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利益藍絲的人性計算(渾水)
  • 2020-10-21    

  • 畢打街閒人|利益藍絲的人性計算(渾水)

 

藍絲有很多,有真愛國的,也有一種叫利益藍。他們不在乎文明價值,只看利益或功名,既是港豬,也是勝利球迷的一種,只為bet the winner。只要給他們著數,那就可以馴服他們,是純正經濟動物。香港不乏這一種人。

計算輸贏之前,先要定義輸贏,或了解輸贏的局限性。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事物分析的認知圖象,可以受制於出生、階級、教育、成長背景或社交圈子......等,美國的白左很討厭特朗普,覺得他存在害了美國、地球文明和世界,但窮人低下階層未必這樣看。所謂分析,有時是夾了自己的wishful thinking,主觀地希望事情會向某個方向發展,直如向藍絲力推美國帝國主業的邪惡,向黃絲推支爆願景,各自的捧場客都會好high,那些意識形態和陰謀論的銷售員也好high,因為多了粉絲,甚或多了利益,越high越互動,越互動越high,成為互利共生關係。

事錯對錯很難分,預測也很難估,直如特朗普還是拜登贏,又或中美誰贏等,當然會影響到我們,但對我們的影響又不是「邊際上」那麼大。如果你是上流階級,社會賢達或掌握社會資源的人,如學者或有影響力的媒體人,上層的政治震盪對你的影響邊際上就大好多了,做商人買錯邊,代價是家族滅頂。做政治買錯邊,那就不是家族玩完,還要坐牢。好像我這類高不成低不就的階級,只要不犯法,就算我買錯邊,代價是少了收入而己,但由於我本身沒有大額資產和收入,邊際上對我影響少得多了。人家是貴族士大夫,我是爛命。

對錯有時不一定是「證言性」在公眾層面可以定義,有時可以是「詮釋性」,由自己的圈子定義。以宏觀資源效益主義角度去睇,黃絲不算贏,12人被扣,無數人被捉被判刑,有人死了,身體輸了,無了份工......但部份黃店財政上是受惠了。擁藍的是大獲全勝,但有人被經濟制裁,輸了香港價值,輸了朋友,輸了人格......想強調的是,即使我們買中輸贏一方,未必對我們個體邊際上有很大利害,反而我們要在自己熟習的戰場內買中輸贏,做對決定。

近代史我覺得杜月笙有值得參考之處,他做的政治決定有動物性的厲害觸覺。他在亂世做黑社會撈偏,現在以法律有色眼鏡去睇佢,當然覺得他錯了,但正如我說對錯是「詮釋性」,當時沒有有效價值判準,社會規範和條約約束,他做壞事是為了生存。後來他拒絕日本,順應中華民族主義,關鍵時幫了紅色元老一把,但也睇通他們的本質,幫蔣清黨......這是都是很「對」的決定,後來蔣介石退台後,贏家是毛澤東,但他既不投共,也不投蔣,選擇偏安香港度餘生。

如果為買中贏家,他是應該接受當時的統戰,但代價就是幾年後的超級大清算和無盡壓逼。我們買邊買對錯,不要太表面,宏觀的對錯正義有時是關我鬼事,我們只是蟻民,不是上流,反而在自己的戰役中找對自己的後路。他的政治決定難言對錯,但他總算善終。買中邊都可以好大鑊,做劉邦和朱元璋家臣都是買中邊,但代價係極大。

現在做利益藍打黃絲,是他們最政治正確之事,但要想想,有幾多利益落到袋先。藍絲的功能性是由黃絲多寡去定義。打得輕還可以慢慢打,多賺點統戰利益,打得太狠打到黃絲都覆沒了,要白區變紅區,第一個就是清算那些尾大不掉,不根正苗紅的利益投機份子,也就是這些利益藍了。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便利店及《壹出版》網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按此購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