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美國左翼激進路線抬頭:齊澤克加持下的AOC(沈旭暉)
  • 2020-11-16    

  • 壹週平行時空|美國左翼激進路線抬頭:齊澤克加持下的AOC(沈旭暉)

 

美國總統大選過後,美國會否不再撕裂?似乎不可能。早前在Patreon分享了左翼文青偶像齊澤克四年前「支持」特朗普的理據,當時他認為特朗普並不具備治理能力,其職位甚至可能威脅世界和平,但特朗普在大選中提出「為被遺忘者爭回權益」,卻正視了美國問題所在。齊澤克認為,特朗普是深層次問題引發的「現象」,單純批判特朗普,無法解決資本主義的結構性矛盾,只會讓一個接一個「特朗普」誕生。反倒是特朗普當選,左翼才可能正視美國社會的深層次危機,意識到「偽左翼」民主黨作為資本代言人的虛偽,左翼運動才能重生。

到了2020年,齊澤克接受《Oxford Political Review》訪問,終於直接呼籲催生「左翼特朗普」,這改變值得思考之餘,從極左美國政壇新秀的冒起,「左翼特朗普」似乎也終會成為事實。

齊澤克認為,在過去四年,雖然特朗普令自由民主中心退場,也令桑德斯等人冒起。這裡有一個「真相的悖論(paradox of truth)」,某些特朗普的言論雖然是謊言,但當這些謊言從特朗普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它們便被物質化(materialized),並對現實世界造成實質的影響。這公式,卻是左翼可以複製的。

相反,「溫和路線」就沒有這樣的效果。齊澤克以法國為例,指出總統馬克龍希望走「有效率的技術官僚路線」,令越來越多法國人不滿,導致黃背心運動爆發,但黃背心運動又未能轉化為持續抗爭,故此「人民單純的不滿」與「理念性的運動」,就被硬生生分割開來。

相較下,特朗普就能夠令兩者結合,而齊澤克認為「左翼版本特朗普」例如桑德斯,同樣亦可以。所以他認為,要重塑一個自由民主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個走中間溫和路線的拜登,而是一個走「更堅定左翼路線、並且講道理的侯選人」,將自由民主主義激進、極端化,這樣才能令左翼運動得到真正的重生。

在比較政治視角,齊澤克認為桑德斯這個上了年紀的所謂「極端左翼分子」,若放在20世紀中葉,其實不比歐洲的社會民主倡議者極端。另外,往更邊靠正是特朗普2016年致勝的關鍵,顯示候選人不一定要往中間靠才能獲勝。波利維亞新總統阿爾塞(Luis Arce)是一個成功例子,他標榜自己是一個「行社會主義的技術官僚」,而波利維亞沒有如委內瑞拉或古巴一樣倒塌。

民主黨的明日之星:「極左女神」AOC會帶來甚麼?

今屆美國大選,拜登嘗試走會傳統建制的中間路線,但除了右翼「特朗普們」推陳出新,左翼也的確出現了齊澤克呼籲的「左翼特朗普」。近年冒起的民主黨新人、現年只有31歲的紐約州眾議員AOC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風頭正勁,在twitter坐擁超過400萬粉絲,大有成為「極左潮流教主」之勢,齊澤克也點名對她寄予厚望。她的從政前途,就很值得關注。

AOC出生於紐約市貧民區Bronx,父母都是波多黎各人,身為勞動階級,2007 年的金融海嘯令家庭瀕臨破產,父親一年後過世,母親要當清潔工養家。雖然成長環境惡劣,但AOC仍考入名校波士頓大學,修讀經濟與國際關係。以上出生,完全符合左翼最政治正確的樣板:拉丁裔、女性、勞動階級,同時奮發向上。

AOC冒起的契機,源於2018年眾議院紐約州第14選區選舉,她在民主黨初選爆冷擊敗連任十屆的黨內大老Joe Crowley。當時Crowley籌到近 300 萬美金競選經費,AOC只籌到12 萬美金,但不收企業政治獻金,反而成了她的清泉之路。結果,她也不負眾望,在中期選舉擊敗了共和黨對手Anthony Pappas,28歲就成為眾議院史上最年輕的女性議員。自此AOC人氣甚旺,雖然經常被評頭品足,從衣著打扮到高中行為都成為焦點,但都懂得以幽默得體的手法回應。

有網友在留言補充,AOC的真正崛起,是2018年的「亞馬遜第二總部事件」:當時亞馬遜選定紐約市內的Long Island City為新的第二總部,這是紐約市以巨大免稅額承諾爭取回來。不過這消息毀譽參半,因為紐約市有極大量的問題(貧富懸殊、交通、房價高企等),AOC發起了連串大規模示威遊行,最終逼使亞馬遜放棄計劃。參與遊行示威的市民認同AOC的觀點,認為亞馬遜只會自肥,而不回報社區;加上聘僱的大多是科技專才,當地社區人士不會受惠,反而會因為大量外來專才湧入,而使已經貴得離譜的房價進一步飊升,逼走原來的貧苦居民。AOC主導至亞馬遜計劃流產,就成為她的成名作。

AOC自稱為「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因為出身關係,對性別、種族議題特別關心。2019年,特朗普要求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 (ICE)在紐約、洛杉磯、芝加哥等大城市掃蕩非法移民,AOC與其他背景相近、被稱為「四人幫」(The Squad)的同夥卻爭取廢除ICE,令特朗普在Twitter開火,猛轟四人幫「不爽就滾回『你們的國家』」。自此,「The Squad」儼然成為民主黨內的茶黨,專門在激進側翼制衡黨內主流派,成了特朗普眼中釘之餘,也為黨內領導帶來不少麻煩。

當民主黨內出現茶黨式「The Squad」

AOC的煽動性言詞眾多,例如在 2019 年的女性大遊行演講時,就問群眾「妳們準備好暴動了嗎?」但更左的還是她的政策,例如積極推動「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希望十年內讓紐約州全面使用再生能源;醫療議題上,則支持桑德斯提出的全民健保,要求政府完全支付所有人的醫療費用,可謂對美國現存醫保制度的全面反對。總統辯論大會中,特朗普就拿這類激進政綱不斷質問拜登。

2020年,AOC在國會選舉成功連任,但眾議院部分席位被共和黨奪回,黨內中間派對AOC的激進主張頗有微言,認為這是導致民主黨失利的原因之一。但AOC卻認為自己才是民主黨的成功標記,多次呼籲拜登要吸納她這樣的「進步派」進內閣,令民主黨的黨內分裂完全暴露。至於AOC一直支持的老祖宗桑德斯也公開要官,說如果拜登邀請他擔任勞工部長,會「十分樂意」。

最具爭議性的,還是她在大選後推出類似香港「舉報熱線」的「特朗普問責計劃」(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說要「懲罰」特朗普的選民、金主、政府僱員,讓他們不能再進入政府、企業董事會等,引起美國政壇強烈反彈,即使是最支持拜登的自由派媒體,也覺得受不了,紛紛呼籲拜登與之割蓆。最終在重重壓力下,計劃也被逼腰斬,然而AOC卻從中贏得了人氣,假如特朗普人氣持續,她也肯定一樣。

極左、極右從來都是雙生兒,這是美國的未來,恐怕也是人類的未來。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