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樣年華20周年】徹底顛覆《阿飛正傳》美學 張叔平用「俗」創出經典(利雲志)
  • 2020-10-08    

 

《花樣年華》要如實反映60年代的香港,刻意求工的王家衛,在音樂上花盡心思。「童年時,是收音機年代,周遭傳來的不同聲響,有京劇、粵劇、黃梅調、英文時代曲等等,廣播氣氛也是重要一環,除了配樂,我還找來很多老一輩的播音員,為電影重新錄音;拍《花樣年華》,我不單想看見那個年代,還要聽見那個年代。」

要如實反映60年代的香港,王家衛特意找來很多老一輩的播音員,為電影重新錄音。(網上圖片)

上海人的小社區內,聽見周璇的《花樣的年華》,以及京劇大師譚鑫培的《四郎探母》及《桑園寄子》,非常合理,粉墨登場的潘迪華湊興重唱《梭羅河畔》,亦可以理解,但王家衛巧妙地運用了Nat King Cole的3首西班牙歌,帶起一抹抹浪漫的懷舊質地,匠心獨運,全因他真正活過那個年代。「60年代,香港9成的樂手都是來自菲律賓,他們深受西班牙文化影響,當我和媽媽去餐廳吃飯,傳來的都是拉丁音樂,媽媽很喜歡Nat King Cole,只要播放他的歌,就會令人憶起那個時代。」
王家衛的媽媽很喜歡Nat King Cole,他亦把Nat King Cole的3首西班牙歌,放在《花樣年華》中,令人憶起60年代。(網上圖片)

貫穿整部電影的樂曲,王家衛捨棄原創,鎖定日本作曲家梅林茂於1972年為電影《夢二》(鈴木清順導演、澤田研二主演)所創作的主題音樂(《YUMEJI’S THEME》),「我希望音樂能令整部電影猶如詩篇,一聽《夢二》的主題音樂,我就覺得是《花樣年華》應有的節奏、韻律,因為周慕雲與蘇麗珍的互動關係,就像兩個人在跳華爾滋,《夢二》音樂正是華爾滋旋律,梅林茂曾為很多香港電影做配樂,大家是多年的老朋友,我便告訴他,會再用這段音樂。」
王家衛認為周慕雲與蘇麗珍的互動關係,就像兩個人在跳華爾滋。(電影劇照)

台前幕後,王家衛永遠自成一派,有他的御用班底,「很多人問我,開戲之前要不要開會?我可以老實告訴你,我和張叔平、杜可風從來沒有開會,後來甚至有點變態,大家故意不說,他們神秘、我也神秘,彼此有種默契存在,互相在考驗對方。」可是,《花樣年華》出現變數,杜可風只參與三分一戲分,攝影主要由李屏賓操刀,對王家衛真正是一大考驗。「李屏賓是侯孝賢的御用攝影師,之前我和他合作過《墮落天使》,但若有杜可風在,我可以專心寫作、樂得逍遙,因為我可以依賴杜可風,《花樣年華》轉了李屏賓,在創作過程中,我需要有更多的控制,拍攝與場景更加符合我想要的內容,《花樣年華》的節奏比較慢,不能像《重慶森林》、《墮落天使》般擺動得那麼厲害;場景方面,我們到了新加坡與曼谷視察,新加坡就像香港一樣先進,反而曼谷唐人街還保留着昔日香港的風貌,所以外景集中在曼谷拍攝,公寓內的場景,可以返回香港去拍。」
王家衛去新加坡與曼谷視察,認為曼谷而還保留着昔日香港的風貌,所以外景集中在曼谷拍攝。(電影劇照)

幸好,還有最知他心意的張叔平,全程助陣。一如慣例,沒與王家衛多作溝通,阿叔已私下決定,《花樣年華》將徹底顛覆《阿飛正傳》的美學,營造不一樣的60年代!「《阿飛正傳》樣樣都要考究,一個風筒,一個水杯,都要找到最好的,《花樣年華》是另一個世界,我最想做到一個字——俗!牆紙圖案奇奇怪怪,而且與衣服撞色,其他人會忌諱『黐地』,我就要『黐』到盡為止!」這個「俗」字的構想,由蘇麗珍所引發,阿叔說:「她只是一個小秘書,不會那麼有品味,也不能大灑金錢去買衣服,所以會穿比較俗的旗袍!」
《花樣年華》將徹底顛覆《阿飛正傳》的美學,張叔平最想做到一個字——俗!(電影劇照)
牆紙圖案奇奇怪怪,而且與衣服撞色,其他人會忌諱「黐地」,張叔平就要「黐」到盡為止!(電影劇照)
張叔平認為,蘇麗珍只是一個小秘書,不會那麼有品味,也不能大灑金錢去買衣服,所以會穿比較俗的旗袍。(電影劇照)

