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文報告】紋身教師刻印着家庭溫暖|李家文
  • 2020-10-05    

 

外界總對教育工作者有很高要求,品德、學識、修養,沒有100分,也最好有90分。第一次見大學同事Chris(吳偉明),見他前臂有紋身,年輕兼任講師,加上又從事廣告創作,不是甚麼大不了。這次問他為人父親、兒子種種感受,趁機了解他身上這印記。左右兩臂都有紋身,其中一邊的圖案原來和一家三口有關。

「左手是一個標誌,是我家人、三個的英文字母,變成一個圖案,放在我的左手。紋身是我的心願,以前紋身有人覺得是很壞的事,所以一直都沒有紋。直至社會風氣有些轉變,到中年,想有少少改變,除了心態,身體亦想有少少改變,就自己設計放在身上。四十歲不惑之年,走到紋第一個紋身。右手的紋身是畢彼特主演,那套我很喜歡的電影中,他的一句對白,我設計了字款,紋了在右手。意思是有些事你擁有的,你擁有得越多,你就會被越多的東西擁有。做人不要太執著在名利、得到多少,如何把持自己的人生,不要被太多物質去軀動你做其他事,要忠於自己。」

回望成長經歷,來自領養家庭的Chris,一直想長大了可以組織一個完整的家庭。年輕時曾經輕狂,拍過十多次拖,最終遇上對的人,修心養性結婚、生下女兒Hailey都是周詳計劃,並非手足無措的突然決定。現在女兒都十歲了,就讀國際學校Grade 5。為了隨時可以照顧女兒,他成立公司,過去十年選址都要特別近住所,一有需要,五分鐘就可以跑回家中。

「我會安排自己五天工作,平時和女兒在一起,我也非常投入一起去買玩具、一起玩,加上我原本就喜歡儲玩具、玩玩具,現在可以和她分享、一起傾,以朋友方式傾,拉近距離,現在我們一起儲的積木有幾萬件零件。」

1977年出生的他,小時候住在九龍城何家園寮屋區(現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的石室家園),擁有的一切當然和現在女兒沒法比。養父當年做地盤,能力所及,每年總有一套新校服、一對新鞋、過年一定有新衣。從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直至升上小學。

「當時老師要求所有同學拿出世紙回校,印象中,我取了一張領養證明書。我沒有問爸爸媽媽是甚麼一回事,深深將這個疑問收藏起來,我知道那一刻問,以我的年紀未必消化到,一直將這問題放在心中。我並沒有強求一定要找回親生父母,那時很單純地想,爸爸媽媽對我很好,當時我那麼年輕,父母會否擔心我去了另一個家,或者不再愛錫我,又或者趕我走,我就連這頭家人也沒有,當時年紀小,覺得自己未必明白,也擔心問也會傷害到他們,對他們也是一種壓力。」

由小學一年級起,身世疑團一直未解開,Chris自覺不是忍得太辛苦,到十八歲才開口。「其實我不是很恨知道,我沒有心要找回生父母,因為一出世就已經在這個家庭。而原來養父母一直等我問,他們就會原原本本交代。生父在荃灣耕田,因為生了很多小朋友,沒有辦法養。而當年剛巧他在我養父的地盤開了幾天散工,表示可以賣個肚。傳統男人,當時養父表明如果生出來是男的就要,生女就不要。到臨盤那日,聽到電話,對方話生了個女兒,養父就表明那沒有辦法了,怎知過了幾分鐘,又有電話來,原來是雙胞胎,再生了個男的,即是我,養父就買了我回來。」

Chris明言,從小到大,過的雖然不是富足的生活,但養父養母對他非常好。上到中學一度無心向學,養母特別找來補習老師支援、教導他。

「從小到大,我思考的方法,都偏向不跟規矩做事,未必和我的成長背景有關,可能我本身性格就是這樣,不喜歡人家迫我做事。我自己想做的事,我自己會做得好。而我的成長背景,令到我的包容性高一些,因為由小到大接觸面也比較闊,有很多不同階層的朋友,看事物不會太執著於某些自身的想法。我不是太主觀的人,會嘗試用別人的角度去看。成長背景關係,我內裡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可能很多東西都得來不易,自己對人與事的戒心都甚強,和我外觀或表現出來的態度有些不同。」

自小不怕獨處,能夠走在一起的朋友,大都是莫逆之交。青蔥歲月,遇上好的補習老師,加上自己發奮,Chris考上理工大學完成學位課程,之後出來廣告界打拼,再重回校園修讀碩士課程。近幾年和太太自組公司上軌道之餘,偶然在廣告客戶的引薦下,走入大學當兼任講師。曾經因為學生要交其他老師的功課,他被領養以至成長往事被學生發掘出來成為採訪習作。至於生父生母的家庭成員更多細節,他鮮有提及。

「我本來的家庭,生父有兩房人,兩個媽媽生了十多個小朋友,我是第二房人生的,是爸爸第十三個孩子,孖生姐姐排十二。而我對上的一個哥哥,另外還有一個姐姐,都是賣了給人,孖生姐姐就賣了給一位在元朗的尼姑。」

之後和養父養母一起,和親生父母的子女見過面,當時,生父生母早已離開人世。「始終不是一起長大,沒有那種很深厚感情,見面又要叫阿哥、家姐,所以之後幾年才會見一次,倒是和我的孖生家姐(羅建莊)特別親切。」

被親生父母拋棄的感覺,如何成熟、理性、積極,偶然想起,總會意難平?

「本身都有怨氣,生了出來你又不養,養不到你就不要生吧!怎可以用七千元賣兒子給別人。後期和我其中一個哥哥提起,他流著淚說,當時家中很窮,兄弟都要落田種菜,捱得很辛苦,留在家隨時養不大。加上我有先天性哮喘,直至十多歲才治好。回想起來,若繼續留在羅家,真的未必長大到。」

由懂事開始,Chris成了吳家的獨生子,孤單的感覺有時總揮不去。

「家中只領養我一個,所有事都覺得要自己面對。現在對女兒,我希望可以令她和我交心傾談,做她的心靈伴侶、朋友的角色。她是獨生女,希望她在外面遇上甚麼困難,有甚麼憂傷,都可以回來和我傾。我小時候沒法得到的,但願我現在可以給自己的女兒。」

家文報告|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