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冥壽】張國榮與梅艷芳那些年的生死之交之二 九十年代篇(利雲志)
  • 2020-09-11    

 

「我覺得,張國榮的性格有點像十二少,當然不是負情怕死,而是傲氣俊俏,還有那副少爺性格。」梅艷芳曾說過。

「我覺得,張國榮的性格有點像十二少,當然不是負情怕死,而是傲氣俊俏,還有那副少爺性格」––– 梅艷芳(《胭脂扣》劇照)

之所以,當鄭少秋辭演,吳啟華已被欽點之際,(重溫《胭脂扣》選角內幕故事 )梅艷芳在開戲前夕向導演關錦鵬提出,不如請張國榮來演十二少吧!然而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李碧華改編自家作《胭脂扣》為電影劇本,一直以如花為核心人物,十二少相對戲分較少,個性正如梅姐所形容「負情怕死」,毫不討好,以哥哥當時已擁有《英雄本色》及《倩女幽魂》等好戲在手,根本不用跑去當女主角副車;更何況,《胭脂扣》由嘉禾出品,哥哥是新藝城的合約演員,新藝城絕不會同意將王牌雙手奉上,作為宿敵的陪襯。
十二少相對戲分較少,個性正如梅姐所形容「負情怕死」,毫不討好。(《胭脂扣》劇照)
哥哥當時已擁有《英雄本色》及《倩女幽魂》等好戲在手,根本不用跑去當女主角副車。(《英雄本色》劇照)

但,因為女主角是梅艷芳,情況就變得非一般,為了成全梅姐,哥哥不但願意親自游說新藝城放人,先滿足公司的商業決定交換梅姐來演新藝城的《開心勿語》,繼而哥哥也要放下身段,先以個人魅力美化十二少,並甘於退後一步,悉力讓梅姐得到最大的發揮 —— 男女主角的第一場親熱戲,哥哥與阿關均認為要立即帶出箇中的癡戀與纏綿,於是在床上吞雲吐霧中,十二少撫摸一下如花的胸部,那種親密感就不言而喻了;聽到這個提議,梅姐當下說好,很順利地完成這重要一幕,試想若由吳啟華來演十二少,就算梅姐點頭,能有哥哥出手的效果與默契嗎?
為了成全梅姐,哥哥親自游說新藝城放人。
男女主角的第一場親熱戲,在床上吞雲吐霧中,十二少撫摸一下如花的胸部。

「沒有他飾演十二少,我也許亦會拿不到金馬影后,很感謝他!」


《胭脂扣》證明哥哥與梅姐不但是舞台上的最佳拍檔,於大銀幕同樣是絕配,念念不忘的李碧華,夥拍港台舊同事劉國昌導演,合力推動《小明星傳》,梅姐化身擅唱平喉的一代歌女,不作第二人想,哥哥則演替小明星撰寫代表作《心曲》的王心帆,以伯樂兼旁觀者道出小明星坎坷淒苦的一生,二人關係不像如花與十二少般醉生夢死,梅姐表示有興趣,哥哥卻舉棋不定 —— 他對《小明星傳》有保留非因戲分多寡、發揮空間,卻怕梅姐承繼小明星的宿命:出身貧苦,情路上紛擾波折許多彎,更不幸染上肺朥,芳齡才 29 歲就在台上吐血而終。
「沒有他飾演十二少,我也許亦會拿不到金馬影后,很感謝他!」
拍《胭脂扣》後,哥哥怕梅姐承繼小明星的宿命,拒拍《小明星傳》。(《胭脂扣》劇照)
哥哥貼心忠告李碧華:「阿梅本身命苦,應該演些開心的戲,你不怕『一語成讖』嗎?不要拍啦!」

哥哥貼心忠告李碧華:「阿梅本身命苦,應該演些開心的戲,你不怕『一語成讖』嗎?不要拍啦!」

加上本來願意投資的嘉禾對這個片種的賣埠與叫座力有所懷疑,《小明星傳》遂胎死腹中。

哥哥很愛惜梅姐,生怕她太單純、重情重義,容易被人有機可乘,食客三千、花錢如流水,固然令哥哥動氣。更憂心的是,梅姐多年來始終未能覓得一個可信任的如意郎君,哥哥暗中留意、觀察,1994 年,他發現了一個老實、正氣,外型上也會是梅姐喜歡的類型 —— 就是曾與哥哥合演《金玉滿堂》的趙文卓!

