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欺华怕日(王喜)
  • 2020-09-15    

 

「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Xiang Gang 。「日」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那裡的黑道寧願捱苦都要退回舒困援金、還款於民的禮義之邦。

過去七十年從未對世界輸出麻煩、病毒、僭建、庸俗、文攻、武嚇或大小便的東方文明國家——日本。誰在欺「华」?

是在馬己仙峽道高速落山衝過對面線、幸得八十多年歷史的英殖文物自我犧牲、從直通鬼門關的車廂內被拉回陽間醫院、卻又拒絕接受酒精測試、公然違法、而近日又高調宣布響應他最尊敬的林鄭阿娥呼籲,以身作則跑去加重外地輸入的臨時工人的負擔、搾取他們那一分幾秒的換屎片時光來為他做新冠武漢病毒檢測,誓要從七百五十萬人之中將那些「由官員分泌的內嗎啡塑造出來、可能存活在社區中的隱形傳病者」繩之於法的湯水工業才俊楊明?

是躲在陰影、腋夾雞毛、卯起楊潤雄的嘴臉,向三、四十歲,無學歷、無體能⋯⋯好像休班愛易服、撿屍愛非禮、緝毒愛販毒都很可以⋯⋯代言招募的特區政府法定偏門:Xiang Gang 警察囉。

誰在怕日?就是 Xiang Gang 警察囉。

請先參閱相關報道

個人推測:將時間回撥到 A 先生被制伏後,一名休班時可能會偷拍底的異性戀 Xiang Gang 警察(下稱 Arrest Officer: AO)在不可力抗的引誘下,以「非法集結」之名,拘捕這位只是置身灣仔、在旁記錄事實,從無違反任何香港法例或附例的日本國人 A 先生的一刻。

AO 心想:咁__熱!拉咗返去先,等 DO(值日官)隔渣,要告嘅話就 hand over 比 CID 囉;跟住响 canteen 飲凍檸茶,慢慢回份 155,落埋notebook 都 stand down 啦,拉到 case 大條道理 claim 多兩個鐘 DSOA 就收工啱啱好。死㗎佬係遊客入境,visa 過期都未排到佢落口供投訴。就算真係,都係「阿 sir 叫我拉咪拉囉,DO話告咪告囉,CID話唔夠料要放咪放囉。」關我__事。總之,零風險,拉咗先。早 D 返差館嘆冷氣,洗個面,小個便!

然後,AO 用 A 先生聽不懂,看不明的語言和文字,濫用香港法例賦予給他的權力,拘捕 A 先生,即時剝奪他的人身自由、出入境自由、進食自由、說話自由、通訊自由、如廁自由乃至天賦人人生而平等的睡覺自由。當報案室值日官聽過 AO 片面陳詞後,心想:「我又唔喺現場,你話佢徒手將香港從國家撕裂出去都得嘅;如果係自己環頭嘅伙記,日日撞口撞面就會教精佢,無犯法就唔好拉人。不過,呢件外援嘅上級咁都由得佢拉,睇嚟佢老豆唔係副處長就助理副處,都係叫 CID 落嚟接波,佢哋決定告就告,放就放,費事俾條 AO 同佢大隊長投訴佢拉人,我放人。」

於是,一位 CID 來到報案室,聽過值日官以訛傳訛後,心想:無__嘢吖?條伙記第一期 camp 就話唔__識啫,你都陪佢癲?難怪舊年掙沙去跑狗跑唔到啦!你唔喺現場,唔通我喺現場呀?AO 份口供有齊所有「犯罪要點」咪告囉;俾你「作」都唔識作夠數,咪 pending 俾 A 先生 bail out 返日本囉,我又唔信佢肯個個月買機票酒店返香港報到呀,遲早一鑊 jump bail,咁咪唔關我事囉,想逼我講真話,隊條 AO 係濫權、濫捕嘅警隊之恥?攬上身證明 no crime disclosed 所以釋放A先生?當我第一日做雜差咩?伙記靠得住,豬乸會上樹。」

Xiang Gang 警察最害怕日本人的什麼?誠實和守信。

事實是,A 先生在 2019 年 8 月 31 日晚被濫捕後,拘捕他的 AO、接收這案件的報案室值日官和被無辜牽扯的調查隊員,好可能經過前述的「心路歷程」,於是,A 先生得到保釋,並於兩個月後,即十一月一日,買機票回港報到;這種高尚品德讓調查人員大吃一驚:「真係返嚟!嗰啲大陸大肚婆衝閘生完仔返上去,從來未有一個會守信返嚟找醫院條數!咁好明顯,佢身無屎啦!弊!咪要我放人?831 搞到咁大鑊,我放人,重要係放日本人,我仲唔係『良心白警』?升級、宿舍實無我份啦?!」於是,新擔保紙上,寫上下次報到時間是十一月十六號。自 A 先生在 9 月 2 日保釋外出至 11 月 1 日,足足 61 日,都沒有從他身上扣押的個人物品或犯案現場,找到「有機會入罪」的證據,這區區十五天,調查員又能發掘出什麼東西來堆砌、構建「非法集結」罪呢?

關鍵就在 A 先生的相機。

如果打開記憶卡,翻查當晚照片的時序及內容,就毫無疑點地證實 A 先生在被捕前,A 先生是旁觀別人非法集結還是參與與非法集結,於是,A先生捱過十五天昂貴的酒店租金後,於 2019 年 11 月 16 日報到時,意外地獲發還他的相機,而下一個報到日期是四十天之後的 12 月 26 日。四十天耶?就算租住便宜的旅館,在港生活四十天也是極不便宜。估計有人故意對 A 先生經濟施壓,逼他浪費金錢和時間在機票酒店上,從而消磨他的意志,放棄清白,誘使 A 先生效法中华文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jump bail「踢保」,一了百了。

12 月 26 日,誠實守信的A先生再度回港報到,可是被入境處拒絕,並即日遺返出發地。涉嫌「非法集結」都被拒入境接受調查?後來,得知是香港律政司對 A 先生不予檢控,那既然 A 先生是清白,沒有犯法,何以不准入境?

個人推測:時間回撥到 11 月 2 至 15 日之間,調查員左右來回踱步,香煙一根駁一根,新買的咖啡涼了,已經是第十一杯。手機傳來推送提示,滑開手機,看見:「歡迎嚟到《四點鐘王SIR》記者會嘅現場……」調查員心頭一震。

時間流到 12 月初某天,律政司收調查員以 A 先生此「非法集結」案情複雜為由,申請律政司法律意見;同日,調查員收到刑事檢控專員的秘書小姐來電:「阿邊個呀,你問阿 sir 攞 advice,阿 sir 叫你打開個相機睇吓當晚啲相係幾時影同影到啲乜嘢,咪知佢有無參與囉,咁都要問?」

調查員答:「上個月 16 號佢攞返部相機啦。」秘書捂住話筒仍隱隱聽見:「阿sir,原來條__樣想過你一棟喎!」

案情發展至此,真的很很「複雜」,跨部門的幾群公務員在 A 先生誠實守信的高尚品德映照下(下刪三百字)⋯⋯ 金鐘道 66 號上空,飄蕩着一首詞:「完全明白我這決定叫你太失望,唯求明白這個決定我也有苦況,w WOOWOO~只恐怕一再遇上⋯⋯」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