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傑開talk】警擅改傳媒定義 陶傑:所有人都是記者 執法不可能
  • 2020-09-26    

 


鑒於一年的街頭騷亂無休無止,所以現在特區政府警方指在現場要實施新聞專業團體和記者的發牌以及辨認制度,理由就是現場極為混亂,尤其我們知道香港有很多網絡媒體,加上有KOL和收錢的Patreon 。將來會否有新聞機構發牌制度,像印度尼西亞一樣?有可能的。但是儘管是發牌的話,會否發牌給壹傳媒和蘋果日報將會是一個焦點。如果新聞牌照或警方認可的新聞機構牌照,還有壹傳媒、蘋果日報的話,我想這並不算是新聞自由的末日。如果蘋果結業、壹傳媒解散,其他像無綫電視、nowTV、ViuTV,即使有牌,政府或警方批准採訪,我想相對於報道真相或敢言的程度會相繼失色。

新聞工作保持專業
規管制度無可厚非


你說警方不容讓白撞或小記者進場採訪,我認為是無可厚非。因為這股歪風,什麼叫校園小記者?包括林鄭月娥做特首本身也認可過。我不太贊成那些中、小學開辦校園小記者活動,叫小朋友去學習採訪,因為新聞工作專業,並不只是派兩名小朋友去聽官員做簡報,然後筆錄這麼簡單。新聞工作需要偵探頭腦,在現場的時候要一眼關七,有臨危不亂的判斷,也要有非常敏捷的反應。如果是禁止18歲以下,自稱是記者的人士到場拍攝,這是無可厚非。只不過有些人拿着手機,我行過也好,如果多事,或者已經成為一個生活習慣,走去拍攝,然後把拍攝到的片段傳給ViuTV、nowTV、香港電台或蘋果日報。這些新聞機構在動新聞或新聞報道中登出了這些片段,那麼我是不是記者呢?所以這是很難執行的。

發牌制度執法難
不至於新聞末日


因為現在是資訊碎片化、網絡大爆炸的世代。雖然記者不用在中文大學新聞傳理系畢業,但確實走過混亂的現場,包括911事件,世貿雙子塔被炸毁。假如你在現場走過都可以拍下一些珍貴的紀錄片,那個行為本身是不是journalism呢?在廣義來說,是的。假如在現場真是拍到這些暴力片段,移交給新聞機構,在新聞機構上廣播出來的片段就是屬於該台,譬如說是蘋果日報動新聞。但是經過拍下片段的人,可以是一名遊客,可以是一名嬸嬸或者是跟車送貨員。這些人士,你說可以怎樣禁止呢?是沒辦法禁止的。因為最終在一個認可的新聞機構當中在網絡上登出片段,無辦法在現場拘捕該名人士。所以我認為現時的爭論有點無聊,是否因此要弄到新聞末日、暗無天日,我認為也不至於。除非頒布一條禁令,非法集會的地點方圓一公里不准有任何攝影鏡頭,包括左派報紙,慎防傷及無辜,子彈無眼,那就可以。我認為同樣在香港也是不能執行,我認為所謂警方的頒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只是茶杯裏的風波。

----------------------------

請即預購《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自取優惠價 港幣$83【按此搶購】

包運費價 港幣$110【按此搶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