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選戰最後階段,兩黨可以做甚麼?(沈旭暉)
  • 2020-10-28    

  • 壹週平行時空|選戰最後階段,兩黨可以做甚麼?(沈旭暉)

 

在最後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特朗普顯得非常「守規矩」,而且面對明顯有傾向性的女主持也非常有禮貌,然而有點疲態;拜登則比想像中進取,反應也比想像中敏捷,雖然很多punch line明顯都是事前準備,但起碼證明了自己沒有老人癡呆。特朗普多次刻意提及搖擺州份(swing states)如賓夕凡尼亞、密芝根等,拜登則比上次強化兩人出身的差距,並強調沒有「紅州」、「藍州」而要大團結,這些都是根據民調的策略調整。

這場辯論,我們集中談論外交部份:

1.
中國議題並沒有機會被詳細討論,拜登重申他的政策是「讓中國根據國際準則來玩」,例如通過國際規則(相信包括WTO)來捍衛中美貿易的美方利益,又如不承認中國在南海單方面劃定的防空識別區(ADIZ)。假如這就是他日後的對華政策,這是相當危險的:WTO認為違規的是美國,並非中國;而奧巴馬政府不承認中國的ADIZ,卻無力改變,而且中國反而不斷進一步在南海填海造島。

2.
特朗普強調奧巴馬的北韓政策失敗,他繼任時北韓行為瘋狂(例如不斷射飛彈越過日本領空),是他和金正恩見面解決問題;拜登則說不應該和「暴徒」(thug)稱兄道弟,說金正恩不願意見奧巴馬,是因為民主黨堅持要北韓承諾建立無核區為談判大前提,而特朗普沒有這樣做,才得到金正恩「接見」。這裏有一個根本外交策略問題:假如以教條主義式條件為談判大前提,理論上也不應該和中國進行engagement;而特朗普確實終止了北韓導彈亂射的局面,亞太盟友如日本、南韓都感到欣慰。不過特朗普狀態不足,未能好好解釋他的外交政績,而一般美國人恐怕亦不會留意。

3.
拜登對兒子的電郵醜聞內容一概否認,避免泥漿摔角,並嘗試乾坤挪移,批評特朗普才是從俄羅斯、中國賺錢的人,策略上十分成功。拜登對兒子是否通過他來賺錢避重就輕,而把重點移到批評特朗普逃稅漏稅,而特朗普確實也未能承諾公開稅務,只能說asap、已經「prepaid」,這也是拜登成功的轉移視線。加上特朗普每次談及Hunter Biden,主持都巧合地中斷,相信電郵門在美國主流媒體,會繼續被冷處理。

4.
特朗普情急之下,說了句只有IQ低的尋夢者才會留在美國,在左翼眼中,這是非常政治不正確,而拜登則充份利用了這種情緒,強化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怎樣不人道。特朗普並未有機會解釋為什麼要興建圍牆之類,這和上次大選非常不同,令拜登不斷以籠子困孩子一類字眼,爭取道德高地。

5.
關於疫情,拜登批評特朗普在疫情初期取悅習近平,淡化中國角色,後期卻批評中國,只是自我開脫。這點特朗普很難合理辯解,然而拜登亦刻意迴避了怎樣「讓中國付款」的問題,只說「要中國根據國際規則去負責」,也就是不用負責。不過特朗普這方面同樣取巧,把人民幣匯率調整也算作中國對美國「pay」的一部分。

6.
拜登有說到不會容許在中國做生意時,繼續讓中國合夥人佔51%股份之類,也說不會讓中美貿易再有逆差,而逆差在特朗普時代反而增加。但具體方法,依然欠奉。相信他當選總統後,可能會緩和貿易戰,強調雙邊談判,談判過程可能很激烈,但一到了制度化,就會回到奧巴馬時代的中美互動模式。辯論對選情不會有關鍵影響。最後還要看swing states。但從拜登的外交思維,看不到一個通盤「去奧巴馬化」的策略,這點至為明顯。

未來一週,還可以怎樣?

最後一場辯論過後,一如所料,未有根本改變選情。雖然拜登在民調領先,但在swing states的差距並不大。我認為比較現實的計算:目前具有相對明顯傾向的,拜登279票,特朗普163票;7個差距3%內的 swing states (Ohio, Georgia, Florida, Iowa, North Carolina, Arizona, Maine District 2) 合共有96票,假如特朗普全取,會是259票。而在以往民調,特朗普有被低估的前科。

上屆特朗普爆冷贏出的大湖區:賓夕凡尼亞州20票,威斯康辛州10票,密歇根州16票,目前都是拜登5-8%。這裏特朗普贏出任何一州,起碼打平 (269:269),而如果是拿下賓州,而全取swing states,才可以獲勝。

在第三場辯論,疲態的特朗普最打動人的並非和外交有關的發言,也不是任何攻擊,而是說到假如民主黨執政,只懂得「lock down 」國家,像把紐約變成鬼城,各行各業都開不了工,企業就大量倒閉,這是經濟危機,而拜登並未能有效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傾向民主黨的CNN民調,雖然拜登被認為「勝出」第三場辯論,但特朗普唯一明顯領先拜登的一項表現,卻是經濟:56%認為特朗普更能處理經濟問題,拜登是44%,這是第三場辯論後的即時反應。

而特朗普4年前勝出大湖區,憑的就是經濟牌:全球化令這些從前繁榮的地區開始失業率增加,當地人想「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起碼重拾輝煌。特朗普在疫情爆發前,數字上的經濟表現不俗,在最後關頭,似乎依然要靠這張王牌,包括要針對上述十個州提出更多具體經濟誘因。

拜登汲取上屆希拉里的經驗,自然知道要守住這些州。他在辯論最大的成績,就是證實了自己並沒有老人癡呆,依然是一個傳統精英、老政客的滑頭派頭,其他的其實他就不會再做甚麼,也不能再做甚麼。剩下來的重點,他需要其他人拉票,中和自己的建制老白男形象,其中有兩張王牌:前總統奧巴馬,依然足以推動非白人選票;已故共和黨重量級反特朗普參議員麥凱恩的遺孀,這次意外「叛黨」為拜登站台,足以在swing states拉一些老兵、婦女票。

根據上述邏輯,未來選戰不一定出現大量中國牌,因為太深奧的中國政策差異問題,反正美國選民不懂,而表面上都是「強硬」,一般人(除了這裏的網友)也不懂分辨。集中火力在十州打經濟復甦牌,構成攻防戰,也許是一個可能出現的戰場。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