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舞群組|傳前匯豐一姐王以智為Starlight常客 06年官司揭花1.2億包跳舞導師|壹經典

  • 發布日期:2020-11-23 17:46
  • 跳舞群組|傳前匯豐一姐王以智為Starlight常客 06年官司揭花1.2億包跳舞導師|壹經典

 

第四波武漢肺炎爆發,其中 Starlight Dance Club 跳舞群組成為最受關注的傳播群組。當中,有不少確診人士為年紀較大的跳舞女學生,以及中年男跳舞導師。

其中更不乏城中闊太,日前宗菁華在《武漢肺炎第四波|跳舞群組震盪富豪圈 城中頂級闊太人人自危》 提到,有傳跳舞群組中的闊太就有吳汪靜宜(Rosanna Gaw)、南豐集團話事人陳慧慧(Vivien Chan ),以及已退休匯豐私人銀行家王以智(Monica Wong)等。而王以智鍾情拉丁舞多年,一直是闊太中的跳舞狂熱分子。十幾年前,她更曾牽涉一宗與跳舞老師相關的官司,揭出 Monica 花上億元在跳舞導師身上,震驚外界。就此官司,當年《壹》仔亦有報道,現在就來重溫一下吧!

2006 年 6 月 22 日第850期《壹週刊》|封面故事

王以智和 Mirko曾獲邁亞密、洛杉磯、紐約的拉丁舞師生賽冠軍。
王以智和 Mirko曾獲邁亞密、洛杉磯、紐約的拉丁舞師生賽冠軍。
億二包舞王 匯豐一姐爭威玩出火

億二包舞王 匯豐一姐爭威玩出火

「 Move Your Ass, Lazy Cow!」(擺動你懶惰的牛屁股),「拉丁舞王」 Mirko Saccani脫口而出的-句「氣」言,為他與「匯豐一姐」王以智之間劃上一道永不癒合的傷口,一億二千萬的八年合約隨風而逝,換來師徒情斷、對簿公堂。

王以智「天價」四百萬包起舞王 Mirko出賽一次,但「天」外有「天」。據稱,和王以智同場表演,卻搶盡風頭的名媛 Ling Nelson,就是以一百萬美元,包起另一世界舞王 Donnie Burns作賽。其他如鄭家純夫人葉美卿、胡應湘太太郭秀萍等,亦爭相「包起」名師遠赴歐美參加國際師徒( Pro-Am)賽奪標,爭名奪威,令闊太達至瘋狂地步。
拉丁舞王舞后 Mirko及 Fairweather雖然官司纏身,但人前依然表現恩愛。
拉丁舞王舞后 Mirko及 Fairweather雖然官司纏身,但人前依然表現恩愛。

跟匯豐私人銀行亞洲區行政總裁王以智( Monica)對簿公堂的十五屆世界冠軍的 Gaynor Fairweather,與夫 Mirko在灣仔謝菲道灣仔新時代中心六樓經營「時代舞藝學校」。然而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此校佔九成的大股東,正是九六年因桃色糾紛被同居女友兼學生陳明明刺傷的 Scott Todd。陳明明更因而被判入獄五個月。

佔有此校一成股份的小股東 Prostur Runar Johannsson,同時在上環蘇杭街開設 Dansinn Dance Studio。王以智○四年與 Mirko反面後,便以月費十六萬五千元跟隨此校的教師 James Jordan學舞。可見王以智始終離不開 Scott等一伙人的舞校網絡。
租車避狗仔隊
租車避狗仔隊
王以智盛裝出席匯豐私人銀行活動,與胡應湘妻子合照。
王以智盛裝出席匯豐私人銀行活動,與胡應湘妻子合照。
人物關係圖
人物關係圖
據王以智的同事說,在上庭前一星期,她便向上司下屬事先張揚下週有大事發生,但不肯明言,於是大家都引頸以待。

果然,上週一,王以智向 Mirko及 Gaynor追討已預繳的六千二百萬巨額學費的案件開審。被告 Mirko及 Gaynor夫婦則認為是對方單方面終止協議,反申索原訴在協議中尚未繳付的四百萬英鎊(約五千七百萬港元)學費,此案轟動全城。

