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純技術討論:特朗普應該獲諾貝爾和平獎(沈旭暉)
  • 2020-09-23    

 

不少人很討厭特朗普,認為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他是不可想象。同時不少人很欣賞特朗普,認為他得到和平獎能更有效壓制國際對手,應該全力支持。

但無論立場如何,根據和平獎的往績,特朗普得獎,是完全說得通的。

翻查往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幾類:

•國際組織及其代表人物,有時是直接相關,例子是2005年的聯合國原子能總署,及它的總幹事埃及人巴拉迪;有時是間接相關,例如2007年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與及推動關注氣候變化的美國前副總統戈爾。

•一生在不同崗位維護國際和平、但沒有任何一件特別斐然成就的人,例子是2008年的芬蘭前總統阿赫蒂薩里(曾參與納米比亞、印尼亞齊、北愛爾蘭、科索沃等和平方案),又或2002年的美國前總統卡特(曾參與北韓、古巴、中東等地調解)。

•促成某一重要國際事件和平解決的關鍵人物,例如1994年促成嘗試解決以巴衝突的《奧斯陸協定》的以色列總理拉賓、外長佩雷斯、巴解領袖阿拉法特;1993年促成南非終結種族隔離政策的白人總統德克勒克,以及非洲人國民大會主席孟德拉;1978年在戴維營和談簽訂世紀和約的埃及總統薩達特、以色列總理貝京;又或2015年的突尼西亞四方對話集團全體成員,作為阿拉伯之春僅有的樣板成功案例。

•最無厘頭的一類,就是不知為何獲獎,除了是用來「鼓勵」獲獎者在未來努力工作,典型例子是2009年剛上任、甚麼也沒有做過的美國總統奧巴

那些年,明顯違反和平獎精神的「單一事件型和平獎得主」

第三類得主當中,不少卻是絕對不可能符合第二類要求的,乃至一生不斷從事破壞和平的行為。諷刺的是,要不是他們曾有資格、實力破壞和平,日後也沒有資格製造、捍衛和平。舉例:

•剛談及的巴解領袖阿拉法特,長期被西方列為恐怖份子,策劃的劫機、自殺式襲擊等,殺害平民無數,他獲得和平獎,被大量西方民間組織強烈質疑,即使是巴勒斯坦人,也不少覺得彆扭。

•阿拉法特的對家以色列總理拉賓,年輕時同樣是好戰份子,任職國防部長時,曾殘酷鎮壓巴勒斯坦大起義;曾以和埃及和解獲獎的另一位以色列總理貝京更鷹派,曾空襲伊拉克,又一手決定出兵黎巴嫩,間接造成震驚世界的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

•1973年,北越領導人黎德壽因為和美國簽訂《巴黎和平協定》獲獎,但兩年後,北越就攻陷南越,過程自然毫不「和平」,之後製造了大批難民,越共軍隊也是全球最殘忍的軍隊之一;黎德壽也算有自知之明,拒絕領獎,成為罕有拒絕和平獎的例子。

•同年和黎德壽共同獲獎的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因為是毫無道德約束的現實主義者,曾直接促成不少地方的政變和戰爭,特別是強化了整個拉丁美洲的獨裁體系,乃至晚年被多國通緝。

•2000年的獲獎者除了南韓總統金大中,邏輯上,也應該像上述案例,一併包括北韓領袖金正日,畢竟金大中獲獎原因是促成朝鮮半島大和解,而一個巴掌拍不響。最終金正日落選,據說十分不高興,這也反映了評審委員會的雙重標準。

特朗普主張單邊主義,不重視國際組織,不屬於第一類人(但假如他連任,成立一系列新國際組織推倒重來,卻可能符合這方面條件)。他一生唯利是圖,最大興趣是「做deal」,以往從沒有以「和平使者」自我定位,自然也不屬於第二類人。他的不少作風,被國內對手批評為撕裂社會、刻意挑起仇恨,而且也不似是民主思想信徒,左翼甚至視之為《美國憲法》的破壞者。然而實事求是,他的不少外交成就,卻足以歸類為第三類,而且和第三類不少得主相比,他更有多於一件成就。至於私德方面,無論特朗普怎樣挑動國內、國際矛盾,似乎也不及上面提及的得獎者那樣有爭議。

讓我們重溫特朗普的七大外交成績表:

•2018年,他代表美國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和談破冰,化解困擾東北亞多年的北韓核危機,起碼構建了美朝雙方繞過「中介人」中國的恆常直接對話機制;雖然翌年舉行的新加坡峰會沒有結果,但機制依然存在。

•2019年,領導美軍擊斃全球頭號恐怖份子、伊斯蘭國(ISIS)領袖巴格達迪,基本光復ISIS從敘利亞、伊拉克佔領的幾乎所有土地,也間接令敘利亞、伊拉克局勢回復相對穩定。

•2020年,代表美國和阿富汗塔里班簽訂和約,讓美軍逐步撤離阿富汗,並讓塔里班願意和阿富汗政府談判(目前和談正在進行中,有望劃定勢力範圍)。

•2020年,促成以色列、阿聯酋大和解,化解猶太教和伊斯蘭遜尼派的千年仇恨,並可能令阿聯酋背後的遜尼派第一領袖沙特阿拉伯投石問路,為兩教破冰奠定基礎。

•2020年,促成以色列、巴林大和解(巴林是什葉派佔多數、但被遜尼派王室管治的海灣國家),嘗試化解猶太教和伊斯蘭什葉派社會的千年仇恨,也令以色列得到和什葉派直接溝通的機會。

•2020年,促成塞爾維亞、與及單方面從塞爾維亞獨立的科索沃簽訂經濟正常化協議,有望達致進一步和解,從而化解南斯拉夫戰爭後遺症的最後衝突。

•外交界傳聞,特朗普一直關注另一衝突,也可能在短期內解決這中東爭議,也就是讓卡塔爾和杯葛它的沙特阿拉伯等海灣國家破冰。

以上的外交動作,並非興之所致,而是背後有理論脈絡支撐的,例如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公佈了中東和平路線圖,而上述把美軍從中東移除的努力,都和美軍在亞太再部署息息相關;這些部署明顯針對中國,而塞爾維亞和科索沃的協議,也包括了不使用有安全隱患的通訊科技(即華為5G)一類細節。這七大外交政績的任何一項,要是換了是其他人,已經足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畢竟當年的薩達特、阿拉法特等,不就是這樣獲獎?

假如特朗普追究落選,可以說評審委員會太有包袱,但也可以說當評審越來越難。根據諾貝爾遺囑,和平獎是由挪威國會委任五人當評審委員會,這是很有趣的決定:諾貝爾是瑞典人,當時挪威屬於瑞典王國一部份,大概諾貝爾認為挪威比昔日的大國瑞典和平,才有了這分工。而近年挪威國會基本上根據黨派比例,去委任和平獎評審,無可避免地,有了一定潛規則。不過直到中國以經濟手段杯葛挪威,作為劉曉波得到和平獎的「懲罰」,挪威這個和平國家,才首次面對這種橫蠻壓力,日後挑選獎項,難免有更多考量。

----------------------------

請即預購《噴火30年壹驚艷 性感女星典藏集》特刊,當年《壹週刊》鏡頭下的李嘉欣、黎姿、朱茵、舒淇、邱淑貞等三十位經典港姐、性感女星,一一復刻,艷壓全港。

自取優惠價 港幣$83【按此搶購】

包運費價 港幣$110【按此搶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