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製造美珍】百年醬園北上做辦莊 第三代傳人:只有佢贏 次次都係我哋輸
  • 2020-10-13    

 

沿用古法釀造的醬油廠,香港已罕見。這間成立於1917年的九龍醬園,又名美珍醬園,出產古法釀製醬油、以及酸果行銷至歐洲、南美洲。69歲的美珍醬園第三代傳人、人稱「輝哥」的黃國輝指著醬油罐上的文字細數:「這是中文、英文、法文、德文,及荷蘭文,即是這張招紙包括了五種文字。」各國出口標準鬆緊度不一,因此標籤資料要詳細列明,「做這張招紙,很傷腦筋,要去查,要去查名稱。以前又試過去領事館確認寫法。每國有重量的不同,歐洲就用公制,ML及克,美國用安士。」

「外國人好中意我們的容器,載著涼果,食完可作擺設。呢啲我唔做唐人生意的,唐人唔會買的!鬼佬唔識,我細細個都唔知,覺得都幾靚,後來聽大人講,喂!個啲係咩黎㗎......」說得如此隱晦,原來是與「骨灰龕」同一設計的瓷器。九龍醬園主力出口市場,最主要的出口國是荷蘭,遠至南美州蘇利南亦有出口。

受日本人白眼


九龍醬園原名為「美珍」,原本只往外銷,不做本地市場,「當時只有二、三百萬人,我去美國一個洲,人口也不只!」後來改為攻本地市場,原來與「光復香港」有段故。1945年日本人佔領香港,「佢(日本人)識漢字,睇到美珍,同美國打緊仗,唔鍾意美字,要我哋改名,我哋要生存,求其(因為)在九龍有晒地,就叫做九龍醬園。日本仔走了,光復了香港,先Back in Normal(回復正常)。」

正由於三年零八個月的佔領時期中,美珍醬園只做本地市場,建立起口啤,於是當時的接班人、亦即黃國輝的父親,開拓本地銷路,沿用當時經營的名稱「九龍醬園」。三、四十年代,香港產品要打入外國市場,面對語言不通同埋通關的困難,往往需要俗稱「辦莊」的中介做出口。黃國輝憶述,「辦莊贏曬架,佢咩都冇,客人話貨唔好,要扣錢,佢嘅傭金唔會扣,只會扣我嘅啫,因為啲貨係我畀佢。」

北上生意攻略


不少港商八九十年代將工廠北移,百年醬園亦不例外。以前大陸未開放,佢都唔同你交易,鐵幕國家。我哋做呢啲,大陸買唔到,我哋入唔到去。現在他開放,大陸的原料是最靚的,又平又靚又大量。」涼果中的薑、蕎頭,來自不同省份。

在強國做生意伴君如伴虎,想打入中國市場的洋人,要取得輝哥口中的「靚貨」,先要有熟人帶路。「你要與他交情好,聯絡得好,他就給你好的貨。你與他交情不好,唔請吃飯,他就畀曳啲的貨你。」

剛改革開放時,交貨質素參差不齊,「有好的,也有混水摸魚的,收你錢又交不到貨的也有。」得寸進尺的,甚至會反唇相譏,「你告啦,我這裏是國企,你告唔告到一個國家?這是發生在我身上,對外國人一樣的,攞了你的錢,不交貨給你,一樣有。」改革開放初期大多企業都是國企,有國家撐腰。

他舉例說,曾有人與內地商人簽了10個貨櫃貨物,到期日只交了7個貨櫃,那人於是問:「喂,仲有三個貨櫃呢?」內地商人直接攤大手板說:「冇貨。」那人不服:「簽咗合約喎,我告你㗎!」內地商人高傲道:「你咪告囉!你告國家,你冇得告㗎。」

那人把心一橫,心裡盤算:「既然簽15個貨櫃,你畀10個貨櫃我,就啱啱好!」殊不知,「你簽15個貨櫃,佢真係畀15個貨櫃你!」然而當你說減量了,他說:「唔得,簽咗約,你唔要都要賠!」用一句總結,「你錯就要你賠,佢畀錯我就冇得賠,只有你贏,次次都係我輸的。咁鬼佬唔制架嘛!」

後來國內改革開放,外國人想打入中國市場,熟悉中國的美珍亦成為另類「辦莊」,外國商人情願付較貴價也向美珍購入材料,「佢試過中過招,走來搵我,我話你直接同佢買,就慳好多錢,佢就(說),我信你多啲,佢知。貴啲佢都幫我買。」輝哥說,如今國內做生意法規漸趨完善,交貨質素已比往日好。