王以智連日來一臉自信,就算庭上覆述了 Mirko辱罵她的粗言穢語,王以智都泰然自若報以一笑。

為了防備狗仔隊跟蹤,她還故意租用皇冠車行的豐田 Camry房車。王以智雖然六十一歲,卻身材苗條。據她的阿姨江樺說:「 Monica很注重健康,奶茶、咖啡一律不喝,只喝白開水。」江樺引姨甥女為傲,形容她網球、哥爾夫球、滑雪樣樣皆能。王以智利用午飯時間,跟江樺學聲樂十幾年,水準足以在年前匯豐的慈善晚會上演唱《 Phantom of the Opera》(歌聲魅影)。
「激」勵說話成導火線
「激」勵說話成導火線
相比起九四年接受本刊專訪時,習舞後的王以智明顯嬌媚得多。
相比起九四年接受本刊專訪時,習舞後的王以智明顯嬌媚得多。
王以智與 Mirko本來是舞台上迸發火花的一對好拍檔,近年參加邁亞密、洛杉磯、紐約的師生拉丁舞公開( Pro-Am)大賽,均獲冠軍。

導致師徒決裂的一夜,卻發生於○四年八月廿五日, Mirko與王以智為準備參加美國邁亞密跳舞比賽,到銅鑼灣麗花大飯店作公開練習。其間二人風頭被同場另一對,十四屆世界拉丁舞冠軍兼 Gaynor前度情人 Donnie Burns及比王年輕廿年的師妹 Ling Nelson所蓋過。

Mirko庭上供稱,那一夜,王以智精神不集中,令他「不能從她的眼睛中看到靈魂」,遂以粗口直斥王是「 lazy cow」(懶牛)及「 move your ass」(移動你的臀部)來「激」勵她。又說:「 We are dancing fxxking horrible!」(我們跳到好×恐怖)當晚在場的舞蹈老師 James Jorden、 Gary Forster及 Philip Redmond等,都供稱聽到 Mirko高聲斥喝王以智:「你撼頭埋牆吧!」 Gary更聽到 Mirko說:「若你再這樣,我要拋你出窗!」等說話。
賺佣七千二百萬
賺佣七千二百萬 王以智三十年來叱吒銀行界,她帶領一千名員工,於去年創造了約十五億盈利,稅前利潤上升四成五。據行內人士稱,她去年單是佣金,便達七千二百萬港元,比匯豐前主席龐約翰爵士○五年的六千四百萬年薪更高。私人銀行是專為超富豪大客投資及處理財產,在匯豐總行十三、十四樓辦公的王以智亦愛投資,據聞她投資股票甚豪及甚具眼光。地產方面,她私人持有兩個被喻為全球最貴的豪宅:雅賓利( Albany)單位,市價分別是三千九百萬及四千五百萬;在她獨居的二千五百六十呎香閨內,只有一間睡房,客房則被她改建成按摩房。


