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老公後】站在年輕人那邊 Sailor Candy帶著結他追夢 :大家路不同
  • 2020-10-13    

 

Candy離婚後,搬到一個約三百呎的套房居住,沒有洗手間廚房的居所,她還是很用心地佈置,一角是音響器材,客廳正中央掛上三個結他,組合櫃上放滿近百件美少女戰士件Sailor Moon figure,不同版本尺寸展示各式各樣的嬌媚,就連中古版本都收藏在內,意猶未盡,Figure主人也染了一頭粉紅色髮,藝名改成Sailor Candy,朋友叫她阿糖。

「靚囉,細個已鍾意Sailor Moon熱血,呢個櫃,同以前個家的櫃係一樣。」頓一頓,她又說,「根本係一模一樣。」一隻在街上檢回來的貓,在客廳跳來跳去,偶然布簾後睡房傳來一兩聲狗兒的叫吠,她暴喝一句,噤聲快得連嗚咽聲也來不及,長不大的女生隱隱還有警嫂的霸氣。

錄音器材上,玩具櫃的一角,透露了屋主的心事。嬰兒奶粉、奶瓶、小孩子的玩具、母子眉開眼笑的合照,「囝囝有時會過來玩,跟前夫協議好,我隨時可以看他。」

說到孩子,眼淚還是忍不住奪眶而出,「另一角度看,他還小,只有兩歲多,父母分開,比較易適應,若到他開始會說話,會問問題,我們才分開,那時就真的很難解釋。」

抉擇發生在去年中,社運如火如荼,丈夫做水警,不用上前線,但立場跟同袍一樣藍,她也企硬,不過是站在年輕人那邊,勢成水火,兩夫妻無話可說,關係跌到冰點。另一方面,兒子漸大沒有那麼黐身,阿糖想有多些「自己」,再做演唱工作,外出夾Band的時間多了,前夫卻經常質問為甚麼頻頻外出,嫌隙太深,去年十月,兩人終於協議離婚,並於今年三月辦妥手續。

「相當大的一個抉擇,我知道離婚後,不能夠常常見到兒子,但大家真的不可能再在一起,沒有共同話題,走的路很不同,他很想太太返一份朝九晚六穩定工作,不用拋頭露面,但我完全不是這樣的人,所以覺得不如放手。對牢一個人不合拍的人,一生,我不行。」

難忘搬走的一天,想起來自單親家庭,跟父親生活,但他一直為口奔馳,父女很少相聚,一到成年,就搬出去獨個兒住,做酒廊歌手,事業剛起步,就認識了前夫,意外懷孕,以為上天賜她美好姻緣,自此有一個家,沒想到兩年婚姻,不過是虛幻。

「最後他給我一句話,不要玩這麼多,以後自己一個人了。」真心關懷,因此更椎心,「他以為我未玩夠。」阿糖苦笑說。

她相信努力的人會被看見,於是趕緊聯絡舊時的網絡,找地方住,幸好抓住年尾消費旺季,在數間酒吧做駐場歌手,另外又接了一些表演騷,收入不成問題,一個月約有兩萬元收入。

「其他事我沒有問題,一向獨立,只是擔心生計問題,賺不到錢交租。」她不想拖泥帶水,不要向前夫要贍養費。

同時間,她也勤力練歌,拍片上載到自己的YouTube頻道,又製作單曲專輯,「知道自己也不能再耽誤時間,要很認真地實踐目標。」

可惜,甫踏入2020年,跟香港人一樣,轉打抗疫戰。疫情沒完沒了,她亦無了期地停工,開班教結他只能吊鹽水,收入不足糊口,她不要意志消沉,聽天由命,於是到旺角西洋菜南街、朗豪坊一帶Busking。

很少一個女生Busking,但她就是愛那份隨心所欲,「有時我教結他,有兩小時空檔,就會趁這個空檔出來Busking,如果要夾其他人,那會很麻煩。」

疫情關係,特別是早前的晚市堂食禁令,市民收工後都趕回家,最壞的時候,入夜的旺角死氣沉沉,所以她會在下午Busking,由於街頭藝人不少,所以下午兩、三時,她就要到場霸位,拍攝當日,下午四時才到,心水靚位已經有人Busking,她只好到荷里活商場外Busking,那份不安全感,勾起她的焦慮。

「後面有很多人走來走去。」她指指後面的行人路,「以前在天星碼頭唱歌,有大叔在後面鑽出來,鬼鬼崇崇看我,今日我又感到不舒服了。」

唱大約三小時,晚上七時收工時間過後,就收檔回程。

Busking不為生活,因為一天的收入,試過只有一百元,但她還是樂在其中,一有空檔就擺檔,因為這是她走下去的動力,「在酒吧、餐廳唱歌,收入可能較好,但會站在街上聽我唱歌,那個原因,就只是他想聽我唱歌,真的聽我唱歌。」擴闊收入來源,她會用手機做直播,讓觀眾通過帖文上的連結,用網上支付的方式打賞。「有幫助到收入,但不多,我最在意的是少了香港人外出,我喜歡以前那樣,以前我在旺角唱歌,觀眾圍著我,大家聽歌,甚至跳舞,一起唱歌,但現在沒有了,氣氛沒有了。」

一個女人仔在街上Busking,遇到的奇人怪事還真不少,「曾經有人跟我說『知不知道,這裡有人收保護費』,我說『不如我們報警,跟警察傾下』,然後他就離開。」

「通常見你是單身女生,會覺得你比較好欺負,『我丟了銀包,可以給我十元、二十元嗎?』我說不可以,他仍然死纏爛打,『十元你也不幫忙!』他還要跟我爭辯,明明見到你有錢。」

阿糖眼中,這些妖魔鬼怪不過是小兒科,因為打從追歌手夢那天起,她的日子就是赤手空拳,披荊斬棘。

中學畢業後,她已立志向音樂發展,家境關係,負擔不起到歐美進修,於是到內地成都唸音樂,當地酒吧開到成行成市,她在課餘做駐場歌手,收入不錯,回港後她想繼續做駐場歌手,但人脈不夠,沒酒吧請她,想做結他導師,又未儲到學生,要搵食交租,又想追夢,把心一橫,做啤酒妹。

「如果做朝九晚六的工作,就只有晚上時間才能教班,那就儲不到學生,如果做啤酒妹,晚上開工,日間我就可以教結他,而且啤酒妹的收入不俗,一個月賺到萬多元,足夠維持生計。」後來知道拳手收入更高,她轉行跟客猜枚,白天仍是默默耕耘的結他導師。

啤酒妹、拳手的辛酸有誰知,最辛苦不是一整晚雙腿被高跟鞋夾到紅腫酸痛,而是晚晚被醉酒佬糾纏,她氣場強勁,一句話一個眼神就能擊退搏懵之徒,麻甩佬碰了軟釘子,識分輕重不敢欺她,女同事閱歷較淺,只能逆來順受,她看不過眼,幫手解圍,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夜場世界,是絢爛是虛幻,她都不在乎,「我只想唱歌,有人聽我唱歌就開心。」

為唱歌,付出過這麼多而大的代價,她都無怨無悔,因為自觀眾的掌聲,找到自信。

小時候,阿糖總是受忽視的一個,在家,爸爸很少理會她,在外邊,做甚麼都不出色,讀書成績不好,朋友不多,唯獨藝術方面表現較好,「唱歌時,才會有人認真看我,我才是我。音樂帶給我很多東西,我有理由放棄它嗎?」

採訪:蕭瑩盈

攝影:阿晨

----------------------------

請即預購《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自取優惠價 港幣$83【按此搶購】

包運費價 港幣$110【按此搶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