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鄭去殖大計】分域碼頭拆卸在即 美軍御用老裁縫度身訂造三十年
  • 2020-09-30    

 

「原本計劃做到九七年回歸,仲有得做係預料之外。」灣仔分域碼頭海軍商場的店主兼老裁縫Tony訴說著。

屹立在灣仔超過半世紀的分域碼頭,是整條維港海岸線上的其中一塊。由九七年開始,這條海岸線就一直在變天,天星碼頭被拆卸、軍用碼頭正式被撥歸解放軍,由「門常開」變「門常關」。原本專接待美軍及軍艦登岸的分域碼頭,一直默默守著灣仔部份。自灣仔填海計劃開始後,碼頭被陸地包圍,附近的空地已變成沙塵滾滾的地盤,這裡命運一直有待揭曉。遇上中美關係跌至冰點,林鄭「去殖」大計亦急上馬。

商場由九七年獲續租,由五年轉為每年再變每季續租,政府更將於明年收地,拆卸在即,政府表明不會安排重置。伴隨商場廿多年的裁縫店與髮型屋,他們的存在,像是美軍落船後的補給站,見證香港和美國的關係、碼頭的跌宕起伏,但這些將會不留痕地被刪除。



「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老裁縫Tony 帶點依依不捨的說著。

在灣仔超過半世紀的分域碼頭,即將面臨收地拆卸。

應變力強

67年歷史的分域碼頭位於灣仔填海區,近中信大廈和演藝學院一帶,本來為私人碼頭並以當時老闆George Fenwick為名。後來碼頭變成聯絡辦公室,更加建海軍商場﹐為船員提供購物服務及旅遊指南。海軍商場只招待會員,未有軍人到訪港的時候才可讓市民登記進入。甫入內,牆壁掛滿不同國家海軍的紋章,在大堂放置著古董車、人力車及小木船,時光恍如倒流90年代,沒有燈火通明,卻叫人自在。

商場有三層,頂層為軍人輔導會辦公室,一樓有間裁縫店福興,七十歲的王文虎(Tony)在加拿大留學回來接手生意,93年搬入海軍商場至今。子承父業數十年,見證這裡的變遷。

Tony祖籍上海,父親為搵食來到香港發展。「爸爸係老一輩思想,上海人鍾意係中心地區開鋪,但我又覺得需唔需要花咁多錢呢?」50年代年開業的福興,曾經落戶中環及灣仔。六、七十年代為裁縫界的黃金期,傳統上海派裁縫講求手工針鐅及熨功,專做遊客和軍人生意,因他們對訂造西裝有需求,行業亦非常風光。美軍一落船就會經過這個海軍商場,他亦決定搬到這裡。

越戰升溫時期,美國在各地有補給站,英治時期、水深港闊的香港即成美軍的目標之一。以往高峰期,每星期甚至三、四日便有軍艦訪港,每艘軍艦停留三至五天不等,招待過十四個國家船隻、逾五萬名軍人。海軍登岸後耍樂一擲千金,每逢「有船到」都帶旺灣仔駱克道一帶的酒吧及紅燈區,亦有軍人會約海外的家人在香港會合度假。為方便軍人補給,軍人輔導會在九三年興建海軍商場,當時地下還有最近海邊的麥當勞,是香港唯一一間賣啤酒及Pizza。60年代的電影《蘇絲黃的世界》正取材於灣仔一帶。
《蘇絲黃的世界》取材於60年代的灣仔區。(網上圖片)

度身訂造要時間,但海軍留港時間短暫,往往要趕及在他們離開前修改好及起貨,「如果我好夜未走,通常就係有船到要趕工,或等他們拎衫。」如果趕不及就要寄送出國。冇船到的日子,他就為本地的企業造制服。位置雖然偏僻,但亦因為商場的角色,接觸到世界各地的客人,連Air Lanka亦曾是他的大客,為他們航空公司做制股「他們比例跟我們不同,胸大腰細手又長,無一件樣板用到,於是再諗辦法去整。」後來他與師傅親身飛往斯里蘭卡,個多月後成功做出合身的版型。「裁縫呢個職業好特別,給予我很多機會,我係鍾意開眼界,咁就可以re-engineer。」

