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哥冥壽】張國榮與梅艷芳那些年的生死之交 八十年代篇(利雲志)
  • 2020-09-11    

  • 【哥哥冥壽】張國榮與梅艷芳那些年的生死之交 八十年代篇(利雲志)

 

2002 年,梅艷芳在紅館舉行十場以舞台劇作主題的《極夢幻演唱會》,由徒弟蔡一傑、蘇志威、何韻詩及彭敬慈等客串部分角色,前九場不設普羅大眾最期待的「特別嘉賓」。

2002年,梅艷芳在紅館舉行《極夢幻演唱會》。(《蘋果日報》圖片)
2002年,梅艷芳在紅館舉行《極夢幻演唱會》。(《蘋果日報》圖片)

尾場,驚喜來了。顛倒眾生,吹灰不費。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最後一次,梅艷芳與張國榮合體演繹《芳華絕代》,在沒有綵排的情況下,兩大巨星憑熟練默契完美施展絕代芳華的氣度,梅姐由衷地感激哥哥:「他是我心目中,圈中的唯一好朋友⋯⋯」哥哥連忙替梅姐補飛:「你的好朋友有好多!但由阿梅第一次在紅館做騷,我一直和她在這裡唱歌,二十年來,大家一直都沒有變過!」
梅艷芳與張國榮在《極夢幻演唱會》合體演繹《芳華絕代》。
在沒有綵排的情況下,梅艷芳與張國榮熟練默契,完美施展絕代芳華的氣度。
+4 梅姐形容哥哥是她圈中的唯一好朋友。
梅艷芳與張國榮在《極夢幻演唱會》合體演繹《芳華絕代》。
在沒有綵排的情況下,梅艷芳與張國榮熟練默契,完美施展絕代芳華的氣度。
梅姐形容哥哥是她圈中的唯一好朋友。
哥哥連忙替梅姐補飛:「你的好朋友,有好多!」
由梅姐第一次在紅館做騷,哥哥就一直和她在這裡唱歌。
哥哥形容,這20年來,大家一直都沒有變過。

說「唯一」,也許哥哥唯恐萬千自認為梅姐好友的人不爽,於是飛身為妹妹大腳解圍;不過若說「第一」,斷言沒有任何人會有異議。

哥哥多番重申:「阿梅是最疼我的人,我們是兄妹關係。」梅姐亦形容,哥哥是好知己、好拍檔,「我們從華星開始由低做過,有他在,我會安心,同樣地,有我在,他也會安心。」
說哥哥是梅姐的「第一」好友,斷言沒有任何人會有異議。
說哥哥是梅姐的「第一」好友,斷言沒有任何人會有異議。
哥哥多番重申:「阿梅是最疼我的人,我們是兄妹關係。」
哥哥多番重申:「阿梅是最疼我的人,我們是兄妹關係。」
梅姐亦形容,哥哥是好知己、好拍檔。
梅姐亦形容,哥哥是好知己、好拍檔。

每段美好的片段,腦海一再閃現。

回到 1982 年。哥哥告別麗的,跟經理人譚國基斷瓜葛,也沒有任何唱片合約在身,在尖東香滿樓巧遇剛成立華星唱片的陳淑芬,李香琴介紹下一拍即合;同年,梅艷芳在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脫穎而出,理所當然簽約華星,跟哥哥成為公司火力全開,催谷上位的「一哥」與「一姐」。
梅艷芳跟哥哥成為華星火力全開,催谷上位的「一哥」與「一姐」。
梅艷芳跟哥哥成為華星火力全開,催谷上位的「一哥」與「一姐」。

其實早在 1980 年,哥哥與梅姐已有過微妙的緣分,當時哥哥仍是麗的小生,梅姐與姊姊梅愛芳則偶爾做特約演員,首播於十二月的劇集《小小心願》,有一幕哥哥陪劇中母親黎萱往股票行收風,偷聽梅姐與梅愛芳大講炒股心得,黎萱母子登時雄心壯志加入戰團;翌年另一齣《甜甜廿四味》,哥哥與老友鍾保羅齊齊往廣告公司上班,美女同事倪詩蓓帶他們與朋友喝茶,梅氏姊妹又是座上客,更有幸獲編劇懇賜芳名 —— 梅姐叫 Amy、梅愛芳叫 Mary。
1980年劇集《小小心願》中,哥哥與梅姐已有過微妙的緣分。
1980年劇集《小小心願》中,哥哥與梅姐已有過微妙的緣分。
梅姐與姊姊梅愛芳當時偶爾做特約演員。
梅姐與姊姊梅愛芳當時偶爾做特約演員。
《小小心願》有一幕哥哥陪劇中母親黎萱往股票行收風,偷聽梅姐與梅愛芳大講炒股心得。
《小小心願》有一幕哥哥陪劇中母親黎萱往股票行收風,偷聽梅姐與梅愛芳大講炒股心得。
另一齣《甜甜廿四味》,梅姐及梅愛芳與哥哥飲茶。
另一齣《甜甜廿四味》,梅姐及梅愛芳與哥哥飲茶。

梅姐在麗的只是行行企企,完全不成氣候,直至新秀奪冠才真正出道;哥哥出道頭幾年亦一直失意,轉投華星算是重新出發,為爭取曝光率,他倆頻密地空穿梭於大台不同節目,又拍住上合唱、合演電影《緣份》,雖然梅姐童年時已踏台板,但畢竟娛樂圈是另一個世界,哥哥資歷較深,也較年長,處處都會關顧着她,令梅姐心存感激:「大家以為我好硬淨,只有在哥哥面前,我可以做回一個普通的小女生,有什麼事,他一定會保護我!」
早期梅姐與哥哥合演電影《緣份》。
早期梅姐與哥哥合演電影《緣份》。
梅姐講過只有在哥哥面前,她可以做回一個普通的小女生。 (《蘋果日報》圖片)
梅姐講過只有在哥哥面前,她可以做回一個普通的小女生。 (《蘋果日報》圖片)

