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第二次神蹟(陶傑)
  • 2020-10-04    

 

川普夫婦終於感染肺炎,網絡一片歡呼。美國左膠與某國愛國勢力此時心意相通,像法國革命恐怖時代斷頭台下的看眾,每次劊子手舉起一個人頭,下面一片歡呼。

左派的仇恨源遠流長,由西方現代文明定義的一七八九年開始。相反,右派的仇恨紀錄,說來說去只是希特拉屠猶,與五六十年代密西西比極少數白人前奴隸主對黑人的歧視。論規模、份量、殺人之眾,左派的仇恨遠遠超於右翼。

只是這伙青面獠牙,平時喜歡戴上「大愛包容」的面具,佔奪「社會公義」的道德高地,左派的意識形態由社會主義開始,針對貧富懸殊,與富人少數壟斷社會財富,比起右派的種族主義更為吸引人,亦即如大陸流行語:有更大的欺騙性。

川普出選,刺激蛇蟲鼠蟻的一大窩真面目都引了出來。固然,川普本人是大嘴巴,紐約出身的大地產商之後,享受戰後出生一代、正逢列根時期的市場經濟自由趨勢。列根鼓吹創業,減稅鬆綁,一九四六年出生的川普,期時剛好趕上做了弄潮兒 。雖然曾破產,但有美國司法和市場遊戲規則這道安全網,川普算不上遇到甚麼大挫折,終究盛氣淩人。

但「盛氣淩人」不是罪行,天下有才華的人或有過人之處鮮有不盛人淩人者。台灣的李敖不也一度賺過兩個錢而盛氣淩人?喜歡李敖的更喜歡,討厭李敖的也不會因他的「恃才傲物」而由他的敵人變成粉絲。

世界本來就分化。政治經濟形勢惡化之後,分化更為劇烈。只是太平盛世,人人有其他利益和快樂可以追逐,戰亂前夕,沒有快樂,經濟蕭條,沒有共同利益了,於是不同的價值觀赤裸裸的暴露出來。歐洲的三十年代,共產主義和希特拉的納粹產生碰撞,產生極大火花,就是因為華爾街股市崩潰之後,大西洋兩岸蕭條與貧窮,階級和政治衝突,真面孔就暴露了出來。

川普的缺點,當然是一副紐約惡少的脾氣,話說得太快、太絕、太滿。武漢病毒明明可以致命,而且在遠東已經形成災劫,川普還說只是流行感冒。當然,當時他不只出於個人的傲慢,而是折射了民意:整個紐約和美國東岸的名嘴與明星,個個都得意洋洋,聲稱只是流行感冒。川普順著這幫人也表達了同樣的傲慢,內心潛意識是認為只有亞洲人才缺乏抗體,白人和黑人不會。

結果美國全國癱瘓,這是左右合流潛意識種族主義的自大,不值得可憐。可憐的是年紀大的一批。年輕人不肯戴口罩,政府叫你做東,他就向西走,這是政治的逆反心理,同時潛意識上將病毒向老人家傳播。

為什麼?在全球化之下,不論英美還是香港,年輕人都討厭老人。英國公投脫離歐盟,老人踴躍投票,主張保留英國傳統文化身份;年輕人那一次沒有傾巢而出投票,結果飲恨而覺得鑄成大錯。同理:希拉里對川普那一次競選,美國中西部選民出生於農業和牧場,年紀也偏大,因為年輕人早去東西岸的大城市IT和銀行業務生了。川普因此上台。英語世界的年輕人,各自以倫敦和紐約為首,懷恨在心,武肺瘟疫期間,偏偏集體蒲吧、喝個爛醉、口沫橫飛,也不戴口罩。沒有領袖,只是一種心照不宣的無政府主義的默契。

因此這是一場西方文明社會裏的世代內戰,中共只是輸送了一種工具。時勢造成了川普,雖然進了醫院,福大命大,兩日不到就退燒,但是本性不改,依然在醫院裏做牙刷騷,聲稱自己正在康復。然而一星期後才是關鍵,他不管了,他是一個戰士,二戰是全天候處於情緒亢奮的戰鬥狀態。

人人說這一次川普若能活着走出來,某國就有難了。川普若不幸病亡,彭斯頂上,某國一樣有難。即無論如何也躲不過。海外華人作家余傑說上帝將川普送給美國,是一大神跡。若川普大難不死,更是第二次神跡了。人類的命運到此,已經無法自主,包括香港,以及一個即使一度想下台也不被主人批准的女特首。這是悲劇嗎?在神學上,一切無悲喜之別。



----------------------------

《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現已出版,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每本港幣九十八元正。

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