阿叔替蘇麗珍準備了30多件旗袍,由老師傅梁朗光負責製作,款式參考60年代的風格,顏色、圖案、布料,阿叔則任意發揮。「靈感可能來自潛意識,爸爸喜歡紅色,小時候家裏有塊紅窗簾,媽媽每天出門都是穿旗袍,沒有別的裙子;《花樣年華》中,蘇麗珍所穿的旗袍,顏色圖案都鮮艷奪目,因為我想用色彩繽紛的外觀,以對照角色內在壓抑的情感,例如有一場戲,旅館走廊飄着紅窗簾,我故意讓張曼玉穿紅色外套,整個畫面紅成一片。」用料更是天馬行空,拍《春光乍洩》時,阿叔在阿根廷買了一條裙子,沒想到用來做什麼,便改裝而成旗袍;走過荷李活道,發現一件棉襖,『裡』的圖案很特別,又拆了來做旗袍!
張叔平用鮮艷奪目的旗袍,以對照蘇麗珍內在壓抑的情感。(電影劇照)
有一場戲,旅館走廊飄着紅窗簾,張叔平故意讓張曼玉穿紅色外套,整個畫面紅成一片。(電影劇照)

每天開工,阿叔準備起碼5、6套旗袍,看看王家衛想要什麼情緒、氣氛,然後即場讓張曼玉穿上;相比天天新款的Maggie,梁朝偉來來去去都是沉色西裝,阿叔會在領帶等加些細節位,「面對一個艷麗的美女,更突顯周慕雲的沉鬱與壓抑。」
相比天天新款的Maggie,梁朝偉來來去去都是沉色西裝,阿叔會在領帶等加些細節位,「面對一個艷麗的美女,更突顯周慕雲的沉鬱與壓抑。」(電影劇照)

阿叔認定,《花樣年華》的中心思想,就是壓抑,感情要收、不能放,剪接時將所有情感外露的戲分刪掉,王家衛沒有異議,頂多只是換幾個鏡頭,阿叔甚至將王家衛的一大習性,狠狠推翻!「王家衛本來準備要寫旁白,但剪接完成之後,我跟他說,故事已交代得很清楚,不用再加旁白,他只『哦』了一聲,沒有反對。」
王家衛本來準備要為《花樣年華》寫旁白,但張叔平跟他說,故事已交代得很清楚,不用再加旁白,他只哦了一聲,沒有反對。

《花樣年華》在康城影展作全球首映,曝光前夕,梁朝偉與張曼玉先睹為快,放映完畢,阿叔看見男女主角一臉納悶,似乎不太滿意成品,但首映反應仿如天與地,全場站立、掌聲久久不停,陪同梁朝偉出席首映的劉嘉玲問阿叔:「你又重新剪過嗎?」阿叔搖頭:「我怎會有時間再動手腳呢?!」

電影最後定格在吳哥窟,周慕雲出走後,往南洋當上記者,採訪過越戰,再到柬埔寨訪問,順道往吳哥窟旅遊,王家衛的本意是,在結尾透露遠離整個故事的信息,並從遠方回望從前發生的一切,王家衛說:「本來參觀了泰國很多廟宇,但製作經理說:『為什麼不去吳哥窟?反正我們和柬埔寨關係不錯!』柬埔寨一直令我印象深刻,那裡有很多迷人的愛情故事,就像《花樣年華》所發生的,如夢似真,也令我想起吳哥窟的歷史遺跡,於是說服梁朝偉往柬埔寨,探索人類怎樣以不同方式去保存秘密。」
電影最後定格在吳哥窟,周慕雲出走後,往南洋當上記者,採訪過越戰,再到柬埔寨訪問,順道往吳哥窟旅遊。(文念中Facebook圖片)

然而,《花樣年華》並不在吳哥窟煞科,王家衛所拍的最後一個鏡頭,主角不是梁朝偉,而是張曼玉!「拍攝時,我一直在想,究竟何時才能拍到最後一個鏡頭呢?如果拍完就好了!但到拍最後一個鏡頭時,其實有點措手不及,我以為還有兩個工作天,不過時間實在太倉猝,再拍便趕不及了!結果最後一個鏡頭,就是拍張曼玉在哭(周慕雲說完:『係我!如果我有多張船飛,你會唔會同我一齊走?』之後,穿綠色旗袍的蘇麗珍獨自飲泣)這是張曼玉主動建議的,本來已可以收工,她問可不可以補多個鏡頭,想試一試面無表情,但眼淚不斷地流的感覺,我說好啊,想不到竟成最後一個!」
然而,《花樣年華》並不在吳哥窟煞科,王家衛所拍的最後一個鏡頭是張曼玉,穿綠色旗袍的蘇麗珍獨自飲泣。(電影劇照)

張曼玉補白:「我有試過,明明內心好痛,但不是放聲哭出來,個人好冷靜、呆呆滯滯,眼淚卻不停滴出來,怎樣抹也抹不乾,我跟導演說,想在電影裡試驗,可不可以做到這樣真實的效果,但最後我發覺原來做戲是不能的,唯有是真正痛苦,才能做到這個境界!」

再過幾多個20年,《花樣年華》的美名,還是會不斷流傳下去,王家衛、梁朝偉、張曼玉、張叔平等一班骨幹主創,做到了。

撰文:利雲志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