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極權之路:教育局吊銷老師牌照,之後還會出現的十件事(沈旭暉)
  • 2020-10-15    

  • 【壹週平行時空】極權之路:教育局吊銷老師牌照,之後還會出現的十件事(沈旭暉)

 

教育局吊銷一名老師牌照,導火線不過是一張平凡不過的工作紙,甚麼是「香港文革」,已經不言自明。但正如我不斷說,the worst is yet to come。正如大家知道,我認識不少藍絲,這些年來,經常聽他們報復性很強的無病呻吟:「哼哼如果由我來話事,你們早就...... 」

經歷「過渡期」,眼睜睜看著一件藝術品被凌遲,永遠是最痛苦的。根據我的理解,出現這一步之後,邁向極權,必然很快還有以下各步:

1.有「牌照」、「資格認證」這概念的職業,都會增加大量查核(vetting)關卡,未有拿牌的會被「vet」,已經有牌的可以被吊銷,而且要定期續牌、也就是定期表忠,確保沒有人敢說、敢做政治不正確的任何事。這涵蓋範疇,包括律師、醫生、會計師等專業人士,也包括社工、教師一類面向社會大眾的服務行業,還有需要「真正」宣誓的公務員。而這些,本來都是一個社會的高級知識份子,都是「偏黃」職業。

2.目前無須領牌照的職業,特別是私營機構,也會陸續出現無中生有的監管,都要「考牌」。例如補習老師可能會需要統一考試、否則就是「非法教學」;網上發文可能需要「網絡新聞牌」,否則就是「非法煽動」;售賣文創產品也可以需要「藝術師牌」……,凡此種種,不一而足。總之,大方向就是讓政治不正確的任何人,不能有照顧自己的經濟能力。

3.至於營商的人,最容易的打壓,就是查稅。因此極權社會的稅務局,往往是大內總管。在中國內地,政治犯很多時候也是被稅務局處理,例如艾未未的罪名也「不過」是「漏稅」。至於在香港,相信這會首先用來向中小企開刀,因為它們是僅有可以維持「黃色經濟圈」的元氣所在。

4.港區國安法生效後,大方向是「激活」一切殖民時代的惡法,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控告、可以以言入罪,這趨勢目前已開始,但尚未算是大規模出現,因為還要通過首發案例,去整治司法機關。到了三權完全合作,這類案例會更普遍,而且可能在「約談」階段,已經以「其他方式」解決。這就是國情。

5.法律除了是訴諸公權力,私人訴訟也是打壓異己的常見方法,例如控告誹謗,這是新加坡最著名的手段。由於私人訴訟耗費極高,假如對手是無限資源的政府或財團,打這類官司,幾乎就是要準備破產。以往大家相信法治,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有權不用盡」的道理;但一旦沒有了這信念,不知道甚麼是「備而不用」,任由苛政出現,結果自然大不一樣。

6.監控的壓力要落實到私人領域,打壓尊嚴是另一重點,那些私人會所會很快被要求增加政治正確條文,把政治不正確人士開除出會。泛民議員的馬會會籍、「黃色商人」的高爾夫球會會籍等,固然會是打擊對象;就是基層福利機構的membership,也可能會以政治vetting審查,讓政治不正確者享有「outclass」的待遇。

7.香港公民社會從來蓬勃,但資源很依靠政府、馬會等機構。日後批核經費申請,自然也要政治vetting,對藝文界、創科界,這會是重災區。而對政治正確的申請,自然會變得寬鬆。訊息一旦傳開,「大家識做」,就變成新常態。

8.而且結社本身,日後也會變得非常困難。根據社團條例成立的社團,日後會多了政治審查,已成立的社團,同樣可以被吊銷牌照,目的就是不讓公會、工會、商會、專業團體,變成聚集反政府力量的地方,要再搞大規模註冊社團的運動,又可能「違反國安法」。要是沒有社團註冊,而繼續搞活動,就就很容易變成「非法集結」、「顛覆活動」。

9.為確保自我審查完善進行,「篤灰」、「舉報」會被制度化,逐漸破壞香港人與人之間的最後互信,這樣才不容易形成任何形式的組織和反抗。有了數碼管治,這類行為的門檻降至新低,令因為上述打壓而受害的人,可能在求援後被出賣,而蒙受二次傷害。

10.為免群眾以海外為避風港,日後更多微型「罪行」,會加入扣留護照一類「行政手段」,讓目前自出自入的自由港不再自由。最終就像新疆那樣,要出境反而要申請,平日我們的護照不在手中,才是常態。而任何來自非本地的收入、生意,也很容易墮入「國安」法網,目的自然是不讓人有突破圍牆的希望。

知情不報罪:新香港會出現「篤灰2.0」制度嗎?

由此可見,「新香港」終生吊銷老師牌照,不過是極權的一小步。有網友針對第九點問,假如特區政府要進一步鼓勵「篤灰」,去製造人人自危的白色恐怖,並以學生、家長告發老師為「榜樣」,目前這樣的行為,是否就是制度化?

殘酷的答案:恐怕不是的,或這也只是剛開始。身在台灣,參考這邊昔日白色恐怖時代,就會明白更壞的,可能陸續有來。

現在誠然有「社會人士」為篤灰、舉報提供誘因、獎賞,這可以視為制度「1.0」,但這畢竟是依靠「群眾鬥群眾」,尚未去到法律層面。假如訴諸法律,只要立一條法,列明香港市民「有責任」舉報一切「非法」行為(自然包括一切違反國安法行為,也就是幾乎一切),這就是「篤灰2.0」,一切要「依法」篤灰,威力就大得多。

也許會問:就算有這樣的法律,要是不願意篤灰,又奈我如何?這就是參考昔日台灣獨裁經驗的時候。

1991年前,台灣處於「戡亂時期」,有一系列類似國安法的嚴苛法律。其中的「檢肅匪諜條例」第9條,條文如下:「明知為匪諜而不告密檢舉或縱容之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說,如果你知道身旁有哪個人可以被「台版國安法」入罪,而「不告密檢舉」,保持沉默,拒絕篤灰,就已經有罪,會被監禁1-7年不等。

舉例:可以參見1957 年,《公論報》主筆倪師壇被捕,原因是「知其中學同窗徐瀚波為匪」而不報,被判6年徒刑。放在今天香港,也就是假如明知道旁邊的人參加過遊行示威(其實已經沒有甚麼「合法」的遊行示威),而不舉報,已等同犯法。

假如發展到這一步,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就會蕩然無存,每人都可以告密、也可以被告密,可以誣告、也可以被誣告。甚麼是「免於恐懼的自由」,這是徹底的對立面。雖然今天台灣已經廢除這些惡法,但社會還是存在一定「告發」風氣,就是這類歷史的後遺症。

對香港人而言,這些本來都是小說、電影情節,現在卻是事實。如何在這樣的制度之下活下去,需要集體智慧。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