王以智早年獲匯豐前大班沈弼賞識,旗下又有兩名得力女助手幫她守住江山。據行內人士表示:「佢個人幾 tough(硬朗),做事又夠辣,對下屬要求好高,如果你做唔到佢要求,冇情講!」而她最廣為人談論的戰績,要數九九年尾匯豐以九十八億五千萬美元收購美國利寶銀行。利寶銀行在出售之前,規模已十分龐大,一直是全球最主要私人銀行之一,客戶包括全球最富有的三萬人在內。王以智在這次交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地位備受重視。
一介女強人,卻在麗花大飯店眾目睽睽之下遭辱罵。
據 Donnie Burns供稱,事發當晚和王以智握手時,發現她不住地在顫抖。 Mirko又說王以智妒忌 Ling Nelson,不住地哭訴:「 I am an old fool, I am not a star, she is a star.」(我是蠢老婦,我不是明星,她( Ling Nelson)才是)。庭上一直表現冷靜的王以智,聽後不住搖頭冷笑,似是無聲抗議。
情迷意大利型男
情迷意大利型男 王以智是超級 Giorgio Armani迷,每次出席時裝活動時,身上打扮動輒過萬元,如○四年她便穿上性感裝束替「 Giorgio Armani 2004秋冬系列時裝匯演」行騷;今年三月,她又出席 ArmaniPrive'時裝騷,更有份跟這位意國時裝大師一同向觀眾致謝。
今年二月王以智又與意大利廿六歲情歌王子柏西奧同台演出及公開對話。無獨有偶,案中被告 Mirko亦是祖籍意大利,可見她對散發拉丁風情的意大利型男,情有獨鍾。
今年二月王以智出席意大利情歌王子柏西奧演唱會時,上台與王子對話。
今年二月王以智出席意大利情歌王子柏西奧演唱會時,上台與王子對話。
王失望時或者會自殺
王失望時或者會自殺 王以智作供時,直指在麗花大飯店失控的是 Mirko本人,因他感到被舞王兼太太的前度情人 Donnie Burns搶去風頭而大發雷霆,說時語氣堅定毫不退縮。
由於 Mirko和 Gaynor都說王以智唇邊常掛着「自殺」二字,辯方律師乘機追問王以智對自殺的看法,王以智即將語調放輕,一字一句吐出「我有同朋友討論過,當感到失望時或者會自殺」,將她內藏的柔弱本性暴露人前。


王以智父親是「船王」王國桐,自小生活無憂,讀名校,事業又有成就,事事追求最頂尖,連嗜好興趣也不放過,要做到最出色,成為大家焦點。


據王以智的阿姨江樺向本刊透露:「佢做乜嘢都全力以赴,讀書好叻,小時候為練好鋼琴,用力彈琴彈到手臂疼痛。」
蕭芳芳、毛妹「舞•出色」
蕭芳芳、毛妹「舞•出色」 她的母親江文琤(又名江泓)來港後到長城電影公司任編劇。在訪問中她便自爆「在片場看見蕭芳芳、毛妹姐姐跳舞拍戲但覺無限美麗」。她羨慕人家的「舞出色」,但父母親卻認為跳舞「冇出息」,堅持女兒讀理科,結果,她從瑪利諾修院學校畢業後,便負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 Barnard College數學系,最後更踏上銀行家之路。

王以智在哥倫比亞大學邂逅了一名同是香港去的同學,結成夫婦。江樺說:「我見過佢丈夫,佢好靚仔,好正派。」但王以智的丈夫早年病逝。她收起悲傷,努力向上爬,於萬國寶通銀行做了十年,在法國巴黎銀行三年,八三年加入匯豐銀行旗下獲多利公司,至今已擢升為私人銀行亞洲區行政總裁,旗下員工更由初時四十人增至今天的一千人。

