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人|黃秋生連載自傳

  • 發布日期:2020-11-20 13:00
  • 自由人|黃秋生連載自傳

 

少時不喜歡上學,只愛看書,中學時除了美術外,沒有一科合格。課本沉悶,教師也沉悶,他們只會照本宣科。(只代表我個人經歷)還記得有個數學老師,每次下課鈴一響,她便舒一口氣並大聲地說:「好!落堂。」好像她是被迫當老師似的。另一位英文老師更是精彩,對同學木口木面,只對其中一個班花笑淫淫,上課時更當眾問她家住哪裡、有沒有兄弟姐妹、放學後做甚麼。算罷,我沒有正途學習的命,從小到大多遇上這些九流角色。

未幾輟學,我做過多份工作,但沒有一份長久,學徒、送貨、辦公室助理、裝修工人,每天都用到數學老師的那一句:「好!放工。」做送貨時經常遲到,將貨物按貨單內容搬上車是司機的責任,送貨員只是跟車到地點後,卸貨搬運再送出。因此,我永遠都會把時間預算得非常理想,八點出車便八點到貨倉,大家不用質疑,當然是遲到多過食飯,年青時經常失眠,那時又未有地鐵。

上了年紀的人可能還有印象,那年代上班時間的電車,沒有人流控制,能載多少便載多少,繁忙時段要搭車,非得練有輕功不可,拉着車尾窗戶跳進,而且面皮要夠厚,當你這樣做的時候,都會引來其他乘客的注目,更會發出「嘩!嘩!」的怪叫,就當他們是欣賞自己就好了。趕得上電車亦未必來得及上船,所以遲到便成常態,我懷疑我潛意識中更希望遲到,因為我壓根兒就不想幹這種無聊的工作。

跟車送貨的空閒時間特多,尤其是交通嚴重擠塞的時候,有時送三兩張單便從早塞到晚,所以我每天都帶備書本,在車上打發時間。有天又遲到,車已出發,但既然已到貨倉門口,便悠悠然地進去,那主任見我回來,遲了那麼多,手上還帶着書本,臉上竟然一點歉意都沒有,立馬無名火起三千丈說:「你回來幹甚麼?回家讀書罷!」嘩!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這不是我留的地方,要有將來,一定要回家讀書。說起來,我真要多謝那主任的棒喝呢。   

我並不是說送貨對社會沒有貢獻,而是每人的品質不同,其時當然並未知到自己適合甚麼,只明白自己不適合甚麼。人的智力、體質、家庭、教育、文化背景各有不同,沉悶的社會只有沉悶的標準,不能達至上流階級,便只可做個沉悶的人。當年香港還是個廉價工場,不需要凸出來的釘子,哪一口釘凸出來,大家便用力地把它打下去。後來的香港變得更有希望,多了很多向上流動的空間,想不到,竟是曇花一現。若現在還有年青人像我當年一樣,必有一大堆殭屍批評你不切實際、人格缺陷、反社會、廢青等等。不!你們不是廢青,你們只是不一般而已,像我一樣,是個自由人。

撰文:黃秋生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