沿用古人雪櫃


輝哥將傳統醬油陶瓷缸比喻作「宜興茶壺」,「宜興茶壺飲靚茶,普通茶壺用不鏽鋼,咪一樣飲得,但係飲過就飲呢啲。」但是這些陶瓷缸已鮮有製造,買少見少,有些被不小心打破,有些卻是被惡意打爛。

他憶述1960年代年搬入屏山,「當時被陀地日日蝦。過年過節舞龍舞獅,搬兩盤吉來就俾幾百蚊。要你交保護費,交陀地,唔俾就掉磚頭掉爛你!報警來山高皇帝遠,未入到村口,已經走晒。」山高皇帝遠的說法,同樣應用於現在的元朗。

古法釀造醬油需時長及佔地多,因此醬油佔生意不足5%,「在商言商是由我哋真係搵唔到錢,你諗吓一樽豉油買返去用成個月,同埋我哋要付出嘅時間、人工體力來做一樽豉油可以講得不償失。」因此,九龍醬園專製酸果,而非醬油。

造酸果,需要大量買入時令的蔬果作為原料,包括薑、橋頭、青瓜等,必須趁當造期入貨,一買就要買幾百噸,作全年使用,「好似買餸返嚟今晚食,就擺入雪櫃。四、五十年前,邊有咁大個雪櫃?有個古人智慧,我沿用至今日,就是挖地下20呎,呢個池就放甘荀,呢個池放青瓜,呢個池放薑、橋頭。」做法酷似韓國泡菜。

員工霸氣過老闆


醬園佔地4萬呎,黃國輝將已棄用的發酵房,改裝成為員工宿舍,方便員工留園工作,更可以讓員工有瓦遮頭。除了給予員工住宿,他多年來也不輕易炒人,惜才的他,有時候姿態上比員工更「卑微」。

現年86歲的錢廠長坐陣辦公室,他從廿多歲開始為美珍打工,錢廠長有一份自製的「醬油寶典」,記載了醬油造法。錢廠長見證輝哥父親、以至輝哥入主,比輝哥年長只是十幾歲,二人老友鬼鬼。錢廠長指見證了美珍三代人,在旁的黃國輝驚訝道:「你見過我阿爺咩?」錢廠長沒好氣說笑,「唔係,你個仔咪三代囉⋯⋯」話語間衝口而出單字粗口,是他與老闆的日常對話方式,不過察覺這時的自己正被錄影,不禁掩口偷笑。

輝哥早年在加拿大農業學系畢業,笑說:「香港讀唔成書,就去外國騙了個學位返嚟。」三兄弟中各有專長,大哥讀會計,二哥做律師,皆與造醬無關,惟老父望有人承繼,「老竇冇講,但係都知嘅。」他決定繼承醬園,「係對屋企嘅一個回報。」

輝哥形容加入醬園新舊交替時期「好慘」,因為不少師傅很有個性,造成員工比老闆「惡」的反差,他們表現強硬,一句說:「豉油全是我調教的!」廠長也管不了。

他雖貴為老闆但也要受氣,「我當年入嚟買一部fax機,都要搞成年。」老員工難接受新事物,老闆提出買機器協助工作,但是員工們堅決反對,擔心因此取代了他們的崗位,「我話唔係要你用勞力,我要用你嘅腦去做更快的方法改善我嘅產品!買剷車返嚟,就係唔想你逐箱逐箱搬上去。」輝哥費盡唇舌,再三保證不會解僱員工,才得以通過,「都要十年八年時間佢先至接受我。」

一轉眼數十載過去,輝哥已半退休,眼見同齡人過著湊孫、打麻雀日子,有人問起他何時退休,輝哥也只是笑說:「我老竇90幾歲都仲返工!」又回到接班人闆問題,輝哥子女同樣已在國外發展,輝哥深知他們無意回流繼承醬園。「我自己都唔係呢行,我都係半途出家入嚟,要由頭學起,我都唔想佢地咁辛苦。」繼承家業,既可是令人稱羨,亦可是犧牲。



撰文:邱嘉幸

攝影:林志謙

------------------------------------------------------

【圖太郎圖表秘笈課程 發掘出蠃錢機會】圖太郎| 網上直播講座

立即了解更多

---------------------------

【英國BNO 5+1 教育篇】報讀英國小學部署 | 任你問Q&A | 陳思銘壹齊分享網上直播 立即了解更多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了解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