工作以外,王以智過去廿多年都是孑然一身,她全情投放在種種嗜好上。

這位匯豐一姐對自己要求甚高,曾試過為了工作關係學習高爾夫球,老遠走到法國參加高爾夫球速成班,五日由朝操練到晚。

暮年將至,壓抑半生的跳舞激情,終於在幾年前爆發。她先學爵士舞,後因傷才改學拉丁舞,更揚言「睇起嚟好似容易啲」。

「我是一個非常堅定的人,一旦決定去做一件事,我不會放棄。」她在○四年接受雜誌《 HONG KONG TATLER》訪問時說。去年三月她接受雜誌《 THE PEAK》的訪問時又表示:「學跳舞,只因為我鍾意同我想做到更好」、「只要一個人有決心,就算條件有所不足,都能夠做得好過那些好有天分但乜都唔做嘅人。」外表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她,坦言穿上舞衣後便會變成另一個人。
出席意大利情歌王子柏西奧演唱會時,王以智與啟發她愛上舞蹈的偶像毛妹(右)及小提琴家姚珏(左)合照。
出席意大利情歌王子柏西奧演唱會時,王以智與啟發她愛上舞蹈的偶像毛妹(右)及小提琴家姚珏(左)合照。
Gaynor前舞伴、世界舞王 Donnie Burns出庭作供,力撐好友夫婦收費並不高昂,更笑言曾有學生以安全理由,堅持以私人飛機載自己到授課地點。
Gaynor前舞伴、世界舞王 Donnie Burns出庭作供,力撐好友夫婦收費並不高昂,更笑言曾有學生以安全理由,堅持以私人飛機載自己到授課地點。
四百萬出賽
四百萬出賽 二千年,王以智先跟隨舞后 Gaynor習舞,直至○二年又隨 Mirko練習,初時學費逾一百零四萬元,堂數限定。及後,王以智與 Mirko訂下一億二千萬元八年無限上堂協議。 Mirko庭上供稱:「王以智時常稱其他學生是『 heavy cow』(笨牛)、『 silly cow』(蠢牛),又要求我在教她前,不要教那些笨牛,免得我身體疲累」。王以智不惜以四百萬港元高價「包起」舞王作賽前練習及作伴出賽。每次出征,都坐頭等,住宿豪華酒店,動輒亦要幾十萬元。
王以智在庭上更不諱言:「鑑於時日無多,會把握人生的最後階段在舞壇獲取殊榮」。她坦承怕老,老了的人不會有很多人喜歡,她害怕照鏡時看到自己的樣子。
Mirko指出,自○三年起王以智要求將每天五堂,每週上堂五天,增加至每天六堂,每週上課七天,又更規定兩夫婦一同教授, Mirko不可與其他學生參賽。
而王以智在庭上卻斷然否認和 Mirko有性關係。
時代舞藝學院收入狀況
時代舞藝學院收入狀況
收取王以智逾六千二百萬學費後, Mirko夫婦身家三級跳,於○四年以逾千六萬購入大坑怡晴軒二千五百呎豪宅。(《蘋果日報》圖片)
收取王以智逾六千二百萬學費後, Mirko夫婦身家三級跳,於○四年以逾千六萬購入大坑怡晴軒二千五百呎豪宅。(《蘋果日報》圖片)
夫婦購入大坑千萬豪宅
夫婦購入大坑千萬豪宅 愈活愈豪的 Mirko購入二百多萬法拉利名車,又於○四年九月、即關係破裂的差不多時候,豪花一千六百五十萬買入大坑宏豐臺怡晴軒近二千五百呎大球場海景單位(該單位已升值至二千三百萬元),生活奢華。

自○四年八月廿五日晚跟 Mirko夫婦鬧翻後,王以智一方面要求 Mirko退回六千二百萬已預繳的學費,另一方面不動聲息地搜集不利於 Mirko的證據,在庭上殺舞王夫婦一個措手不及。

上週四在庭上,當 Mirko承認曾收過六千二百萬預繳學費後,王以智的代表資深大律師韋仕博隨即播放一段王偷錄跟 Mirko的電話對話,當中 Mirko斷然否認曾與對方簽署任何協議合約,又否認收過她預繳的學費, Mirko當場被篤爆講大話,並被王的代表大狀指「 Poor Liar!」(大話精); Mirko淚盈於睫地形容播出的是「 Awful conversation」(可怕的對話),然後低頭無語,全場靜默。

王的代表大狀更在庭上公開 Mirko舞蹈學校的收支情況,指出自從她跟隨二人習舞後,他們經營的時代舞藝學院由九九年十月至○一年三月,收入只有七十六萬元,至○四及○五年課稅年度,學校收入更增至一千多萬,王以智的學費便高達九百三十六萬,佔逾八成六,力證她是 Mirko這數年間的米飯班主。

