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舞群組大揭秘|7000萬買鋪搞舞校 50萬包老師出國跳舞 超級闊太舞池瞓身

  • 發布日期:2020-11-27 07:00

 

跳舞跳出火,更跳出病禍。震驚富豪圈的闊太跳舞群組,打開了香港第四波疫情。由建生國際集團主席吳汪靜宜在出席灣仔Starlight Dance Club的活動後確診武漢肺炎,至幾個闊太名媛如林建岳前妻謝玲玲,遠東發展主席兼行政總裁邱達昌與妻子邱吳惠平,以及高盛(亞洲)私人財富管理業務董事總經理顧浩明(Helena Koo)相繼證實染疫。豪花過億跳舞的闊太,現時有的紆尊降貴入住政府醫院,有的由半山走入元朗趕檢疫,非常狼狽。

疫情之下,闊太名媛對跳舞的熱衷仍然絲毫不減。據知,她們為保妝容,甚至在跳舞池中,甘願冒險不戴口罩。她們熱愛跳舞的程度非平凡人能夠明白,繼有已退休匯豐私人銀行家王以智(Monica Wong)逾億元包起一位跳舞老師,後來因一句說話對簿公堂,合和主席胡應湘太太胡郭秀萍為跳舞,包起合和單位做舞池,更為此曾跟老公鬧交。南豐集團話事人陳慧慧(Vivien Chan),在舞池上與現任男朋友,一舞定情。不少金融界猛男,為了湊富豪客,亦要學識跳社交舞,方便替闊太的老公們「鄧腳」。

闊太一擲千金,毫不吝嗇,林青霞就曾經豪花三千蚊一晚包外籍老師陪跳舞,一次比賽置裝十多萬,嵌上水晶,裙子傘在地上,發出清脆利落的聲音。每年的黑池國際賽,她們甚至要包老師出賽,連學費、機票酒店豪使五十萬。闊太甚至買鋪變舞室,今次出事的Starlight Dance Club,是澳門老牌家族陶曼瑩豪花七千萬買下打造。另一間Heavenly Dance Studio,則由已故船王包玉剛長女包陪慶有份投資,每年主辦的「亞洲國際標準舞錦標賽」,她及一眾舞癡闊太謝玲玲、王以智、陳慧慧、吳汪靜宜,以及「糖王」郭鶴年前媳婦本田由美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出現。現時私竇中招,認真人人自危。

胡太戀舞成狂 闢舞場 尋名師

胡太戀舞成狂 闢舞場 尋名師

今次被傳為謝玲玲「雀友」,疑似染疫的胡應湘太太胡郭秀萍,就曾經是戀舞闊太的佼佼者,甚至在丈夫旗下的合和大廈闢設跳舞室,以便隨時練習。傳聞當年因胡太戀「舞」成狂,曾跟丈夫發生爭拗,如今被指是跳舞群組其中一人,胡太就出聲明直指已多時沒有參與任何跳舞活動。記者日前上門視察,發現跳舞室已無人使用。

出名戀舞的胡郭秀萍,當年曾經每星期跟有「中國拉丁舞王」之稱的尹衛東習舞,一星期總會邀請他兩、三次來港。2002年,本刊就曾經直擊胡太與尹衛東同遊英國黑池(Blackpool),朝聖世界聞名的國際標準舞大賽。尹衛東當年甚受名太歡迎,除了舞技了得,91至95年間囊括中國十項全能賽冠軍,在廣州自設排舞室,被譽為中國拉丁舞王之外,相信亦因為他外表英偉,朱玲玲亦是他的客仔。尹衛東今與身為舞蹈拍擋的妻子在廣州創辦中傳藝術國際學院教授標準舞,從近月的電視節目可見他已略微中年發福,不復當年瀟灑。
林青霞迷俄羅斯舞男

林青霞迷俄羅斯舞男

闊太平日偏好用內地跳舞老師練舞,貪夠平又同聲同氣,但執正姿勢就識搵鬼仔老師,當中尤其以俄羅斯舞者吃香。令林青霞在舞池留連忘返的,是她的俄羅斯籍老師Sergey,他曾於英國黑池舉行的世界標準舞及拉丁舞公開賽,擊敗了數百名對手躋身決賽。廿七歲的他高大威猛,舞技兼𠱁人口技一流,記者當年曾觀測他上堂,發現他對不熟識舞步的新學員,都是一味「讚」, 跳兩步就讚「excellent」。他曾向記者承認林青霞是熟客,三千蚊一晚,「有啲老師每晚要收五千蚊,我已算相當便宜,所以好多名人太太都鍾意搵我。」本刊亦直擊過林青霞與Sergey熱舞,跳到㷫起時兩人更越黐越埋,邊跳邊笑,明顯非常投入,當晚她換了三、四個舞伴,由內地老師到外籍老師都有,通通是年輕壯男。