年屆七十的Tony將蘋果Steve Jobs金句掛在咀邊:「Stay Hungry,Stay Foolish」。鋪頭約二千呎,他不止造衫,亦把一半位置僻出賣雪茄和酒,Tony坦言賣的不是最貴最靚的,但卻是市場罕見。「試過有泰軍,一下子買了五十箱威士忌上船,要來拎返國家進貢。」另一角放了一堆杯麵及出前一丁,原來預備給軍人儲糧,「他們上到船,沖個杯面,甚至整個就咁食都有。」
裁縫師Tony

西裝客與Bagel

時移世易,軍艦改在西環招商局碼頭上落,登岸停泊的一年比一年少,「依家用車接他們都未必來,都無辦法的。」經過的亦未必需要度身的西裝。昔日必經的商場、麥當勞的招牌卡位,近幾年已人去樓空,時針如停擺一樣。Tony的裁縫店,除了賣酒亦有賣芝士、蔬果,全為滿足香港熟客。究竟「西裝客」與「Bagel、芝士」有何關係?「有些老婆會叫老公來買蛋,買下買下,就不如整套衫。」Tony提及有不少富貴客、專業人士,坦白說有些要求多多、又麻煩,而且不太賺錢,「不過盡量滿足他們,做到就做啦。」

疫情下,有老客擔心超市雞蛋「多人摸過」,他又埋頭去找泰國蛋,「雪櫃那些,剛剛飛機到貨,好乾淨。」見美國薯仔「大隻、靚」他又入貨,「唔知邊個話搵唔到咁大粒。」對飲食素有要求的Tony,揀的貨全部「入得我口,我試過。」放上香港製造的花膠、意大利粉、調味料。適者生存,裁縫店已變成迷你的超市。
海軍商場位於灣仔龍景街1號,主要供水兵購物。(網上圖片)

計劃被煞停

除了做西裝,軍人登岸後,還會去剪髮。九七年由海軍大廈搬至現址的髮型屋New Charmes De France,高峰時期有數十人排隊剪髮。店內的老師傅,全部紅褲仔出身,專為海軍剪頭髮,「船上有得剪的,不過他們唔鍾意,很多人落船就來剪頭髮。」軍人上戰場,生死未能掌控,故有不少及時行樂,醉酒玩天光,「最風光的時候,試過收到500元港幣貼士、幾十元美金也有。」髮型屋店員說。外國人剪髮,除了修髮,還會要求修眉。店內只有六個座位,裝修簡單樸素,無電視、無音樂,「以前來剪頭髮,就係想靜靜地咁休息一下。」連曾蔭權也是熟客,不過師傅們從來不八卦。

高峰時期,分域碼頭接待十四個國家、超過五萬個海軍,單是美軍一年停靠香港50次。不過自回歸後,中方曾經拒絕美方軍艦停泊,過門不入。自美國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美軍太平洋艦隊指,去年下半年內,中方曾拒絕七次美軍艦艇訪港。美軍艦隻訪港數目,變了中美關係寒暑表,數目持續遞減。過往報道曾指,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訪港,五千名海軍預料五天花費近四千萬元。

海軍商場則由軍人輔導會建立,為會員制的非牟利機構,並獲政府以每年一元租金續租土地,現在交由擔保公司管理。有曾在商場工作過的商戶說,管理人神父Father Ron Saucci 與曾蔭權為天主教徒,曾蔭權曾口頭承諾碼頭可照樣續租。因此分域碼頭曾經要求延長租約期限,並向城規會申請改變土地用途,由現時的「休憩用地及道路」,改為「商業、文化、機構及康樂用途」,並計劃翻新。二o一六年獲批後已準備就緒動工,然而去年底被政府煞停並通知短期租約即將終止,而且要在兩年內搬走。
神父Father Ron Saucci(網上圖片)

「借」始終要「還」

商場由97年後五年續租,轉為後來一年再變每季續租,政府更將於明年收地,歷史不留痕。Tony坦言未有計劃,「我都七十歲,最多都係做多四、五年,又無人接手。對我而言,已是完成任務。香港係一個見步行步的地方,今日唔知聽日事。」

「擠於強敵狗咬狗骨之爭鬥中,只有寸土之香港竟能與之共存,原因令人困惑費解,但香港成功了,就在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韓素音60年前描述香港的金句。借來的時空,拼出獨一無二的生活,不過「借來」不是「擁有」,無奈始終要還。
隨著填海發展,分域碼頭曾兩次遷移。(網上圖片)

記者、拍攝、剪接:財經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