王以智的代表大狀在庭上質疑 Mirko誇大服裝及化妝品等支出,分別達一百八十萬及二百八十萬元,並指 Mirko叫自己將學費存進其瑞士銀行戶口內,有逃稅之嫌。

面對王以智連串指控,身為第二被告的 Gaynor作供時即呈上一條她親手為王以智設計、鑲滿水晶的白黃色戰衣,價值高達四萬元;又高呼「好愛 Monica!」但當被原訴大狀質疑她要預繳學費不妥當時,原本輕聲柔語的她,失控地哭泣起來。
王以智在審訊期間全程,租車代步。
王以智在審訊期間全程,租車代步。
王以智當時持有兩個被喻為全球最貴的雅賓利豪宅單位,總值近億港元。
王以智當時持有兩個被喻為全球最貴的雅賓利豪宅單位,總值近億港元。
紅色家庭
紅色家庭 見慣大場面的王以智來自顯赫家庭,父親王國桐,是紅色商人,四八年有份設計親左的中華總商會的大廳並任中總常務會董,又支持妹妹王靜雪及外甥到延安,參加革命。王國桐五一年在香港創辦僑聯航運貿易有限公司,人稱「船王」,但較另外兩名「船王」包玉剛和董浩雲低調。他不幸於一九八○年一月廿五日午膳後返回公司時,在砵甸乍街被一輛 10A的巴士撞倒,幾日後身亡。
王國桐有兩位太太,據王國桐兄長王國楨的媳婦所說:「楊惠芳(王國桐的另一名妻子)現居上海,生有女兒王小琳。」
據江樺說:「我父親江博源是留學比利時的工程師,酷愛京劇,嗜好傳了給我姐姐。後來,姐姐編寫《江顏劫》,由我當女主角。」曾和王母江文琤合寫劇本《紅顏劫》( 1956)的朱克說:「江泓(江文琤筆名)入長城,是因為先生王國桐是愛國商人。江泓好靚女,好端莊。當時,長城總經理袁仰安叫我幫吓呢位太太喇。王國桐與長城老闆呂建康,都是做船務的。大家很熟,我經常到界限街王家作客。江泓要帶孩子,後來便沒有寫劇本了。兩年前,我在國慶酒會上碰見江泓,她是個很有風度的老太太。」
江泓十分活躍,歷任中總婦女組委員,以八十多歲高齡,和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媽媽尤淑圻等,出任九龍婦女福利會董事。
身為超級 Armani迷的王以智,曾盛裝出席 Armani在今年三月的 Prive 時裝騷。(《蘋果日報》圖片)
身為超級 Armani迷的王以智,曾盛裝出席 Armani在今年三月的 Prive 時裝騷。(《蘋果日報》圖片)
王以智家族表
王以智家族表
1.溫州市甌海區人,創立僑聯航運,為一代船王,與包玉剛、董浩雲齊名,又曾任中華總商會常務會董,四八年籌建中總大廳,更曾支持其妹王靜雪和三個外甥赴延安參加革命。

2.著名編劇兼導演。

3.著名聲樂家。

4.現任大律師、前香港仲裁司學會會長、溫州市政協委員。

5.擁執業律師資格、前香港仲裁司學會會長,為著名建築商人蕭漢森與曾任保良局主席司徒潔之女。

6.銀行高層。

7.置業國際副董事總經理,有「郁美人」美譽。
胞妹是匯豐下屬
胞妹是匯豐下屬 王以智胞弟王則左為建築商蕭漢森女婿,為執業大律師,住在父親遺下的淺水灣豪宅,胞妹王以慧是她在匯豐銀行的下屬,與母報住碧瑤灣。記者上週六到訪,江文琤不欲多言,便打發記者離去。
師徒對決幾個月前,王以智接受雜誌《 THE PEAK》的訪問時語重心長道:「如果你不會沮喪,你可以面對任何事情。」今次面對八方風雨,這位鑽石寡婦也一樣泰然自若。
闊太的拉丁瘋情
闊太的拉丁瘋情 跳舞老師的級數成為闊太圈互相比較的「名牌子」。圈中人士說,今次與王以智同場鬥舞的 Ling Nelson,兩年前以一百萬美金包 Donnie Burns作伴參加世界權威拉丁舞賽事 Embassy Ball。今年一月,王以智、胡應湘太太郭秀萍,各自帶老師到英國參加拉丁舞大賽,去年在美國邁亞密的專業及業餘舞者師生賽,鄭家純太太葉美卿夥拍名師 Roberto Villa獲得冠軍。

「包老師出賽前特訓學費,海外食住,十幾萬元比賽衫要買埋俾老師,每次阿太出賽動輒用五十萬元。」圈內人士說。

名太與有型的外籍拉丁舞師海外出賽,日夕相對,容易惹來緋聞。「所以好講定力,拉丁舞講求跳得性感,與伴舞者合拍眼神交流,好似拍戲,投入落去抽唔出來,就會容易舞出愛火花。」曾跟舞王 Mirko學拉丁舞的陳細潔說。

