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宙迷宮】逆熵與時光倒流(李偉才)
  • 2020-09-26    

 

以時間旅行為題材的科幻作品,最早首推威爾斯(H.G. Wells)於1895年發表的小說《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自此以來,同類型的小說和電影可謂汗牛充棟。就電影來說,最著名的是1984年的《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和1985年的《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而兩者都涉及著名的「時間悖論」(time paradox):亦即沒有了從未來回到過去的人物作出干預,「未來」便將會變得不一樣。那麼,「未來」是「過去」的「果」(一般的常識),還是「過去」的「因」(因果關係的顛倒)?仔細分析下來,互為因果的怪圈,就活著一條咬著自己尾巴的蛇,最後把自己吃掉般難以理解…

近年的一部「神作」,是改編自科幻大師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於1958年所寫的短篇故事“All You Zombies”的“Predestination”(2014,港譯《超時空狙擊》)。為了不破壞大家觀看的樂趣,我無法透露其中最精彩之處。但要數真正的神作,是海萊因本人於17年前(1941年)所寫的中篇小說“By His Bootstraps”,其中有主人公跟未來的自己搏鬥的場面(要到故事後期才知曉是這麼一回事),比起電影《天能》中的同類場面早了近80年!同樣地,小說中的搏鬥場面出現了兩次,一次是「現在的我」跟「未來的我」搏鬥,另一次(當然是同一場搏鬥)則是「現在的我」跟「過去的我搏鬥」。

所以從「時間悖論」的角度看,《天能》實在毫無新意。它引起最多談論的,是它用了「逆熵」這個概念來「解釋」時間旅行的可能。

「李逆熵」是我數十年來所用的筆名,我對這個概念當然熟悉。上星期我曾在這兒解釋「熵」(entropy)是什麼,並指出生命就是最突出的一種「逆熵」現象。這並不表示無生命界不會出現「逆熵」,其中最易理解的是雪花冰晶的形成。請試想想,組成複雜卻極度對稱的美麗冰晶的水分子,原本雜亂無章地飄浮於空氣之中,但一旦條件適合,便會聚合形成具有高度秩序的晶體,這不是違反了「萬物皆會從秩序走向混亂」的「熱力學第二定律」(熵值遞增原理)嗎?

但正如我在上星期解釋,無論生命還是冰晶都不是封閉的系統,而當我們把它們周遭的熵值遞增計算在內,總的熵值仍是上升的。

但大家最想知道的必然是:「逆熵」是否表示時間可以倒流?甚至讓我們穿梭時空?我們會於下星期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李偉才

科普達人

----------------------------

請即預購《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自取優惠價 港幣$83【按此搶購】

包運費價 港幣$110【按此搶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