會與你共同渡過,都不枉過。

並肩作戰,苦中也可以作樂。初期華星孖寶出埠登台,所坐的是平民化經濟客位,與其諸多投訴,不如自尋開心 —— 哥哥與梅姐最愛選坐最後一排,拉起椅子之間的扶手,成為一張舒適的單人床,大家輪流,一個在椅子躺臥、另一個索性攤在地下,聊着聊着倒頭便睡,那是二人未紅的樂趣。
初期華星孖寶出埠登台,所坐的是平民化經濟客位,哥哥與梅姐最愛選坐最後一排。
初期華星孖寶出埠登台,所坐的是平民化經濟客位,哥哥與梅姐最愛選坐最後一排。

雙雙熬出頭來,待遇截然不同,要請得動哥哥與梅姐越洋表演,頭等艙、超豪華套房是必需配套,除此之外,他倆常有一個特別要求 —— 兩間相連並打通的酒店房,好讓兩兄妹如膠似漆地朝夕相對,好傾未嫌夜,哥哥說過:「我和阿梅經常一起睡,像兄弟一樣,她很怕黑,我會哄她睡著才回自己的房間。」有一年去紐約演出,主辦單位提供一間等級較次的酒店,半夜竟有一名黑人硬闖梅姐的房間,哥哥聽到聲響心知不妙,也不理對方是否孔武有力,抑或有武器在身,第一時間衝出來救駕!
哥哥與梅姐出埠工作常有一個特別要求——兩間相連並打通的酒店房。(《胭脂扣》劇照)
哥哥與梅姐出埠工作常有一個特別要求——兩間相連並打通的酒店房。(《胭脂扣》劇照)
哥哥說過:「我和阿梅經常一起睡,像兄弟一樣,她很怕黑,我會哄她睡著才回自己的房間。」(《胭脂扣》劇照)
哥哥說過:「我和阿梅經常一起睡,像兄弟一樣,她很怕黑,我會哄她睡著才回自己的房間。」(《胭脂扣》劇照)

名利為兄妹情帶來考驗,梅姐與華星總經理蘇孝良投緣,哥哥則跟陳淑芬最合拍,有一次,陳淑芬帶隊去歐洲演出,梅姐與哥哥當然入住五星級酒店,其他工作人員則住普通酒店,這安排令梅姐大感不滿 —— 因當時她的男朋友正是樂手之一單立文!
而哥哥跟陳淑芬最合拍。
而哥哥跟陳淑芬最合拍。
梅姐曾為了當時的男朋友單立文發陳淑芬脾氣。(網上圖片)
梅姐曾為了當時的男朋友單立文發陳淑芬脾氣。(網上圖片)

陳淑芬鐵了心,堅拒讓隨行人員轉五星級酒店,梅姐開始發脾氣,更經常遲到以示抗議,遇強愈強,陳淑芬拉著哥哥先行,留下工作人員等待,姍姍來遲的梅姐簡直瘋了,大罵陳淑芬不理自己,只顧著一個張國榮!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燃亮飄渺人生我多麼夠運。

幸好,梅姐的槍頭對準,並未因此對哥哥心生妒意,事實上,哥哥也很清楚梅姐的敏感與小心眼,當全世界都認為不應該再縱容她時,哥哥還是會格外開恩,施予最大的包容 —— 他倆有一共同朋友,有一年生日派對只請了哥哥,慘被忽略的梅姐不動聲色空降現場,而且一來便號啕大哭!現場人士都心照,梅姐又像小孩子般鬧場博取關注,沒人有所行動,唯有哥哥張開溫暖的臂彎緊擁著她,任由哭水沾濕簇新的皮褸,他最在乎的是她的感受。
當全世界都認為不應該再縱容梅姐時,哥哥還是會格外開恩,施予最大的包容。
當全世界都認為不應該再縱容梅姐時,哥哥還是會格外開恩,施予最大的包容。
哥哥張開溫暖的臂彎緊擁著梅姐,任由哭水沾濕簇新的皮褸。(《胭脂扣》劇照)
哥哥張開溫暖的臂彎緊擁著梅姐,任由哭水沾濕簇新的皮褸。(《胭脂扣》劇照)

「每次我有心事,他來傾聽;我有苦惱,他來勸解;我被欺負,他去抵擋;在人潮洶湧的活動,他會馬上護着我。」在梅姐心目中,沒血緣的張國榮,才是真哥哥!「哥哥心腸好,過去他總是幫我,但很少麻煩我去幫忙。」
 在梅姐心目中,沒血緣的張國榮,才是真哥哥!
在梅姐心目中,沒血緣的張國榮,才是真哥哥!

1985 年,哥哥第一次登陸紅館,他主動向華星提出要請梅姐做特別嘉賓,雖然《壞女孩》仍未推出,但哥哥已意識到梅姐踏足紅館是遲早的事,他要讓她體會置身殿堂頂峰的滋味,也順道測試觀眾的反應,當梅姐出場,四方八面的喝采聲響起,哥哥知道梅姐已清脆地過關,這一次的紅館初體驗,也為梅姐日後獨桃大樑,帶來定海神針的作用。
1985年,哥哥第一次登陸紅館,他主動向華星提出,要請梅姐做特別嘉賓。
1985年,哥哥第一次登陸紅館,他主動向華星提出,要請梅姐做特別嘉賓。

撰文:利雲志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計劃每月$300起撐《壹》仔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英國移民、升學、就業、買樓生活資訊!

立即加入「走佬去英國 - BNO 5+1 移民資訊研究所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