然而,經常與胡太及王以智帶老師出外參賽的名太莊李媛嫻卻駁斥:「我哋要包個男人做愛使唔使用咁多錢?揼成千萬元包一個男人可以好好,使乜要跳到對腳爛晒!」

亦有闊太揮金千萬元發展跳舞會所。美麗華集團前媳婦兼金象苑泰國菜館老闆娘徐美琪與友人,便購入北角木星街縉景臺地下五個相連鋪位,將整條街改裝成「跳舞街」,設有大型跳舞場所及精品店。徐美琪透過專才計劃引進北京舞蹈學院院長助理梁思源駐場教舞,將拉丁舞文化推廣。

另一名表表者是大家樂主席陳裕光太太羅寶靈,她於九龍灣展貿經營君豪會,並辦了個跳舞場,又在西港城經營德藝會,把頂層的大舞台飯店包裝成舞林匯聚大舞台,晚晚衣香繽影跳老舞。
 胡應湘太太郭秀萍○一年與教師尹衛東赴英比賽,被傳媒發現單獨約會。
胡應湘太太郭秀萍○一年與教師尹衛東赴英比賽,被傳媒發現單獨約會。
高官帶動熱潮
高官帶動熱潮 十多年前,帶動拉丁潮流的是一班港英高官,包括鄧蓮如、李麗娟及陳方安生(標準舞)等。

「田北俊,丁午壽,李麗娟愛包場舉辦標準舞及拉丁舞晚會,好多高官出席,我曾經幫黃星華夫婦編拉丁舞,於籌款晚會表演,呢張相有埋九倉主席吳光正夫婦。」自五歲起已跟名師習拉丁舞的 Dolby關浩揚,拿着一幅幅與名人合照說。他是《殘酷一叮》首屆優勝者。

社交舞界國際級裁判 Paul Bishop於十五年前已來港教授拉丁舞,並在陳方安生孖生妹妹方寧生於銅鑼灣八號廣場開設的 Dance Acadamy授課(現已關門)。 Paul引介舞后 Gaynor Fairweather、舞王 Donnie Burns、 Scott Todd等名師,攻佔香港上流界舞林。

俊朗的 Scott Todd十九歲來港搵食,粒粒名人如榮智健姪女榮文蔚、阮偉文夫婦,楊敏德,雲大棉新抱雲何婉薇等慕名而來。自九六年傷人事件之後, Scott銷聲匿跡,原來他與新女友 Noel在港島半山豐景台共賦同居。上週日,記者曾到豐景台找 Scott,一名短髮大眼,貌似混血兒的女子隔着防盜簾大發脾氣,拋下一句「以後唔好再煩我哋」就大力關上門。
 關浩揚是 Gaynor與 Mirko的學生,同門「師妹」王以智(以舞齡計)因學費告上法庭,替師傅感到不值。
 鄧蓮如在陳方安生胞妹方寧生開的跳舞學校,跟只得七歲的關浩揚跳拉丁舞。
+5 前亞姐饒珮君睇準拉丁舞市場,與恩師周志坤合作開拉丁舞學校,展開人生新一頁。
 關浩揚是 Gaynor與 Mirko的學生,同門「師妹」王以智(以舞齡計)因學費告上法庭,替師傅感到不值。
 鄧蓮如在陳方安生胞妹方寧生開的跳舞學校,跟只得七歲的關浩揚跳拉丁舞。
前亞姐饒珮君睇準拉丁舞市場,與恩師周志坤合作開拉丁舞學校,展開人生新一頁。
Scott Todd(右)九六年因捲入闊太三角戀被同居女友陳明明(左)刺傷,漸流失名太客。
已故船王包玉剛長女蘇包陪慶,零二年與國內舞師鄧先凡於國慶晚會表演非凡舞技。
與王以智熟稔的莊李媛嫻駁斥流言,謂名太花億元跳舞是認真學習,並非包仔做愛。
金象苑老闆娘徐美琪買了整條街推廣跳舞文化。(麥樹雄攝)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