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後繼續WFH】慳電再慳租 老闆絕橋提高生產力:在家工作效率更高
  • 2020-09-29    

 


武漢肺炎下WFH(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成新常態,以減少集體感染的風險。未有疫苗下,市場憂慮隨時迎來第四波爆發,大企業安排員工遙距工作,包括Twitter、Facebook和日本Fujitsu。本港亦有中小企緊隨大趨勢,實行疫後繼續WFH。

WFH可謂「有辣有唔辣」。有人喜歡它的彈性,員工可以節省交通時間及開支。不過亦有人反映因沒有明確工時,因此不停超時工作。中小企規模不大,勝在靈活性十足,在疫情下轉變更快。VolTra義遊創辦人及行政總裁鄧緯榮(Bird)認為:「WFH最緊要透明,最大嘅敵人係信任。」他領略到在家工作是大勢所趨,下決心順應時代而改革,為在家工作作好準備,購入軟硬配套,定下新政策,幫助員工提升工作效率。出租單車Locobike在家工作一樣可以設計到新產品,廣告公司老闆亦指公司分為多個小Team,只要每Team能自負盈虧就得,只看結果,不理過程。他們都決定,疫後繼續WFH。

Voltra:善用軟硬配套 購入網紅燈及高清鏡頭


Bird稱去年社會運動時已萌生讓員工在家工作,加上今年疫情爆發令人措手不及,因此便將腦中的計劃付諸實行。在家工作講求老闆對員工的信任及員工的自律,Bird善用不同工具輔助,包括Monday,方便員工間協作和更新工作進度,更有效地溝通。他笑言:「唔係老闆唔信任員工,而係員工唔信任員工,總會覺得隔離部門嘅人冇做嘢,所以我覺得轉咗工作環境最緊要係透明。」

改變習慣不容易,Bird為了令員工適應在家工作的節奏,在第二波疫情緩和後,讓員工可選擇一星期一天在家工作,自行在Monday定下當天工作內容及預期進度,經主管批准後便可,好讓其他員工也能清楚了解其他同事的工作。計劃實行近兩個月便迎來疫情第三波爆發。幸而,有了實習後,員工都能自覺使用Monday溝通,駕輕就熟,保持工作效率。

有了軟件,怎少得硬件。使用多了Zoom及Team開會,Bird感覺網上開會質素很低:「開會嘅時候呢個人突然間連接唔到,呢個人就突然間睇唔到樣,呢個人把聲有問題,呢個人想Show(展示)啲嘢俾人睇又睇唔到,根本就係浪費時間。」他續稱香港土地問題,員工未必想公開自己家中的環境,因此他鼓勵他們便用虛疑背景,可惜事與願違。Bird發現因為員工電腦鏡頭的解像度低,加上家中不夠光,便會導致很多時退背景效果較差,甚至整個人也消失了。為了確保開會順利有效率,Bird斥數千元為每名員工添置1080p高清鏡頭及網紅燈(鏡面環形LED網)。「我覺得呢個係幾好嘅投資。起碼我望向個Mon(屏幕),每個人個樣都係人樣,我會覺得我係同緊人傾緊計。」他笑言。

開會玩遊戲 增加員工互動


工作上順利分配,Bird認為員工士氣亦十分重要:「我理解大家想見面,但係又會有安全隱憂,所以我哋在家工作嘅時候一定有11點鐘例會。」所謂例會其實充滿娛樂性,「逢禮拜一會做一個Insight Sharing(見解分享),分享大家覺得能幫助機構發展嘅Insight(見解) ,例如可能網上工具、時事重點,或者同我哋相關嘅Netflix劇集。」星期二便會匯報員工的一週計劃,星期四及五便會由員工輪流主持會議,內容可以是小遊戲或聊天。訪問當天正是星期五,負責的員工安排了聽歌及閒聊,大家說說笑笑,氣氛十分輕鬆。

第三波疫情至今逐漸冷卻,Bird亦安排同事逢星期三可以回到辦公室。1500呎,偌大的辦公室一星期只用一天,令人覺得浪費,Bird坦言租約9月完結,曾經考慮不再續租:「電費就慳到八成,租係慳唔到。」不過,他認為現今的新常態未穩定下,即使員工在家工作亦要保留固定空間,「所以我哋就唔敢貿然做大變化,有我覺得最少要攞一年時間做觀察,反而將合約就變咗生約,隨時郁得,今時今日彈性係重要過租金價錢本身。」

VolTra 義遊創辦人鄧緯榮(Bird)認為在家工作,員工之間要保持透明度,提高工作效率。

Locobike:或改租共享辦公室,靈活應變


同樣面對辦公室問題的,還有共享單車公司LocoBike 樂區踩。他們租用科學園的辦公室,約800呎的辦公室平均呎租為25元,管理費則是每呎6元。創辦人程俊豪(Ken)表示,自農歷新年後已着員工遙距工作,電費大降逾一半,可見使用率很低。疫情結束後,他有意退租固定辦公室:「有諗過租Co-working place(共享辦公室),不過疫情下Co-working place咁多人都危險,所以繼續租呢度先。」

作為本地創科公司,Ken指公司員工一直採用Slack及Massager作內部溝通,公司平時亦不會開任何會議,因此程式編制員 (Programmer)及設計部門不需回公司也可如常工作。即使在疫情中,LocoBike Apps仍推出了新的服務——網購水果,供用戶於網上訂購外國鮮水果。這個新服務由市場部同事構思概念,再交予程式編制員編寫Apps,然後再安排採購及物流。Ken表示整個過程十分順利,沒有經過任何會議,因此可見WFH是可行的,因此打算疫後繼續容許員工自行在家工作。

LocoBike創辦人 程俊豪(Ken)稱農曆新年後已安排員工在家工作,有意疫後永續WFH。

廣告公司:「用結果去管理,好過管理行為。」


The Bees 創辦人及CEO曾錦強,於8年前開創廣告公司時便容許員工彈性上班,可堪稱WFH先導,因此公司運作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影響不大。

曾錦強旗下有18間公司,約130名員工。公司沒有任何規則,只是一條底線——各公司養得起自己。「我哋用結果去管理,好過管理行為。員工做到好嘅嘢出嚟,生意又OK,其實做老闆就係要咁嘅嘢。至於佢係唔係要朝九晚六喺公司入面,俾你望到佢做緊嘢,其實無意思,因為好多人望住個電腦都可以唔係做緊嘢。」

KK續稱,廣告業是知識型經濟產業,過度的局限反而限制了員工的創意。推行多年的彈性在家工作制度,公司的盈利也是持續增加。疫市中,他仍有信心今年公司業績會比去年更好。

The Bees 創辦人及CEO曾錦強(K.K)推行彈性上班多年,認為用結果去管理員工,比起管理員工行為更有效。


記者:葉嘉兒

攝影:胡智堅

剪接:Suki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