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創減壓手術 治腰椎管狹窄症|孫子敬

  • 發布日期:2020-12-11 10:30
  • 微創減壓手術 治腰椎管狹窄症|孫子敬

 

居所狹窄可能令居住的人不太舒適,但若神經線走過的腰椎管出現狹窄,就可能形成腰椎管狹窄症(1)。這種主要由年老退化引起的病變,壓迫到神經可引致腿部抽筋或麻痺無力,令患者走路時步履蹣跚,甚至出現間歇性跛行,行幾分鐘便要停下來休息,甚至可引起失禁問題(1)。其實只要治療得當,即使年紀大也可以走得又快又遠。

腰椎管是腰椎內藏著脊髓及神經的管道,闊度由先天決定,但隨著年紀增長,脊椎也逐漸退化,例如椎間盤退化或突出、脊椎後面的小面關節生骨刺,又或黃韌帶增厚,都會令腰椎管變窄(1)。根據常用的國際標準,若掃描顯示腰椎管硬膜囊細過100平方毫米,便屬於腰椎管狹窄症(2)。其他原因如腫瘤、先天問題及創傷也可導致腰椎管收窄(3),但並不多見。

退化引起的腰椎管狹窄症,多影響六、七十歲的較年長人士(4),並由於收窄是緩慢進行,故患者未必有明顯徵狀(5),痛楚亦是時有時無,但可能會發現自己行得差,有間歇性跛行的情況(6),即走一小段路,如短短一個街口,雙腳便痠痛無力,需要休息一會兒才能再次舉步,落斜或身向後時腰椎較為受壓,症狀也會較嚴重,身體向前傾時腰椎的空間會較大,故症狀會有所紓緩(7)。
現時有很多非手術及手術方法可以幫助患者。非手術方法有物理治療、注射藥物等等(1)。假如非手術治療不見效或症狀造成困擾,便可考慮利用手術為腰椎神經「減壓」(1)。
腰椎減壓術可以三種方式進行,包括傳統的開放式,以及微創的顯微鏡和內窺鏡手術(8)。三種手術方式的目的,都是透過切除椎板、小面關節及韌帶等組織,令神經線不再受壓(4)。開放式手術需要在背部開一個大傷口,再拉開肌肉,創傷性可想而知(9)。至於顯微鏡手術的傷口比傳統手術較細一點(9),而內窺鏡手術更是經由皮膚切口進入患處(8),故創傷性更低,患者的住院時間也可大大縮短(10)。
有研究顯示內窺鏡手術適合一些脂肪較厚的病人(11),以往要開一個很大的傷口,切割很多組織才能到達腰椎管位置,造成的創傷也較大,內窺鏡手術則不受此局限,並且由單通道發展到用雙通道,增加手術的靈活度及活動範圍,有助縮短手術時間(12)。
有時病人可能會因為問題由退化而起,覺得治療未必會有效,但不少腰椎管狹窄症的病人,接受減壓手術後,本來行一兩個街口便動彈不得的病人,可以與親友外出旅行,再次自由活動。
不過,病人亦要明白,減壓手術只切除部分組織以擴闊椎管的空間,原來的退化問題仍然存在,而腰椎管其他位置亦可能因為退化而收窄。對於收窄較嚴重的個案,有可能需要切取較多組織,或需要在減壓的同時進行加固手術(13)。
若你或親友受腰椎管狹窄症困擾,就應該盡早諮詢專業意見,醫生會根據病人的情況作出適當的治療建議。
孫子敬醫生 骨科專科醫生
孫子敬醫生 骨科專科醫生



 



以上資料由賽諾菲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MAT-HK-2000726-1.0-11/2020

References:

1.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Neurological Surgeons. Lumbar Spinal Stenosis. Retrieved 3 November 2020, from https://www.aans.org/Patients/Neurosurgical-Conditions-and-Treatments/Lumbar-Spinal-Stenosis

2. Mamisch N, et al. Radiology. 2012; 264:174-9

3. Zeller JL, Lynm C & Glass RM. JAMA. 2008; 299: 980

4. Kalff R, et al. Dtsch Arztebl Int. 2013; 110: 613-24

5. Ishimoto Y, et al. Osteoarthritis Cartilage. 2013; 21:783-8

6. 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 Lumbar Spinal Stenosis. Retrieved 3 November 2020, from https://www.hopkinsmedicine.org/health/conditions-and-diseases/lumbar-spinal-stenosis

7. Oguz H, et al. Eur Spine J. 2007; 16:913-8

8. Lee C-W, Yoon K-J & Ha S-S. Biomed Res Int. 2019; 2019:6078469

9. Popov V & Anderson DG. Adv Orthop. 2012; 2012:645321

10. Ahn Y. Ann Transl Med. 2019;7(Suppl 5):S169

11. Hudak EM & Perry MW. J Orthop. 2015; 12:156-9

12. Eun SS, et al. J Neurol Surg A Cent Eur Neurosurg. 2017; 78:390-6

13. Omidi-Kashani F, Hasankhani EG & Ashjazadeh A. Asian Spine J. 2014; 8:5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