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翼求生記|國泰裁員後工廈自建駕駛室 空姐機師逆境戰鬥:仲想返上天空
  • 2020-11-15    

 

2020年1月22日首宗武漢肺炎殺入香港,生活突然巨變。香港人熱愛旅行、喜愛返視作為鄉下的日本。但疫症仍肆虐,全球停飛,港人熟悉的國泰港龍宣佈裁員,就算留得下來,都要接受減薪,隨時變成最低工資人士,一班飛在天上的天之驕子,都要落地。但是他們依然有一個夢,就是重新飛上天。

機師JJ慨嘆疫情令升職階梯突然止步,「本身預計九月已經有足夠工作時數,令P牌變做正式牌,但係而家停咗喺度。一日未甩P,一日都冇可能去坐機師左手邊的位置。」JJ與另一些機師行家設計了一套模擬飛行器,吸引了前國泰空姐Tiffany參與。原來,她身為空姐,亦有一個機師夢,「好多朋友都會笑我,你條友真係不食人間煙火,而家航空業搞成咁你都仲走去學揸飛機,唔使錢嘅咩,唔使時間嘅咩?」

甩P牌不成的機師

「當年聽師兄講,港龍一開始係一間細到冇得細嘅公司,只得一架飛機73728,當時有句話是『天上有地下無』,直到佢開始有成績,佢買第二架飛機,就變成『天一半地一半』,經歷過俾人收購同改名之後,到2020年一場災難後,連天一半地一半都冇買,咁就乜都冇晒!」在歐洲一間航空公司任機師的港男JJ說。

停飛令一眾機師也停業,為了維持駕駛飛機的能力,決定唔可以比自己技術生疏,JJ與另一班機師租了一個100呎的工廈單位,土炮製作了一套模擬飛行器,希望業餘飛行發燒友也可來體驗飛行滋味。JJ稱,全港只有兩處設有類似的模擬飛行器,原來在外國是很普遍的,外國較專業的模擬飛行玩家,會用車房或者其中一間房設置,「靚啲的會有殻, 180度或者270度嘅projector ,我哋呢一個就是有限嘅時間、有限嘅錢砌出來。」逼真的程度,連機艙內的氣流聲也有模擬,冷氣涷到記者有股衝動想問:「有無毛氈?」

此處「集百家之大成」,「有朋友架車唔要中排座椅,有我以前張書枱,例如呢度,我以前張書枱拆除木板,有以前嘅床板,包括以前其中一個朋友屋企玩開嘅sidestick 拎咗過嚟。」不得不買現成的配置,是需由廠商生產、自己無法製造的Overhead Panel(頂板),算是當中最貴的配置了。

不過講到最土炮,記者覺得是座位下的板車可以前後拉動。

原來國泰港龍的機師訓練計劃,是世界各地機師也夢寐以求的,「因為在外國自費做這件事,起碼要花百幾二百萬,仲要唔保證你之後有一份工可以返,國泰港龍訓練計劃係幫你支付所有費用外,如果成功完成,會直接給你一份工作,所以變相國泰港龍計劃一開始就送了百幾、二百萬俾你做機師!」不過港龍折翼,難道真的要唱「天氣不似預期,但要走,總要飛?」不知仍有沒有機會唱了。

很多人對於做機師,有很多美好的幻想,JJ指這並非他從小就想當的職業,或是什麼夢想,不願上鏡的JJ本來就有深近視,曾經以為近視就不能當機師,後來知道近視者也有機會當機師後,本來讀工程出身的他開始考慮做機師。他不諱言,當初做機師或多或少出於虛榮感,「老實講,佢嘅人工唔會差,唔需要返朝九晚五,我最憎同人塞車返工,亦都唔鍾意返Office,佢有一個好有系統晉升機會。」

身處駕駛艙,JJ開始體會到翱翔天空上的快樂,去一樣的目的地每次的日出日落也不同,視野遠超乘客手掌大的窗口,看到180度或以上的天空景色多醉人。可惜好景不常,JJ只當了一年左右副機師,就面臨航空業大寒冬,他所在歐洲航空,當他放了一個假期回來,已全面停飛。為了搵食,JJ即時去考不同牌照轉型:考的士牌、巴士牌,遊輪牌,連保安牌也考了,「真係馬死落地行,有咩做嘅,可以維持生計嘅,都即刻做。」

