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姐轉型記|90後直播賣衫望賺第一桶金 20年經驗歸零轉戰寵物美容

  • 發布日期:2020-11-23 07:00

 

國泰航空早前大規模裁員,沒被解僱的員工被要求簽下新合約,薪酬和福利大減。疫情、失業雙重打擊,一班空中服務員何去何從呢?

任職空姐六年半的Regene漂了頭髮,她應記者要求穿上空姐制服,「呢個髮色好唔襯套衫……不過今次應該係我最後一次著呢套制服啦。」

她憶述上月21日收到電郵,有部分同事被即時解僱,其餘的則被要求檢視新約,簽下同意書。國泰同日發出兩份不同內容的電郵,令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沒被解僱的那班人就會心慌,很快有些人沒看任何細節就簽了那份同意書。」

新合約下僱員減薪幅度達三至四成,「我覺得她很不尊重、不珍惜我們這班員工。」Regene深感不忿,「佢哋有得揀咩?根本就係剝削佢哋,違反合約精神。」自疫情爆發,幾乎所有航班停航,有很多國泰員工都表示願意停薪留職,與公司共渡時艱,「大家都想像過會炒人,但沒想過會改合約,還要迫你簽,我覺得好失望。」

「除了炒人和改合約,公司其實還有很多方法可以減低成本,但公司也沒有做。」

「好似拍拖咁,依家佢要同你講分手,就灑脫啲,如果你接受唔到佢畀你嘅offer。」她說來從容,「現在我已選擇了不簽約,所以我是不會走回頭路。」

三年前,Regene伙拍好友開了一間專買韓裝的時裝店。「我覺得自己比較幸運是三年前我開始做一個小生意,令我經濟上沒那麼大壓力。」面對簽不下手的新合約,她有後備計劃,自然可以拂袖而去。

店舖以「現役空姐每月勤飛韓國入靚貨」為招徠,Regene坦言,「客人知道我是空姐會親自去韓國入貨,會對我們有信心。員工機票也有少少幫助,(成本)平一點。」

網店由一開始沒有實體店,到開了小店,到現在搬進大一點的工作室,一步一步走來。「我們自己也覺得成績算是不錯。」Regene笑笑說。

網店大行其道,時裝業競爭尤大,Regene和拍檔事事都親力親為。「由睇衫睇版、試身、影相、做Live……全部都係我哋自己做。」Regene指,現時秋冬季一個月有四、五十萬的生意額,每個月可售出一、二千件衫。現時,她的收入平均比當空姐時多兩、三倍,「自己生意,多勞多得。」她更相信沉實工作,默默耕耘,這小店會為她賺得第一桶金。

縱然雇佣關係不歡而散,空姐生涯的點滴還是令Regene難以忘懷,「回憶是開心的,我都從來沒後悔做空姐,我覺得是值得的。」

雞手鴨腳學做寵物美容

雞手鴨腳學做寵物美容


做國泰空姐廿年的Julie,對國泰特別有情意結,因為母親也曾經在國泰的寫字樓工作,Julie 當年在外國讀書回流後,就一直在國泰工作。她見證過經濟好時客人的闊綽,尤其記得有次飛去日本,「有個日本客人,臨落機前走來送咗個純金幣畀我,一定要我收咗佢,跟住就冇咗下文,淨係話多謝你。」回想這事的她樣子也是甜甜的、傻傻的笑容,可能日本人就是這樣喜歡她吧。



Julie看過新合約,減薪三成,直言「覺得好唏噓」,「一個疫情就搞成咁,之前我哋經歷過沙士、經歷過金融海嘯,都冇咁嚴重。」



「這是我第一份工,也是我唯一一份工,19歲我就加入國泰,做了20年,也希望可以做到退休為止。」





Julie去年九月開始學寵物美容,主要是想打理自己的三隻小狗,惟疫情突襲,停飛的半年內,她更加緊學習如何為貓狗梳洗、剪毛及美容,甚至學免麻醉洗牙。



不過訪問期間,記者目擊她蝦碌樣子,Julie尷尬笑說,「其實同飛機一樣,好多嘢都係要有經驗,如果經驗唔夠,好容易會整親隻狗。」她說,「我諗我要學多20堂,最少20隻狗,到時我先可以有信心自立門戶。」



為航空業獻出大半青春,半途出家,轉去一個全新行業,「雞手鴨腳」也要行下去,「唔知有冇機會飛返上天,如果冇機會嘅話,呢個係我嘅唯一方向。」





採訪:文倩儀、林志謙

攝影:林志謙、王晴

剪接:鄧詠瑤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