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香港人不能擁川普?(陶傑)
  • 2020-11-01    

  • 坐看雲起時|香港人不能擁川普?(陶傑)

 

總統大選造成「撕裂」,香港特別情緒化。香港人壓倒性支持川普,包括港女,但不知何故,卻令一些比較大愛包容、據說看世界比較Balanced之人覺得有點生氣。

他們說:不要一面倒的押注川普,否則拜登上台民主黨政府會施行報復。

此一論調,本身就很好笑。美國選總統是全球的事,英國開賭盤、印度社交網絡討論、日本網民熱議、非洲人和伊朗也都伸長脖子,一面看熱鬧一面評論。美國之興亡,直接關係除中國十四億之外之全人類之安危。香港是全球化的一部份,當然有資格熱烈討論。

就像六十年前的「南華對九巴」,一樣未戰先哄動。既然美國民調說拜登壓倒性當選,香港人又習慣幫Underdog,請問擁護川普又有何問題?

何謂拜登上台會憤怒報復,完全是唐人街中國式中國人小眉小眼之井見世界觀。中國和香港問題不在拜登競選政綱之列,美國選民之關心事項,由蓋茨微軟員工用戶到紐約洛彬磯的瞓街窮鬼都不會放在眼裡。

香港人討論美國大選,正如英女皇招待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高齡英兵,在白金漢宮園遊會,有一批香港人也在麥花臣球場圍坐,熱論當年諾曼弟戰役,指出英國的盟軍有何得失,你以為英女皇與那批老兵會在乎?

何況言論自由,甚麼叫做押注?討論而表述你的觀點,不等同「押注」,就算明明你覺得川普會輸也支持川普,亦與生俱來的言論自由。

有些居留在北美謀生的港燦振振有詞,說香港人沒有在美國生活過,因此不懂得美國政治。那麼一九三七年,閣下在南京生活過否?日軍進城時,請問你住在南京哪一條街?所謂的南京大屠殺,你有甚麼資格在旁附和指死了三十萬?日軍與所謂慰安婦進行「文化交流」之際,你在那一間慰安所方圓三公里之內的範圍耕田?若未生世,何來有資格也加一把口要求日本道歉賠償?

類似種種謬論,充斥華文社交媒體、群族、網站,這是全球化之下的思考障礙與腦癌。中國人已經缺乏邏輯推理能力,再加上美國塞給你一部蘋果手機,資訊爆炸,Fake News充斥,許多似是而非的小農理論橫行,再加上深圳河以北黨委機器操縱一切關鍵詞,過濾扭曲、屏蔽審查,污煙瘴氣,連同香港在內,川普對拜登,適逢情緒化而集體太監看房的大陸中國人加入,指「擁特朗即黃屍、撐普即反共」,令這個民族本來裝載已經足夠糞溺的大腦,又多加了幾安士的穢物。

再加上平時買股票和賭馬「押注」成性、「預測」成風,人家美國總統大選,因為一個腦退化的候選人加入,本來已經很庸俗,到了遠東這邊,當然增加了喜劇感,於是連買菜阿嬸也加入把口,這就是民主和自由。

另有一些則夜行人吹口哨,指出「拜登上台也沒關係」、「抗中已經是兩黨共識」,這一點見諸美國國會對中國的厭惡、對香港抗爭的支持,民主黨的一些議員確實比川普更上心。

但所謂「兩黨有抗中共識」之說,也未免過份樂觀。第一,參院議席部份要改選,第二,行政畢竟換了兩三個腦袋,而且川普當政期間的納雅羅、龐貝奧、博名,通通要起身走了。這三四個是視野極清晰、意志非常堅定的人,民主黨提名的內閣,不會有這種境界。但無論如何,全球討厭某大國的氣氛已經形成,川普即使落選,其做到的就是電影「飛越瘋人院」裡那個奮力嘗試搖撼水龍頭座的積尼高遜。雖然失敗〔即使他連任,也不一定成功〕,但最後他對那群瘋子說At least I tried.

這些顯淺的道理對一群智障者,顯然無太大的作用。因此總統大選,據說香港許多群族吵翻了天。退群有之、不再Whatsapp交往有之。這一切都是好事——朱克伯格、Google、推突壟斷全球,你少了幾個群組、跑了幾個Friend,樂得耳根清靜。此等人形垃圾,當初通通圍攏上來,分享了你的思想與行為多年,浪費時間,根本沒有必要。川普不論勝負替你大清洗,絕對是公德無量,不論成敗,只此一點,他已經是二十一世紀開局的大英雄。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