趙文卓受徐克賞識初到香港拍戲,因聽不懂廣東話,生性被動、害羞,但凡任何公開活動,總愛靠邊站甚或躲起來,名副其實「角落小夥伴」,哥哥看在眼裡仗義心又起,活動上半命令式呼喚趙文卓:「來,站在我旁邊!」令他得到曝光的機會;片場內,也很主動與這個北京小弟溝通,有時更暗中串通攝影師假裝試戲,哥哥以手勢做出「action」的指示,讓趙文卓在最自然的狀態,輕鬆地與哥哥演對手戲,聽不到一聲「cut」,趙文卓在迷惘中驚覺已經收工!
哥哥很愛惜梅姐,生怕她太單純、重情重義,容易被人有機可乘。
哥哥暗中留意、觀察,1994 年,他發現了一個老實、正氣,外型上也會是梅姐喜歡的類型 ——曾與哥哥合演《金玉滿堂》趙文卓!
片場內,哥哥也很主動與這個趙文卓北京小弟溝通。

完全憑直覺覓對象。

哥哥覺得趙文卓簡單、沒機心,相信不會欺騙梅姐,生起作媒的念頭,一次到鍾鎮濤家中作客,刻意相約梅姐與趙文卓分頭赴會,席間哥哥問:「你認識她(梅艷芳)嗎?」趙文卓實話實說:「以前讀大學時候,在學校宿舍有個廣東同學,經常在放梅艷芳的《將冰山劈開》,我就特別愛聽,一下課我就跑到他的房間聽這首歌,當時就認識梅艷芳了!」被友好的氣氛包圍,趙文卓這座冰山被劈開,與梅姐聊得相當舒服,慢慢便發展了戀人關係。
趙文卓讀大學時,特別愛聽梅艷芳的《將冰山劈開》。(網上圖片)

梅姐直腸直肚,每次拍拖瞞不了多久,1995年初,梅姐與趙文卓的戀聞已傳遍圈中,當事人照例否認,完成十五場《一個美麗的迴響演唱會》後,5月5日的早上,熱戀男女被《壹週刊》捕獲剛要展開五日四夜的沙巴之旅,梅姐與趙文卓多次現身酒店泳池,或因有香港遊客在場,頭兩日稍為避忌,但畢竟正在度假,至第三天豁出去享受二人世界,就這樣被《壹週刊》拍下趙文卓以雄壯臂彎勾住梅姐肩膊、梅姐則以雙手握緊趙文卓的親密圖片,影像更勝千言萬語。
1995年,《壹週刊》影到熱戀中的梅姐與趙文卓展到沙巴旅行五日四夜。
《壹週刊》影到趙文卓以雄壯臂彎勾住梅姐肩膊、梅姐則以雙手握緊趙文卓的親密圖片。

同年 9 月,哥哥筳開十席慶祝生日,被問到願望,壽星仔笑言:「最希望阿梅可以嚟,佢嚟咗,所以好開心!」哥哥最開心的是,不但梅姐來了,趙文卓亦有現身,這也是梅姐與趙文卓拍拖期間,鮮有被媒體拍得合照的歷史性時刻,全是為了俾面「媒人」所賜。
1995年哥哥生日,梅姐及趙文卓鮮有地被媒體拍得合照的歷史性時刻,全是為了俾面「媒人」所賜。(《蘋果日報》圖片)

這是她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分。已經到達「見家長」地步,梅姐看似要披婚紗、踏足教堂,成為夢寐以求的人妻,出人意表地,相戀不過一年,他倆分手了,「要不是那場誤會,我已經是趙太了!」梅姐簡單交代這段情的死因。
「要不是那場誤會,我已經是趙太了!」—梅姐簡單交代與趙文卓分手原因。(《蘋果日報》圖片)

究竟,那是怎麼樣的誤會,敲碎了梅姐的出嫁夢呢?在最後一個演唱會,梅艷芳披上婚紗,盡量抑壓內心翻騰與激盪,以從容姿態吐出令人心酸的自白:「我都有過幾次穿婚紗的機會,不過自己錯過了⋯⋯我曾預計 28 歲、30 歲前結婚,又希望 32 歲擁有自己家庭、小朋友,結果,又無!」
在最後一個演唱會,梅艷芳披上婚紗自白。

32 歲那一年,有望與梅姐組織家庭的人,就是哥哥牽繫紅線的趙文卓,相戀以來,每次提起這位生於北京的親密愛人,梅姐總是甜絲絲的,雙方一度談婚論嫁,無奈一個誤會發生,頓成泡影!
相戀以來,梅姐每次提起趙文卓,總是甜絲絲的。

難收的覆水,將感情慢慢盪開去。

梅姐生前沒說,趙文卓也堅守秘密,不願鬆口,欲蓋彌彰,江湖盛傳的關鍵人物,是看來與梅姐風馬牛不相及的 —— 吳綺莉!
江湖盛傳,梅姐與趙文卓情變的關鍵人物,是吳綺莉!

據聞,吳綺莉向來崇拜趙文卓,得知將有機會合作劇集《黃飛鴻新傳》其中一個單元〈黃飛鴻之理想年代〉,吳綺莉大感興奮,有說第一天收工,演員們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吳綺莉主動向趙文卓敬酒嚷著拜師,又抖出從前如何渴望得到趙文卓簽名的少女心事,趙文卓聽後大樂,之後有工作人員發現兩人特別投契,常結伴吃飯聊天,消息傳到梅姐耳邊,就此演變成一個天大的「誤會」—— 事過情遷,趙文卓曾當面向梅姐解釋清楚,二人心無芥蒂,惜也無法重拾當年情了。
據聞,吳綺莉向來崇拜趙文卓,得知將有機會合作劇集《黃飛鴻新傳》其中一個單元大感興奮。(網上圖片)

撰文:利雲志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