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為什麼拜登是一個錯誤(陶傑)

  • 發布日期:2020-12-06 17:00
  • 坐看雲起時|為什麼拜登是一個錯誤(陶傑)

 

拜登自行宣佈勝選之後,組織政府,人選平庸,不是一副官僚形象,就是隸屬華盛頓和白宮勾連的精英組織。連主流媒體,開始也指手劃腳批評。

國務卿的人選布林肯是弱勢人物。其反對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舊帳,有人指其會維持所謂「兩黨共識」強硬。若是支持猶太人,就等同會強烈捍衛美國利益,那麼不必支持,自己本身是猶太人的基辛格,卸任後開公關顧問公司,促進了自己的荷包利益,可見「猶太人」並非判斷一個強調與否的必然因素。

至於掌管財政和經濟大權的耶倫,刻意強調是女性,出自精英知識官僚,也是雞肋之選。幾十年來,美國國勢之轉壞,就是太多「知識官僚」,出身長春藤,憑人脈關係進入華盛頓。華盛頓這個城市就是一個超級金權圍勾結圍爐取暖的同溫層,也是美國的「精英王國」。一進入華盛頓,就進入一個辯論和論壇的口水花世界。不要說與世界脫節,就連美國五十州的現實,「華盛頓人」也不太清楚。

有點像中環人:開始對米芝蓮餐廳知識越精,對世界各國文化國情日感疏離。美國之沒落,重溫三十年前的名著「自戀的文化」,就知道由克林頓到奧巴馬,實亡於華盛頓精英之自戀。

拜登尚未上台,就強調班底以「多元」〔Diversity〕為特色,強調不同的族裔與性傾向。但是現在是組織政府,不是組織一個準備上街的彩虹聯盟。管治的能力永遠是優先,而不在膚色性別之差異。

「文化多元」是否成功?十年前英國首相金馬倫、法國總統薩科齊、德國女總理默克萊夫人,均曾發表講話,指「文化多元主義」〔Multiculturalism〕在歐洲試驗失敗。但是很奇怪,十年前已經發現病症,卻未見有效治療。以法國為例,文化多元主義帶來的禍害不但未減,而且因恐怖襲擊之增加而有所惡化。

歐美對於重大問題如此,即使認識也沒有解決的意志。不能不承認:議會民主制度,一任四五年,過份頻繁的政權更換,其中雖然不流血,破壞了任何重大政策年連貫性。左派政權上位,精英在同溫層聚攏,以「全球化」的幻象,覺得自己在做一套團結盟友的大事業。但若各個盟友對世界的感覺都麻木,則即使「團結」了也沒有用。特朗普四年,就是看見了問題的本質。他寧願不「團結」盟友,行美國的單邊主義,也要折毀這套發臭的舊制度,另佈新局。

這就是特朗普在西方廣為人仇恨的原因。左派圍爐,豈止取暖,是集中勾結一齊嫖竊「全球化」,為精英集團帶來的巨額利潤。華爾街加矽谷,將全球人口的金錢和生計一網打盡,一副手機製造的虛擬世界,可以掏空人的思想,控制人的意識,還要加上比特幣,一秒鐘可以將金錢泡沫化。

極權國家用天眼到處監控,技術從那裡來?白左對此視而不見,只是對國際的「人權」動兩張嘴皮,譴責了事。拜登上台,聲稱會對國際人權問題繼續「關注」,由卡特開始,早就「關注」了,還「關注」出一個諾貝爾和平獎昂山素姬,但昂山素姬加入了緬甸軍政府,在邊境興起對羅興亞穆斯林的種族福害,至今將昂山素姬捧成女神的西方白左政權,除了發表幾通聲明,收回牛津大學榮譽學位和諾貝爾和平獎,幾時可以制止緬甸軍政府的暴行?

拜登只是一面圖騰。上台之後,即使其本人是傳統是偏右民主黨,但正如民革中的周恩來,居中為平衡,極左勢力也一樣向周恩來逼宮。眾議院裡的AOC四人幫,即類似「516兵團」,更何況有尚未真正顯露身份的張春橋。賀錦麗是不是江青?言之尚早,但以往激進推動女性主義,也是一面極左的旗幟。

拜登尚未周恩來的謀略,又豈能居中平衡?許多評論人失去方向,一廂情願作各種猜測。承言,極左勢力並未成為主流,但民主黨已經成為載體。若說這些極左勢力不成氣候,那麼特朗普的共和黨、三K黨等極右勢力,不也一樣的不成氣候?但主流媒體長期抹黑,說特朗普就是極左勢力的代表。那麼在邏輯上,拜登又豈不是極左的代理人?

一場選戰,暴露了左翼的思想謬誤。最恐怖之處,是面對種種事實邏輯,左翼不再回應,一味重複他們對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咆哮。美國逐漸失去理性辯論的空間,這就是世界大戰形成的水土環境。拜登上台,真正是危機四伏,乾草堆到處都是,一個七十八歲的老人,在性格上是濕水火柴,但其上台象徵意義,偏偏是一根火柴,開始點燃。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