當年林青霞與邢李㷧屢傳婚變,她輾轉舞池消愁,身邊人曾與本刊透露:「林青霞大約學咗一年半,好大癮,成日搵Sergey教跳舞。以前一個星期跳一次,而家就變成一個星期跳幾次。甚至乎大時大節佢都係去跳舞打發時間,唔見佢同老公一齊。」Sergey等人自然如魚得水,而其中一間受強制檢疫的Danzstage Dance Studio,師資名單中正正就有Sergey K.。
跳舞為攞彩 闊太名媛也瘋狂
跳舞為攞彩 闊太名媛也瘋狂
比美、比舞技,就連跳舞老師的級數亦成為闊太圈互相比較的「名牌子」,與吳汪靜宜一樣喜歡幫襯Starlight Dance Club的還有南豐集團話事人陳慧慧,以及已退休匯豐私人銀行家王以智。王以智曾表示「學跳舞,只因為我鍾意同我想做到更好」,於是豪使天價一億二千萬學費隨拉丁舞王舞后學舞八年,但因拉丁舞王Mirko Saccani在公開練習時連番羞辱她,最後遭她告上法庭。

這亦揭露了闊太們的野心,跳舞不止是興趣,更要爭名奪威。王以智曾以四百萬包起舞王 Mirko出賽一次,兩人曾參加邁亞密、洛杉磯、紐約的師生拉丁舞公開( Pro-Am)大賽,均獲冠軍,據悉,她每次出征,都坐頭等,住宿豪華酒店,動輒就要幾十萬元。

有圈內人士就曾細數,「包老師出賽前特訓學費,海外食住,十幾萬元比賽衫要買埋俾老師,每次阿太出賽動輒用五十萬元。」天外有天,另一名媛 Ling Nelson更使一百萬美元,包起另一世界舞王 Donnie Burns作賽。其他如鄭家純夫人葉美卿、胡應湘太太郭秀萍等,亦爭相「包起」名師遠赴歐美參加國際師徒( Pro-Am)賽奪標,2005年美國邁亞密的專業及業餘舞者師生賽,鄭太葉美卿夥拍名師 Roberto Villa獲得冠軍。

英國黑池每年的舞蹈大賽,就曾經吸引了不少愛跳舞的闊太帶着名師去觀戰參賽。當年壹仔於英國直擊,新鴻基郭氏三弟郭炳聯太太劉寶賜就一拖二,和兩名較她年青得多的國內導師去看比賽,更入住貴價酒店The Imperial二樓全海景房間,兼以專車往返會場及酒店。
使錢如流水 過萬置裝費 千萬整私竇
使錢如流水 過萬置裝費 千萬整私竇
闊太跳舞使錢如流水,一套跳舞衫動輒就幾萬銀一套,美麗華集團前媳婦兼金象苑泰國菜館老闆娘徐美琪就話:「我要做到有可觀性。」有二百多件舞衣的徐美琪,出動私伙狐狸披肩扮白狐,「最貴嗰件要五千蚊美金(約四萬港幣)。」舞衣上又鑲滿 Swarovski,就算水晶隨動作散落地上,亦不在乎。

有闊太揮金如土,亦將興趣打造成事業,意在為姐妹舞友們提供私密高級場地。徐美琪就與友人,購入北角木星街縉景臺地下五個相連鋪位,將整條街改裝成「跳舞街」,設有大型跳舞場所及精品店。徐美琪透過專才計劃引進北京舞蹈學院院長助理梁思源駐場教舞,將拉丁舞文化推廣。不過記者日前到訪上址,「跳舞街」美夢成空,縉景臺地下只有餐廳及辦公室等,只剩對面一間Friends Juction Dance Studio。

政府連日陸續公布牽涉跳舞群組的舞蹈會所,總計21個舞廳,跳舞群組個案主要曾赴Starlight Dance Club,惟個案多同樣光顧另兩間舞場,香港明星舞蹈藝術學院,以及Heavenly Dance Studio。本刊發現三間舞蹈會所,背後均有闊太名媛撐腰。
澳門名媛過江龍 打造高級舞場
澳門名媛過江龍 打造高級舞場 Starlight Dance Club由陶曼瑩於2014年底創辦,近年崛起成為闊太們的寵兒。陶曼瑩於同年豪擲超過七千二百萬,買下駱克道三湘大廈32樓全層,打造成四千多呎的高級舞蹈會所。今次成為爆疫源頭,Starlight便暫停營業,記者到過現場,只見連電梯大堂都關燈,人去樓空。

陶曼瑩本身亦是名門望族,父母為澳門政商界名人,先父陶開裕是前中華總商會副會長,母親譚煥容為前廣州市政協常委。據悉陶氏夫婦與何善衡家族、霍英東家族、何鴻燊家族,以及何賢家族等是好友,經常穿針引線,召各路富豪向祖國捐錢。陶開裕發展建築生意,承建了葡京大酒店、新麗華酒店、回力球場等。而陶曼瑩亦女承家業,曾任廣東省政協委員,澳門濠江中學校董會名譽董事長,現為友聯集資有限公司董事。