「問我會唔會返去做機師呢一份工,我好敢答你:一定會!無論點我都會一定返去做,因為已經洗濕咗個頭,由冇興趣呢份工,變做有興趣,洗咗太多錢係呢樣嘢度!」

地上練飛的空姐

在國泰做了10年空姐Tiffany,入行首九年也是做俗稱「BC」(Bar & Cabin),即是空姐當中職級最低;捱到第十年終於有出頭天,去年8月獲升任為機艙事務長,但武漢肺炎一個巨浪打過來,令她由升職,變成失業。

問Tiffany空姐生涯有何難忘事,她憶述有件「重口味」的事令她哭笑不得:「有一次飛日本,突然間大家聞到好臭嘅味,有機艙事務長踩到一啲嘢,將嗰樣嘢,由機嘅中間一路踩到去機尾。後來得知,有位操普通話嘅女士,突然間話自己要去廁所好急,但起飛時我哋一定要制止乘客去廁所,點知原來佢喺自己個位上解決咗!」

她指又有一次,同事與乘客爭吵起來,是由於飛機將近起飛時,那乘客不肯將手袋放在地下或者放上行李艙。Tiffany見那乘客如此激動,就輕聲問那位小姐其實是什麼來的,看看如何幫到忙。「當刻佢就爆喊咗,佢就話呢個係我爸爸嘅骨灰嚟㗎!」Tiffany 於心不忍,提起此事更一度哽咽,「我哋飛行安全嘅條例,又真係唔可以擺嘢在大腿上。但我那一刻沒想到自己會否犯規,酌情處理,將佢擺係一個平時我會擺喺手袋嘅位置,畀幾個咕𠱸圍住,確保佢唔會跌,唔會同其他嘢擺埋一齊。最後乘客好多謝我哋,因為佢自己真係好掛住佢爸爸,佢唔想將佢爸爸亂咁擺。」

Tiffany指她與同事間一直也聞到「魷魚味」,因為明白公司不可能無止境蝕本經營,但萬萬沒想到,零投訴記錄、甚少請病假的她,也是第一批裁員名單上,「10月21號朝頭早起身,打開手機,個腦一片空白。我記得出咗去尖沙咀海旁坐低,不斷諗返這10年來發生咗咩事,眼淚也流下來,亦都諗返點解?點解會揀中我呢?」

要交還制服的一天,Tiffany最後一次身穿這套空姐制服,與愛犬拍照留念。Tiffany 一邊看著證件及名牌,一邊喃喃自語:「好唔捨得,可唔可以留返俾我?」

與其他航空公司普遍是深色系的制服不同,國泰的空姐制服是紅色的,猶如「利是封」,穿著走在街上特別搶眼,Tiffany 笑言身穿空姐服享有特權一般,「試過着件制服搭車,過條馬路過極都過唔到,因為好多車,試過有小巴司機打橫攔住條路,就揮手叫我快啲過,好似着住套空姐制服就好多人會幫你咁樣。」Tiffany咧嘴笑邊說邊回味:「還以為拍戲先有的橋段。」

空姐制服下的她,其實一直也夢想當一個機師,自言讀書不佳的她,買書、睇YouTube片自修,平時也會到JJ及一班機師的模擬飛行艙練習。

Tiffany指她的機師夢迎來不少質疑,但是她對飛行仍充滿熱情,「我記得第一次去做Flight SIM(飛行模擬器),我好感動,當我真係控制住架飛機,其實明知唔係真,但降落嗰吓,會感動到好想喊出嚟!我記得以前睇過一套日劇講女飛機師的,叫做《Miss Pilot》,我記得堀北真希喺入面講過一句說話我好有感覺,『今度は本物を飛びたい!』中文意思即是『我下次要飛一隻真嘢』,我嗰刻真係好感動。」

想繼續進修做機師,但是突然失去工作,手停口停,所幸她兩年已開設了自己的舞室,教授空中吊環舞,希望在限聚令放寬後勤上課,幫補家計。

訪問完結後,空姐Tiffany 向記者發短訊,一向眼淺的她聲音沙啞地說:其實內心很感激在國泰中的十年,對公司留有美好的回憶多過怨憤。每個機組人員,在每一班航機到達目的地後,都會彼此說一句「thank you for the flight」,互相支持。這句話雖然漸行漸遠,但依然在他們心中迴響。



採訪:尹梵高

攝錄、製作:林志謙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