得離境?會否逐漸在健康申報以外,會像內地「信用評級系統」那樣,「成份不良」的,連機票也買不到?

近月非常多人申請良民證。有申請的朋友透露,由於一定要電話預約,但排期早已水泄不通,單是這個程序,已經折騰。假如日後提高「良民證」的門檻,而又要求出入境也提交良民證,表面上香港市民依然「依法」享有出入境自由,實質上已經和內地看齊。

這些情況,正正是昔日東歐共產國家在鐵幕剛築起的過渡期現象:理論上,依然可以依法出入境,但實際上,要自由離境越來越困難,慢慢下來,就會形成新制度。

身在當代東柏林的朋友,要有心理準備。
許智峯全家戶口被凍結,on what grounds?
許智峯全家戶口被凍結,on what grounds?
然後,許智峯全家包括自己、父母、妻子在香港的五個戶口被全部凍結,來自包括匯豐在內的兩間銀行,涉及他的畢生儲蓄數百萬元。

這是非常嚴重的事件。究竟這些銀行憑甚麼原因凍結這些戶口?假如是來自政府指令,又是何所本?

根據基本法,並沒有「流亡」的定義。許智峯有案在身,假如到了應訊時起不在港,法庭可以予以通緝,也可以下令凍結資產。但現在只是他對記者說「可能」不再回港,不可以明天改變主意?法庭事前有沒有說明假如今天不回港,就按通緝處理?假如沒有,而是特區政府下令,恐怕只能以「萬能key」國安法處理,但起碼目前未見以國安法通緝許智峯。

至於他太太、父母的銀行戶口,憑甚麼受牽連?香港沒有連坐法,即使是國安法也沒有。根據邏輯推論,在銀行角度,可能是許智峯把資產轉移到了這些戶口,而銀行將之列為「可疑的大宗交易」,按疑似「洗黑錢」慣例,將之全部凍結。至於背後有沒有特區政府授意,沒有人知道。

假如銀行是以「疑似洗黑錢」為由凍結許家資產,它們可以說是與香港政府無關,只是內部政策。言下之意,即使是把錢調到香港以外的離岸戶口,也依然可以說是「可以的大宗交易」,銀行要是處理,也可以「出師有名」。

由於此案太莫須有,肯定會掀起新一波恐慌,任何人現在只要觸犯任何越來越莫須有的法律,就有了「抄家」風險,也有了被國安法未審先判不准保釋的風險。

哪裏安全?這時候,難免想到和香港金融體制全無銜接的台灣。假如先進一點的,還可以考慮crypto currency。

鐵幕國家那種人走不得、錢走不得的痛苦,已逐步成為現實。

許智峯一家疑似被共產,與蔡霞的故事
許智峯一家疑似被共產,與蔡霞的故事
其實,根據《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確是可以「抄家」充公財產的:

根據許智峯在海外的發言,要與羅冠聰一起拉闊香港的國際戰線,而羅冠聰已被國安法通緝,根據這邏輯,許智峯被通緝的日子恐怕亦不遠。至於他的「相關財產」,除了自己個人財產,是否可以延伸到太太、家人,甚至助手、下屬、政黨,一切都是國安法說了算。

這時候,想到流亡美國的退休中央黨校教授蔡霞。

她發表批評習近平言論後,立刻被取消中央黨校退休員工待遇,也就是失去了「養老金」,同時被開除黨籍。她認為中國共產黨自然有權決定開除黨籍,但「養老金」是她勤勞一輩子的合法待遇,不可能被政權隨便「共產」,決定打官司。殊不知下一步,就是連她在中國銀行的帳號也被直接關閉,一毛錢也拿不出來。

中共開除蔡霞黨籍的理由,是她發表有「嚴重政治問題和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性質極其惡劣、情節極其嚴重」,但畢竟並沒有正式控告她。這樣,就足以關閉一個人的銀行戶口,畢生存款化為烏有。

那香港的蔡霞們,怎麼辦?

如何摧毀一個金融中心
如何摧毀一個金融中心 數日後,許家戶口短暫解凍,匯豐發表聲明說對「事實被歪曲感到非常失望」。不知道匯豐說的「事實」是甚麼,只知道數小時後,許家戶口再次被凍結,並言明是收到警察通知。

而那些銀行假如對警方的要求毫不猶疑的跟隨,影響非常深遠,散戶的信心固然大受打擊,也可能成為外國制裁的另一導火線。

例如,想到以下十個問題:

1.究竟匯豐的海外戶口,會否同步被影響?

2.究竟所謂PEP的出入帳,會否每一步資訊都直達國安?

3.究竟香港警方要求,銀行有沒有權力拒絕?後果如何?

4.究竟個人存款被凍結這樣的大事,當事人有哪些機制可以保障自己?

5.究竟父母、子女、夫妻以外,是否公司職員、私人助理、乃至菲傭戶口,都可以被連坐?範圍按「九族」還是「十族」處理?

6.假如以國安法凍結、甚至充公存款都是可以的,是否就是執法者一錘定音?

7.假如是一間跨國企業被指違反國安法,是否存款也可以全數充公?

8.假如是一間在香港有業務的跨國企業被指違反國安法,它在同一銀行的海外帳戶會否受影響?

9.假如匯豐真的完全back down,決定是由香港管理人員決定,還是需要總部同意?日後假如被制裁,責任如何釐清?

10.假如這不是中國香港,而是津巴布韋,這些銀行是否也按同一標準行事?

作為一個匯豐忠實客戶,越想,越不安。

這樣下去,匯豐只有分裂為中西兩間獨立銀行一個結局。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