陶曼瑩愛跳舞,她創辦澳門國際職業標準舞協會,開班親自教跳舞,就連兩個兒子都是舞林中人。她持有亞洲星暉舞蹈協會有限公司(Asia Starlight),其兒子黎德宣正是亞洲星暉舞蹈協會會長,不時有比賽邀請其當評審。Asia Starlight總部位於澳門,過去曾連續超過十年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舉辦「亞洲公開巡迴賽——國際體育舞蹈公開錦標賽」,而位置灣仔Starlight Dance Club亦只是她舞林版圖的其中一站,2016年,巡迴賽終於發展到香港,加上新開的舞蹈會所,鄰近有齊雀館,私房菜及酒家,闊太跳完舞,直落消閒聚餐,Starlight自然客似雲來。
陳鮑雪瑩投資舞校 由香港跳到大陸
陳鮑雪瑩投資舞校 由香港跳到大陸 另一間牽涉其中的香港明星舞蹈藝術學院亦關閉七天,仍見門外貼滿學員熱舞狂歡相。官網可見,校長黃強由1994年起開始參加各地拉丁舞國際錦標賽,多次榮獲職業拉丁舞組冠亞軍,又跟隨過世界拉丁舞大師專研舞技。他取得英國國際舞蹈教師協會(IDTA)和英國皇家舞蹈教師協會(ISTD)國際級教師,世界舞蹈協會(WDC)國際級裁判,中國體育舞蹈國家級教師及裁判等資格,來頭不小。不過他於2012年,離奇由蕪湖跳到香港,創辦了香港明星舞蹈藝術學院。同時亦創辦了世界舞蹈教師聯合會(WDTA),並擔任創會會長,聲稱要推廣中國體育舞蹈,與國際接軌。翻查資料,他只佔香港明星舞蹈藝術學院4成股份,幕後大老闆是陳鮑雪瑩(Chan Pau Shiu Yeng Shirley)。

陳鮑雪瑩丈夫是上市公司萬威國際(167)創辦人陳煒文,報住跑馬地半山怡園。她去年以4,980萬元賣出私人物業西半山豪宅瀚然,賬面賺347萬元,對比投放在舞蹈上只不過九牛一毛。2017年,明星舞蹈藝術學院又在合肥市開設分校,陳鮑雪瑩與黃強就親自到合肥主持開幕典禮,一反日常低調作風。
包氏姐妹愛跳舞
包氏姐妹愛跳舞 號稱全港最氣派的舞蹈會所Heavenly Dance Studio,在上環佔地七千呎,據知由已故船王包玉剛長女包陪慶與其舞蹈老師鄧先凡夾份投資。翻查資料,舞蹈會所所在的單位由鈦鋼有公司以一千五百六十萬買入持有,該公司董事亦有包陪慶。跳舞群組爆發後,Heavenly Dance同樣關門避疫,甚至徹底封場。記者在現場發現,大樓電梯離奇用黑紙封去通往8樓的按鈕,該層正為Heavenly Dance所在位置。

有財有勢,Heavenly Dance師資雄厚,囊括中外舞者,管理層皆是由來自英國及波蘭的世界知名舞者,主要的兩位董事分別為來自蘇格蘭的拉丁舞王Mark Robertson,他14歲便取得少年組世界冠軍,在青少年組別曾達全球排名第二;以及同樣來自英國的Philip Redmond,15歲獲得英國舞蹈公開錦標賽第二名,並曾蟬聯三屆愛爾蘭專業社交舞錦標賽冠軍,實力可謂在一眾舞場中最為厲害。

Heavenly Dance Studio每年主辦的「亞洲國際標準舞錦標賽」,包陪慶以及一眾舞癡闊太如謝玲玲、王以智、陳慧慧、吳汪靜宜,以及「糖王」郭鶴年的前媳婦本田由美子(Yumiko Honda)都會出席,甚至大顯舞技。以前包陪慶興致一到,她便會邀請朋友到老父深水灣大屋開舞會跳個痛快,辦舞蹈會所後,據知郭炳聯、丁午壽和田北俊夫婦都是這間學校的常客,逢週六、日下午三至六時還有茶舞happy hour,不過只屬私人會所,不招待外人。

包氏姐妹愛跳舞,三女包陪麗以前更鬧出笑話,2005年,包陪麗以主席身份出席香港芭蕾舞團活動,她睇完赤膊上陣的首席男舞蹈員示範辣身舞,即主動出擊,口擘擘問人幾時得閒為她私人授課。她事後解釋:「我細個學過半年芭蕾舞,但後來想放多啲時間學鋼琴才無學,而家想學番當練肌肉,跳拉丁舞時,姿勢都挺啲。」為了跳舞,闊太多高貴的身份,都暫時放低了。
記者:調查組、財經組

攝影:攝影組

剪接:剪接組
----------------------------

上次的組合升42% |2021第一季再砌出增長15%組合的部署|壹齊分享網上直播講座|譚朗蔚 x 黃偉豪

立即了解更多



----------------------------

英國BNO 5+1 置業篇 | 英國好校區 x 高回報物業 | 英國物業實戰投資專家余震東 | 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立即了解更多



----------------------------

BNO 5+1 英國搵工途徑及工種 | 由香港過渡到英國 搵工必修篇 |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立即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