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羅素訪華一百周年(陶傑)
  • 2020-09-13    

  • 【坐看雲起時】羅素訪華一百周年(陶傑)

 


網絡流傳大量五年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英國的片斷。當年英國政府招待禮遇極高,不但白金漢宮庭園有隆重歡迎儀式,連皇儲查理斯也親到國家主席習近平酒店恭迎。中方領䄂獲得夜宿白金漢宮待遇。然後英國首相陪同去酒吧見平民、喝啤酒;再去曼徹斯特參觀足球場。英國想向這位中方動之以文明攻勢,希望頑固堅守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可以開拓一點眼界。雙方簽署高達六百億英鎊的貿易「意向書」和協議等,但記者沒有再追查此等文件有幾項得到落實。

幾年之後,英中關係據說達到冰點。美國總統下令英國驅除華為,英國電訊網要優先顧及國家安全,否則不會分享情報。「黃金時代」的泡沫成為泡影。

不知英國政府回首,幾年人事,會覺得超級搞笑,還是感到受辱。

之所以如此收場,除了英國人二十一世紀辦外交,偷財短視,對於中國與世界缺乏了解,以及就「全球化」作繭自搏甚或自掘墳墓,都是原因。

在西方文明世界之中,與中國打交道的西方文明國家,以英國歷史最早。東印度的英中貿易,以馬爾戞尼勛爵謁見乾隆為序曲,太平天國之亂,英國傳教士大量目擊文獻,對於此一遠東國家,西方文明社會之中累積知識檔案最為齊全的應是英國。但今日對中外交一場糊塗居於榜首者,也是英國。

英國政府一心將中國資本引入中國市場,唯一個錢字。誠然,英國外交以貿易為核心,與世界其他各國打交道,無意將西方文明向世界其他國家推展灌輸,即使佔領其領土,建立日不落帝國,建立行政立法局,也是橡皮圖章,只參考英國政治結構的外殼,因為英國殖民主義者不相信土著有建立民主理性政治的智商和能力。

但外交也不至於膚淺到只懂得一個錢字。英國百年對中國外交不只是政府,還有企業如東印度公司;還有利用香港殖民地,以及威海衛的暫時據點。更重要的是 ,英國學界知識份子也曾經為英中外交有所貢獻。

一九二○年英國左翼哲學家羅素訪問蘇聯之後,接到北京大學邀請來華講學一年。

當年十月,羅素一行乘郵輪抵達上海,英國政府指示駐華公使監察羅素在中國的言論。因其時羅素左傾,認為蘇聯是英國未來的方向,英國政府恐懼羅素來到中國唱衰保守黨政府,一旦發現其在上海「說三道四」,據報英國公使準備採取行動,要求民國政府將羅素驅逐出境。

羅素先在上海逗留數日,接觸知識界。出任翻譯者是由美國留學歸國、研究語言學、年僅二十八歲的趙元任。羅素隨即遊覽杭州西湖,轉往南京,長江乘船到武漢,出席一場教育會議。

在漢口,羅素與美國哲學家杜威相遇,而杜威剛好也獲應邀在中國展開學術訪問。英美兩名思想家偶遇於長江,討論學術、傾心交流,中國知識份子與大學生則在旁傾聽,充滿對未來的憧憬,此為英美文明與民國精英薈萃的一段佳話

然後羅素北上北平,展開五次講座,包括數理邏輯、哲學問題、社會結構。北大一千五百名學生聽課。邏輯之外,羅素還講了唯心論、因果律、相對論和重力論,引起中國學術家極大興趣。

北大學生視羅素為偶像,紛紛開設「羅素研究社」,發行「羅素月刊」。羅素同行的女友Dora Black則兵分兩路,去北京女子師範大學講述社會與女權。

兩人在中國的學術活動非常繁忙,講座工作六天,然後遊覽舊北平名勝古蹟。羅素還到河北的保定,照顧二線城市。因為繁忙,患了重感冒,送到醫院,診斷出有急性肺炎,病後去抵上海,決定經日本加拿大返回英國。

羅素在中國八個月的旅行,印象極佳。在離開中國抵達日本時,羅素對日本人的印象不好,認為日本人顯得缺乏道德,又很冒昧,不如中國人之有禮。羅素回國後撰寫「中國問題」一書,認為中國行政敗壞,應訴諸社會主義。

羅素的言論與英國政府無關,但英國政府沒有阻止他去中國。因為即使羅素在國內是保守黨和貴族社會的敵人,但英國政府知道,羅素的思想可以在中國有發展的空間。

這是一百年前英國對中外交能海納百川的包容之處。除了想到一個錢字,英國人當然認為:同時促進中國的民間知識份子思想走向進步,是長治久安之計。當然,羅素信仰的社會主義,不見容於保守黨統治的英國,但不見得向中國人講這一套就是不好,中國是農業社會,地權不均,貧富懸殊,或者社會主義在中國人口實驗一下,讓西方遙距看一看,就像測試病毒的疫苗,總要一些人自動做臨床試驗品。

羅素的社會主義思也有別於共產主義。而這一年,正是五四運動後一年,與中共在上海正式成立前一年。

今年是羅素訪華一百周年,卻正逢「黃金時代」夢幻破滅、面臨BNO問題等決裂的一年。這一個世紀,中國有何變化,是進步還是倒落,有目共睹。

英國政客和外交家由百年前的大格局,縮小到舉國上下、連英女皇都做了經紀,更是相當可笑的萎縮。

羅素回英國之後,出任「庚子賠款委員會」英方委員,參與退還中國庚款興學的工作。 後來羅素去美國講學,遭到美國右翼聲討他的無神論。

若今日羅素在生,看見白金漢宮這等接財神的排場,再看見中國二十年來從無邀請一名英國學人如歷史學家費格遜、通菜電視主持人安德魯馬爾去北京上海講學,上中央台和鳳凰台主持一節對談,與楊憲益和徐志摩留學英國學習西方人文思想的時候不同,今日紅色中國向英國關上思想價值觀的大門,卻又用金錢與科技千方百計滲透英美。在川普的掌摑之下,英國人似有開悟,唯不知羅素若能復生,於此又作何感想?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