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這個大選不對頭(陶傑)
  • 2020-10-25    

  • 坐看雲起時|這個大選不對頭(陶傑)

 

川普與拜登第二場辯論,這次作風大改,氣定神閒,破天荒感謝明顯帶有偏坦的女主持人,可謂耳目一新。

但對於數以千萬計的仇恨者,川普怎樣做也不對。於是川普更談笑用兵,去到卡羅納萊州,對選民說:「你們不要以為我是全球最出名的人,不,我不是。全球最出名的,」他笑著望向天,指一指:「是大老闆,是耶穌基督。」

二十年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以如此平易近人的方式,直呼耶穌基督,就是美國精神的不朽先驅。川普說:「我這樣講,因為一定有人會罵我:他真膽大包天啊。但又如何,我就是要說。」

川普與拜登之戰,變成美國立國精神與獨裁和仇恨之戰;是華盛頓精神與馬克思主義之戰。

拜登只是一個象徵。甚至拜登本人,即使兩父子貪財騙色,也沒有太大的問題。這次大選曝露的最根本問題是:拜登的支持者才有極大問題。

這些人多有知識、懂科技、有大學教育程度自居。這種人的大腦灌了水,以社會階級而論,他們該是精英,卻形同白痴,行為思想如納粹,這才是問題所在。

華盛頓爆發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仇恨大暴動,川普力排眾議,手持聖經,走到大教堂的堂階,竟然引起一片叫罵。

為何川普不可以持有聖經?第一:美國憲法規定有宗教自由,包括基督教信仰自由。第二:美國立國正是由來自蘇格蘭、英格蘭、歐洲的清教徒逃避羅馬天主教統治,五湖四海的渡過大西洋,一起開拓新大陸。

美國基督教的長老會和福音派,當初是所謂的Protestants。沒有對羅馬天主又的反抗,建立自己的信仰分支,也就沒有美國。

第三,川普手持聖經,冒犯了誰?他沒有同時發表講話,抨擊種族、性別、某一個國家。那一幕肢體語言不必言詮,已經雷霆萬鈞,說明了一切。

然而只憑這三點,就激起美國左膠歇斯底里的辱罵。那麼反川普的到底是上帝還是撒旦?只有吸血僵屍看見十字架,才有如此絕望、痛苦、仇恨的嘶喊,簡直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美國的所謂「知識份子」蛻變這個鬼樣子,難怪川普說:「我本來不想選總統,看見你們這副德性,我非出山不可。」何其豪氣萬丈,氣壯山河。

以上論述,香港的一批黃面孔之紐約時報CNN文化殖民地份子,當然聽不進去,即刻標籤為「極右」、「法西斯」、「親川普份子」。當然有的人好心勸告:這番話你留在香港說好了,若在美國這樣講,會遭到自由派份子橫眉怒目的歧視。

本人在英國住過十六年,對於西方社會文化之深層當然了解。請放心,若我今日以英語為謀生工具,活在英語國家,見鬼講鬼話,當然不會講得如此露骨。但吹咩,幸好今日在華人的言論世界,我還享有如此講真話自由。川普不是我的老竇,當然也不是華文傳媒某些作者的殺父仇人。我對川普並無對上帝一樣的敬拜,但這些人卻以文化買辦的身份,跟著西方白左對川普的仇恨,過電起舞。

川普的仇恨者,可見不只是仇恨川普個人。四年來,對於川普從商、庸俗、貪財、無禮等種種指摘,全部是掩眼法。因為川普很聰明地選了一個個性與他完全與他相反的彭斯。彭斯絕不囂張、作風低調、行為端正、言詞謹慎。從政多年,銀行存款只有四萬五千元,無從指摘彭斯利用權力在華爾街炒股搵食。你討厭川普,很好,那麼彭斯可以吧?他們一樣仇恨。

因此,要看穿左匪的本質及其背後的撒旦勢力,他們要推翻的,是整個自文藝復興以來西方文明的基礎。納粹和列寧做不到的,毛澤東曾一度夢想做到的,這伙人在接力,而且擁有資金和高科技,他們勢凶夾狼。

事到如今,也沒有甚麼好評論。因為這是自一九四五年以來最危急的關頭。一切由上帝定奪。也就是說,上帝與撒旦停戰兩千年,到了光明與黑暗決勝的時刻,只有美國人自己可以選擇。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