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百年古樹再生|不忍噸計死樹變垃圾 藝術家回收再造精品:送去堆填區但又進口木材很折墮
  • 2020-11-04    

 

黃卓健Ricci是裝置藝術家,近年主力回收香港一些塌樹,或遭蛀蝕喪命的死樹,「我本來不認識樹,但因為喜歡美麗的事物,一次偶然回收塌樹,打開樹板,發覺這個天然的設計很驚人,紋路很特別,每一棵樹,就算是椏枝,主樹幹,樹枝,都是很神奇的存在,令我深深愛上樹木。」

他創辦香港木庫,回收塌樹,借屍還魂,製成傢俱、擺設品,「每年香港進口二十萬噸木材,而我們棄置十萬噸木材,送去堆填區,其實只要我們願意動腦筋,鑽研各樣技巧,這些木材可能不只是一個擺設,亦不會在堆填區,而是應用在生活中。」

走進元朗橫洲一萬五千呎的工場,門口擺放一大堆樹幹,他解嘲說:「這是案發第一現場,當樹砍掉,會運送到這裡,先在這個區域卸下,用人手和機器,將大小樹幹分類,放在另一邊疊好。」

樹入倉後,會放在帶鋸,夾好後,像切魚生那樣一片片切開,放在後面空地,做一個初步的風乾,堆疊好再放入乾燥窯,做大約三星期的乾燥,令裡面的水份完全揮發,再進行下一步的加工,如人手入榫、打磨和上色等,製成傢俱。

每一棵死樹都有故事,像眼前這棵已經初步「切片」的百年樟樹,直徑有一張圓桌那樣大,Ricci說,它「生前」約有四層樓高,因被白蟻和真菌侵蝕,一夜間整棵樹枯死和倒下,樹主人不忍,於是送它來這裡,希望能投個「好胎」,以另一個面貌再「存在」。

「這個是很小的白蟻侵蝕通道,這是泥漿,很有營養,不要輕視這個洞,曾經有一條這麼長的蜈蚣爬出來。」「通道」的直徑約莫有一個「水杯」大,但原來白蟻在樹底造成巨大的破壞,巢穴及裂痕大如一張桌面,為忠實地「紀錄」這個事蹟,Ricci會保留部份裂紋,讓它成為茶几的獨特圖案,作為對這棵百年樟樹的最後致敬。

他說樹的死亡有延緩,有時樹自己也不知道已死去,樹幹被鋸成一截截,「斷肢」還安份守己地長嫩綠的葉芽,一覺醒來已轉化成一張椅子。

「這是檸檬桉、南洋杉,即聖誕樹很高那一種,這是荔枝木、這是浙江潤楠,這是龍眼木,都是香港常見的樹木。」倉的一樓是工作室,一列深深淺淺啡色的樹板,筆挺地樹立。

「大葉紫薇就是街上常常看到的,那些開紫色花的樹,一般來說,直徑大約二十厘米,但身後這樹板,直徑有四十至五十厘米,真的很老,它是來自河貝村的一棵樹。」

為了紀念這些樹的生平,產品會有一行小字,注明樹的品種、所在地,倒塌事故,如「山竹。屯門。白千層」。

木庫裡任何一件木材,他都可以滔滔不絕說出它的來歷和故事,但他說,自己不是自少愛樹的人。

「爸爸做不銹鋼工程項目,可說在鐵佬家庭長大,但不能說跟樹木有很大的淵源。」

他在大學唸建築藝術及設計,畢業後從事室內設計、藝術品裝置,有時會為一些樓盤、私人住宅做室內設計,像建築物大堂,內櫳如何裝潢等,當一個項目完結,可能是三至四個月,整個裝潢會清拆,做了近十年,他開始懷疑人生,「很想做一些設計,能夠有多些影響力,不是影響一個客人,可能影響一班人,可能影響一個社群。」

轉捩點是二〇一七年天鴿颱風襲港,他回收朋友一些塌樹的樹頭,「一個大腿般粗的樹頭,在工作室放置了一年,搬來搬去,因為佔用了很多空間,於是打開板,劈開一半,發覺紋理比想像中美,雖然知道台灣相思是怎樣的樹,但打開之後,是另一回事,發覺跟我們做開的美國胡桃木,紋路相類似,但就更美,更有一些金色的影紋,於是想到很多颱風塌樹,可能有潛力循環再造,棄置在堆田區,實在太可惜。」

他開始構思,能夠如何使用這些塌樹,開發成做設計的物料,「但純粹只是空想。」

到後來颱風山竹造成非常多巨樹倒塌,「如果真的由它送去堆填區,但又進口美國和內地木材,感覺很折墮,真的沒有事可以做嗎?還是我們不懂得,沒有機會,沒有想法。」

起初,他以玩的心態來嘗試,因為不知道裡面有甚麼,有空就做櫈,做一些傢俱,比較零星地去嘗試,直至要下決心,心想不如嘗試實行系統化地回收,當一個startup來做。

他開始上網搜尋資料,發掘出路,發覺外國有很多年青人從事伐木、攀樹師那類的工作,他們伐木後,會將剩餘的木材運回家,放在車房,斬開一件件,進行風乾,造成很漂亮的傢俱,「在外國,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在香港,卻好像遙不可及,因為我們不懂得木工的技巧?因為我們沒有市場?因為我們沒有機器?還是因為我們不認知,所以沒有實行。」

「我們的面前,有過萬噸樹木棄掉,變成廢柴。」

這問題纏繞了一段時間,直至他和團隊決嘗試去廢樹場,收集一些樹頭回來做傢俱。

二〇一九年新年,他們去屯門廢樹場,取了三至四噸樹回來,為這片寶藏驚喜不已,「表面看不出來,一片啡色,不知道是甚麼樹,運回木庫,再問問其他人這些是甚麼樹種,才發覺原來都是豐富的木材,有相思樹、荔枝樹、龍眼樹。」

這樣寶貴的天然資源浪費掉實在可惜,他開始實行重生大計,研究買甚麼機器,回收、循環再造的流程是怎樣。

去年八月,計劃付諸實行,租廠房、添置大型機器,做風乾、切材,「把一個原樹頭變成樹板,再變成傢俱,香港沒有人這樣做,我們要摸著石頭過河。」

技術問題層出不窮,收樹回來,地上放滿木材,要逐個樹枝折除,放好它,存倉是一個問題,如何將一棵塌樹,變成隨手拾起就能用的樹板,又是燒腦。

「回收是很大陣仗的事,那感覺很震撼,嘩,好大棵樹,點搞呀,如何安排,租一輛大吊車收一整車的樹回來,才合符成本邏輯?收回來,又要花很多時間剝皮、開板,研究如何處理乾燥。」

一輛車會帶來三至四噸樹木,不能徒手搬運,否則會弄傷,一定要有重型工具,例如剷車、挖泥機,抓起樹幹,一班書生邊做邊學,經過約一年時間鍛練,現在都周身刀把把利,「我們會懂得駕駛剷車挖泥機、鏈鋸,懂得開板、用焗爐做乾燥。」

除了回收樹,他開始構想植樹計劃。

「種樹也是很開心的事,在還樹一個存在的同時,我們也可以愛一棵在生的樹,因為樹,我們才有這麼多木材使用,在它死之前,應該好好地照顧它,給它最好的,就像它對待人那樣,把最好的給人類。」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