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奶愛跳舞 | 畀700蚊有男導師陪跳舞 師奶:生活寂寞當做運動

  • 發布日期:2020-11-25 00:01

 

上週四(19日)的一宗確診個案,揭開武肺第四波疫情的序幕,患者在傳染期期間曾到訪舞場,其後演變成「跳舞群組」,截至昨日(24日)已有累計多達187人中招,成為至今最多人染疫的傳播群組。

然而,群組中染疫的女患者均有共通點,通通為中老年人,而且,病毒既唔認錢又唔認人,不論貧富都有份,除了有上流社會的名媛闊太中招,亦有不少患者只是牛頭角順嫂。究竟,舞蹈是否有甚麼魔力,令各位靚姐靚太如痴如醉,瘟疫期間仍願冒險上演一齣樂齡版「狂舞派」?

阿嬸除罩忘我大匯演

阿嬸除罩忘我大匯演

數天前,網上流傳一段名為「君好標哥好友11月之星生日會大跳扭腰舞」的片段,片中可見,在涉事的美孚君好宴會廳內,眾人皆忘卻Covid-19及599I的可怕,在’97難兄難弟的歌聲下,展現鏗鏘的舞步,流露自信的目光,不過,如此親密接觸恐怕少不免會有體液交換,汗水和飛沫也隨狂野的舞姿飄蕩。

片段令眾網民火冒三丈,鬧爆片中人的自私行為,連特首都要公開譴責。除了片中的宴會廳,整個跳舞群組還牽涉十數個跳舞場地,除了多間位於港島區專門招待名媛闊太的跳舞中心外,還有一些位於九龍新界,提供茶舞和晚舞環節的街坊酒樓。

因應跳舞群組蔓延,政府日前宣佈涉事舞廳須即時停業5天;昨日(24日)記者走訪多間涉事舞廳和酒樓,發現他們亦已重門深鎖。另外,當局亦強制本月1日至21日曾到過上述跳舞場所,不論是跳舞唱歌抑或飲茶食飯的市民,均必須在昨日(24日)之前到四個指定檢測中心(包括油麻地梁顯利、鰂魚涌、瀝源及元朗市東社區會堂)排隊做病毒檢測。
師奶:出一身汗望解寂寞

師奶:出一身汗望解寂寞

為何一班師奶阿婆,對上舞廳跳舞那麼沉迷,連世紀疫症也不怕?本刊記者一連兩日,深入油麻地的檢測中心,接觸過一些曾去過涉事跳舞場所的女士們,讓他們剖白一下心聲。

原來,不少姨姨婆婆級的檢測人士,原來十分享受跳舞的時刻,不少都表示當跳舞是種運動;有位八十八歲但仍非常精靈的阿婆表示,自己十多年前開始「習舞」全因社交應酬需要:「人的生活很寂寞的嘛,有些是家庭婦女,有些則是上班下班,有些則沒被子女理會,便惟有去跳舞唱歌了。」

另一位七十八歲、打扮時尚的靚嫲便表示,自己十多歲已學習社交舞,至今也已跳了幾十年:「我跳的時候反而沒想過危不危險,所以現在便來做檢測。」他又向記者介紹了舞廳的玩法:「通常都是自己跟朋友去,但若沒有partner,也可請(舞蹈)老師。」
花七百請男舞伴陪跳五粒鐘
花七百請男舞伴陪跳五粒鐘
原來,獨身的女士就算約不了朋友,也能到舞廳輕歌曼舞一番,因為他們可以聘請舞蹈老師作舞伴:「香港的老師是不收錢的,因為只是大家玩玩而已,反而有些大陸來的老師會收錢。」

一位來自東北的少婦江小姐亦向記者介紹請男舞伴的洗費:「他們收費多少都有,可能有些是收四、五百元,又可能是六、七百元也有,有些則八百元吧。是包括一個茶舞或一個晚舞的時間,就是五個小時。給了七百元之後五個小時內都可找他跳。」他透露,自己丈夫亦知道他經常出入舞場:「跳舞本身是很好的運動嘛,他不會阻止的。」

由於在某場所因為跳舞而染病的人,女患者都是6、70歲的年老婦人,而男患者全是2、30歲的少年人,引發網民的種種疑問及幻想。有不願上鏡的行內人表示,其實在封關之前一直有內地男士來港做舞伴,由二十多歲的小鮮肉到四十幾歲的成熟男都有。

這群來港揾食的北仔,陪跳舞也是斷鐘計,收費由數百至數千,要看男舞師的舞蹈造詣和外型質素而定,所以沒有劃一標準。而會去跳舞的師奶,大多都是生活苦悶,既唔憂柴又唔憂米,便藉著跳舞去發洩一下。

據該行內人透露,有些師奶跳完舞出過汗後便會離去,但有些未滿足的,便會跟一群男舞師繼續直落飲飲食食,又或唱K逛街;當然,這群男舞師都是講金多於講心,是會額外收費的。而這群北仔舞師,除了搖擺腰臀甚具功架之外,更是口甜舌滑,經常用花言巧語𢭃得一群師奶笑逐顏開,出手也闊綽一點。不過高興還高興,最緊要都係安全,戴返個口罩先好跳呀!

採訪:劉名、惠楚生

攝錄:田俊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